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特朗普强行带货、WHO 暂停试验,盘点新冠“神药”羟氯喹的前世今生

学术头条 06-03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学术头条

上周,在世卫组织例行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上,总干事谭德塞宣布,世卫组织已经暂停了在临床试验中涉及羟氯喹的试验,数据安全检测委员会将进一步研究羟氯喹的相关安全数据。

谭德塞表示,世卫组织的这一决定与《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紧密相关。《柳叶刀》杂志此前发表了一项关于羟氯喹和氯喹对新冠肺炎住院病人影响的观察研究,研究结果显示,使用氯喹或者羟氯喹来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患者,无论是否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结合使用,不但没有明显疗效,还可能加大心脏相关并发症风险,甚至增加死亡风险。

这项研究总共涉及了 2019 年 12 月下旬至 2020 年 4 月中旬期间全球六大洲 671 家医院的 96032 名新冠患者住院数据,是迄今为止对该药最大的分析研究。

同时,世卫组织 " 团结试验 " 执行小组决定就全球范围内所有证据展开全面分析和关键评估,包括 " 团结试验 " 已收集的数据,以充分评估羟氯喹的潜在作用和危害,目前暂停在 " 团结试验 " 中使用羟氯喹。

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 · 斯瓦米纳坦解释称," 团结试验 " 中只涉及羟氯喹,并不存在使用氯喹的情况,由于存在不确定性且出于谨慎考虑,才决定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

新冠明星药物:羟氯喹

羟氯喹是为 4- 氨基喹啉衍生物类抗疟药,是一种磷酸盐类化合物,虽然与瑞德西韦同为当下的明星药物,但羟氯喹并非创新药,而是一款年龄不小的非专利药。除了抗疟疾外,羟氯喹也有抗炎、调节免疫、抗感染、光滤、抗凝等作用。

上世纪 30 年代,为了对抗疟疾,氯喹作为一种有效化合物应运而生。但由于该药物使用剂量过大,许多患者出现了不良反应。之后 1944 年,羟氯喹在氯喹的基础上诞生,治疗效果类似,毒性减半。如果服用剂量较大,就可能导致肌肉功能损伤、腹泻、癫痫、视力模糊、视网膜剥落等,且这些症状通常是永久性、不可逆的。

羟氯喹于 1955 年在美国被批准用于医疗用途,它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清单,是医疗体系中最安全、最有效的药物,2017 年,它是美国第 128 种最常用的处方药,处方量超过 500 万张。

氯喹系药物对各种病毒具有抑制和杀灭作用并非秘密,早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就在业内被广泛谈及和论证。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多国研究者对已知各种强力病毒杀灭药物进行临床应用和试验,其中不少人发现羟氯喹能在某种程度上杀灭新冠病毒。

3 月 17 日,法国马赛大学医院研究所传染病学教授迪迪埃 · 拉乌尔特在《国际抗菌剂杂志》上发表了其领导团队应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的临床测试结果。结果显示,在这项针对 36 位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试验中,有 6 例在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后获得了 100% 的病毒学治愈,12 例仅接受了羟氯喹治疗的患者也表现出了明显改善。

特朗普强行带货遭质疑

羟氯喹作为抗击肺炎的明星药物,不仅在医学界广受关注,成为各个科学研究论文的 " 明星嘉宾 ",并且受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亲力亲为的带货。从三月中旬开始,川普在社交媒体和出行访问中多次提及 " 羟氯喹 ",为这个抗疟疾药物吸了一大批国际粉。

3 月 19 日,在法国马赛医院发布了羟氯喹令人振奋的测试结果后两天,特朗普在新冠疫情发布会上第一次提到羟氯喹,称 "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并称该药 " 早期测试结果非常令人鼓舞 "。

3 月 21 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推文, 又一次搬出了 FDA 的名号,推荐使用 " 羟氯喹 + 阿奇霉素 " 治疗新冠肺炎,称可以有效抑制新冠病毒,他说:" 这是上帝的礼物。" 但当晚就遭到 FDA 的官方否认。

