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贵阳男孩四楼坠下,全身多处骨折脏器受损!父亲:昏迷中说要上学

ZAKER贵阳 06-04

5 月 18 号凌晨 4 点过,家住清镇市后午路的常师傅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紧接着大女儿突然跑来告诉他,他的小儿子小琪从四楼坠下了。

回忆起当天晚上的情形,常师傅仍然感到十分恐惧。

常师傅:当天晚上我在睡觉,突然听见 " 砰 " 的一声,我就拉开窗子来看,当时天太黑了,什么都没看到,我就倒回去睡。过了一分钟,我就听见我女儿下来喊,爸爸,弟弟摔下去了。下去就看见,我儿子他就躺在那里,嘴里还在冒白沫。

惊魂未定的常师傅,立即将坠楼的小儿子小琪送到了附近的医院,由于医院的医疗条件有限,当天小琪就被转送到了贵州省人民医院。事后常师傅了解到,当天早上小琪早起是为了背书。在把小琪送到医院时,小琪嘴里还在念叨着学习的事。

" 我背到医院去的时候,他还有点意识,他说他的书还没有背。我就说,孩子还想什么背书的问题?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常师傅难过的说。

常师傅是一个单亲父亲,独自养育着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一家人住在自己修建的民房里。房子修好后,由于没有钱继续装修,三四层就一直闲置着,常师傅一家时常会把洗好衣服晾在这里。常师傅告诉记者,小琪就是在拿衣服的时候出事的。记者在常师傅家里看到,三楼和四楼的楼梯上都没有栏杆,小琪坠落的这间房子,地上全是泥沙,踩在上面容易滑倒。" 他个子不够高,应该是拿凳子过来踩着取衣服,没踩稳,就从窗子这里掉下去了。"

小琪被送到医院半个月,已经接受了两次手术了。高额的医疗费压得常师傅喘不过气来。" 我们已经花了七八万了,都是跟亲戚朋友借的。我女儿才读完大学出来,她的助学贷款都还没有还清。我是个单亲家庭,平时也没什么积蓄,我就是干点农活,打点零工,除了家庭开支,也基本上不剩什么钱了。"

说起小琪摔伤的原因,常师傅也十分自责,他现在最担心的事就是小琪的康复问题,他担心医疗费用跟不上,小琪有可能会瘫痪。

6 月 3 号记者来到了贵州省人民医院儿科重症医学科,此时小琪还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里。

贵州省人民医院儿童重症医学科总住院医师俞玢:这个孩子他是很明确的高坠伤引起的外伤性的疾病,来的时候还是比较严重的,因为他从四楼摔下来,全身从脊柱到下肢都有多发性的骨折,还有脏器的损伤。

经过前后两次手术和这段时间的治疗,小琪的病情平稳了许多,不过身体恢复的过程仍然很艰难。" 因为孩子主要受损的部位主要都是在他的承重的骨性结构,他的脊柱,还有他的下肢的两个股骨颈。"

目前医生也无法估计小琪后期所需的医疗费,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小琪每天在重症监护病房里的内科治疗费用就是 3000 元钱,后期可能还需要再次手术,还需要一笔不少的医疗费用。

常师傅:现在孩子还在重症监护病房,我的家庭条件非常不好,我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帮帮我,帮我度过这个难关。

来源:百姓关注

编辑 胡亚妮 / 编审 邓文盈 / 签发 黄震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