3 月 23 日,美国亚利桑那州卫生厅发布公告,称该州一对六旬夫妇因服用大量磷酸氯喹,导致一死、一病危。随后,媒体发现,该治疗方式最早是由一名叫格雷戈里 - 里加诺的学术骗子提出的,他是一位售卖加密货币的律师。" 羟氯喹 + 阿奇霉素 " 这一总统药方被证实 " 过量服药有致死可能 "。

尽管从一开始关于 " 羟氯喹 " 的质疑声就没有消失过,但在特朗普的疯狂 " 带货 " 之下,羟氯喹被抢购一空,3 月份美国羟氯喹订单量同比上涨 260%,并导致正常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和红斑狼疮患者药品缺乏。

4 月 4 日,又一轮 " 特朗普力荐 ",令氯喹再一次突破重围,走向销售巅峰。不仅是美国,远在非洲的尼日利亚都开始了大抢购,人们冲进各药店抢购氯喹,导致其价格从 400 奈拉(约 7 元人民币)涨到了 1000 奈拉。

印度目前是世界上羟氯喹最大的生产国之一。印度政府此前为确保该药对印度民众的供应,印度对外贸易总局在 3 月 25 日禁止了羟氯喹的出口,但表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允许某些批次的药物出口。

这让特朗普十分气愤,特朗普在 4 月 6 日的白宫新冠肺炎疫情简报会上暗示称,如果印度不解除对抗疟疾药物羟氯喹的出口管控,美国将采取报复性举措。这一度引发了两国关系的紧张。

4 月 16 日,美国南加州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和哥伦比亚退伍军人医院 Dorn 研究所的专家们联合发文,羟氯喹不仅无法治疗新冠肺炎,反而会增加患者死亡率。

5 月 18 日,特朗普自称正在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病毒。然而,这一表述又遭到了媒体的强烈质疑。虽然特朗普确有为预防新冠肺炎开了处方,但其对处方中的药物和剂量只字未提。一些媒体甚至质疑川普究竟有没有服用该药物。

5 月 24 日,也就是世卫组织暂停试验前一天,特朗普再一次为羟氯喹站台,称自己已经结束了为期两周的羟氯喹抗新冠病毒疗程,并且 " 人还好好地在这 "。他同时表示,羟氯喹 " 好评如潮 ",挽救了许多生命。" 我非常相信这个药物,白宫有两个人感染 ( 新冠病毒 ) 后,我开始服用它。" 他说," 你看一下就会发现,它的好评如潮。"

事实上,特朗普 " 带货 " 羟氯喹的行为在美国饱受批评,就连美国副总统彭斯都公开 " 拆台 ",称他会遵从医生的建议,不会服用羟氯喹。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曾警告称,服用羟氯喹有时会产生致命的副作用。由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曼迪普 · 梅赫拉牵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那些单独服用羟氯喹的新冠患者,相比未服用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了 34%,严重心律不齐风险增加了超过 137%。这项研究成果已经发表在了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要面对强大的非议,还要坚持力挺毫无安全保障的羟基喹呢?

事实上,截至目前,绝大多数业内学者和专门机构的权威性说法只有一个——针对新冠肺炎,目前没有任何经过科学验证的,完全安全有保障的特效药和特效疫苗。

有人猜测,特朗普并不是傻到不明白这一简单的道理。但是,美国新冠疫情愈演愈烈,政府的作为也遭到公众的强烈质疑。舆论当头,特朗普需要搬出一个 " 强有力的后盾 " 来稳定民心,减弱恐慌。

但也有人将总统不负责任的举动归因为资本主义复杂的利益关系。此前,被誉为美国疫情 " 吹哨人 " 的里克 · 布莱特博士在一份举报文件中爆料,白宫与羟氯喹与制药公司瓜葛不清。布莱特曾任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局长,负责监督疫苗的生产和购买工作,但却因为坚持科学立场,反对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病毒而遭到贬职。

布莱特透露,自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官员便受到来自白宫的压力,迫使他们和特朗普友好的 " 医药公司 " 签署合同,而这些公司都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罗伯特 · 卡德尔茨有着 " 长期联系 ",其中也包括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好友的公司。

布莱特表示,因自己多次提醒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病毒 " 具有潜在风险 ",而遭到上司和特朗普的排斥。显然,他的行为阻碍了一些公司通过售卖羟氯喹牟利的企图。

羟氯喹的大起大落

据美国《国会山报》5 月 27 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三(26 日),法国政府宣布禁止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病毒。报道称,世卫组织宣布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后,法国成为第一个禁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的国家。

《国会山报》援引路透社报道称,法国官员取消了此前允许医生向特定新冠患者提供这种抗疟疾药物的一项法令,且此次取消立即生效。

报道称,法国政府在其官方公报上发布了针对羟氯喹的禁令,卫生部也对此予以证实。但声明中没有提到世卫组织暂停羟氯喹治疗新冠试验一事。

5 月 28 日,巴西方面表示,美国将向巴西发送超过 200 万片抗疟药羟氯喹,目前,这笔药物交易的细节仍在商谈中。并且该国还表示,上述医学研究结果并不能为巴西和世界任何国家提供参考,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决定权,可以向其公民提供任何类型的药物建议。然而,这一行为更像是美国政府面对巨大质疑下做出的 " 甩包 " 行为。

当地时间 29 日,美国药物采购商表示,在有关羟氯喹抗击肺炎的科学报告的新闻报道播出后,各地医院的对羟基喹的采购热情骤降,不少医院大幅减少甚至停止使用羟氯喹。

路透社报道,负责全美半数医院药物采购的 Vizient 公司说,上周该公司只采购了 12.5 万粒羟氯喹,相当于 3 月最后一周采购量的十分之一。

转机?国内专家论文支持氯喹类药物

然而,当氯喹类药物在全世界遭遇信任危机的时候,好像在国内又有出现了新转机。5 月 28 日,单鸿、钟南山等人在National Science Review 在线发表研究论文,总结了前段时间对氯喹类药物治疗新冠肺炎的研究。该研究总共 197 例患者完成了氯喹治疗,其中 176 例患者被列为对照。

研究发现,使用氯喹治疗的实验组患者身上,病毒被杀灭的时间更短,发烧时间也较短。并且在患者身上没有观测到严重的副作用。尽管研究仍需要进一步的随机试验来验证实验结果的准确性,但这无疑为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提供了证据支持。

此前,钟南山在 2 月 18 日就曾明确表示,磷酸氯喹对治疗患者有帮助。3 月 18 日,钟南山再指氯喹危害性不大,对冠病的转阴率较为有效。

而 2 月 19 日,在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中,已将磷酸氯喹纳入了抗病毒治疗试用药物。随后,在我国第 7 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对磷酸氯喹的使用给出详细用药方案的同时,也给出了禁忌症的提示——心血管疾病患者禁用氯喹。

对此,钟南山表示:" 中国现在第 7 版诊疗方案中涉及的药物的作用都是有初步结果论证,才进行推荐的。不能说理论上可以就去推荐。因为做研究工作,科研跟临床是两回事。科研可以做很多的研究,但是推荐给广大临床患者用,得非常慎重。考虑到有效性,还特别要注意它的安全性。"

因此,钟南山明确表示:目前仍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只有有效药。

资料来源:

https://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20/05/29/who-trial-suspends-hydroxychloroquine-treatment-for-new-covid-19-patients.htmlhttps://www.cbsnews.com/news/france-bans-use-of-hydroxychloroquine-drug-touted-by-trump-to-treat-coronavirus/https://www.nytimes.com/2020/05/29/health/coronavirus-hydroxychloroquine.htmlhttps://www.macaubusiness.com/hydroxychloroquine-a-drug-dividing-the-world/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 ( 20 ) 31180-6/fulltexthttps://academic.oup.com/nsr/advance-article/doi/10.1093/nsr/nwaa113/5848167

以上内容由"学术头条"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