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有父母却无人养,50 万“事实孤儿”亟待立法保护

ZAKER湖北 06-03 1

导读

一个家庭破碎后,受伤害最大的往往是孩子。

在我国一些贫困地区,父母一方离世、另一方出走或重病,使部分儿童陷入无人抚养的困境,这样的孩子被称作 " 事实孤儿 "。民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事实无人抚养儿童 50 万左右。

正在成长的花朵不应失去爱的浇灌。为了让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摆脱生活困顿,重获幸福童年,近几年,我国多地探索对他们进行全方位照顾,力争让他们重新沐浴在阳光下。

让孩子不再害怕和孤单

走进 4 岁的小军家里时,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慈爱园的工作人员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小军一丝不挂地在房子里跑来跑去,家里没有一副像样的碗筷,床褥和衣服破烂不堪。

一旁,小军的母亲眼神呆滞。要做中午饭了,有智力残疾的她将几个南瓜各砍一刀,丢进锅里。

小军的父亲正在服刑,母亲又无照料能力,工作人员将小军和 6 岁的姐姐萍萍一起接到慈爱园。在这里,他们可以和其他有类似遭遇的 " 事实孤儿 " 一起生活。

半月谈记者在永顺县慈爱园见到姐弟俩时,他们正准备吃饭。打完饭后,小军端着饭碗站在餐厅里不知所措,一个略大的孩子主动将小军牵到自己旁边坐下。萍萍则和新认识的朋友愉快地聊天,脸上笑容不断。

慈爱园是湘西州及各县市开办的救助孤儿等困境儿童的机构。永顺县慈爱园负责人说,目前收助的 100 多名儿童中,有不少都是父亲死亡、母亲再嫁或返回外地老家的 " 事实孤儿 "。

目前,湘西州慈爱园有 11 名 " 事实孤儿 "。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 " 园长妈妈 " 的慈爱园园长张薇说,每个孩子都有着让人心酸的经历。

2018 年 11 月,在慈爱园食堂里,园长张薇和孩子们一起吃饭交流 李尕 摄

今年 9 岁的林林到湘西州慈爱园已快两个月了。在这里,他换上了新衣服,每天和小伙伴一起上学。放学回来后,他还和伙伴们一起打篮球。

半月谈记者采访林林时,他正吃午饭。林林说,在慈爱园生活很好,因为总有红烧肉吃。" 在家里时,叔叔总给我吃白菜。"

林林依然记得初到慈爱园时的画面:" 我叔把我放在县民政局门口就走了。"

林林的父亲去世后,母亲便离开了。他和叔叔一起生活,却没得到好的照顾。挨打对于林林来说曾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林林在家给客人递手机时,客人因为手湿没拿住,手机掉在了地上,叔叔便打了他。

林林刚进慈爱园时,张薇掀开他的上衣,只见背上满是伤痕,那是被铁棍和钢筋打的。看到这一幕,张薇的眼泪唰地落下来,林林却说:" 是我不听话,叔叔才打我。" 张薇忍不住去警告了林林的叔叔:" 如果再打孩子,我就去法院起诉你!"

" 不少被慈爱园收留的儿童都遭遇了本不该受到的伤痛,有的是身体上,有的是心灵上。" 张薇说," 慈爱园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在生活上照顾他们,在心灵上抚慰他们。"

几年间,湘西州的慈爱园工作人员和镇村干部一起走访排查,摸排 " 事实孤儿 " 情况。有的 " 事实孤儿 " 的爷爷奶奶仍有劳动和抚养能力,便继续在家里生活。而那些近亲属无力照看的 " 事实孤儿 " 则经亲属同意后,由慈爱园集中照料。

据介绍,目前湘西州已统计 " 事实孤儿 "800 多人。

2018 年 11 月,在湘西州慈爱园里,园长张薇让孩子们排队准备就餐 李尕 摄

在湘西州和各县慈爱园里,有专门负责看护的生活老师,有心理咨询室、图书室、活动室等设施。张薇说:" 尽管无法代替失去的父爱和母爱,我们仍尽可能让孩子们感受到家的温暖,让孩子不再害怕和孤单。"

" 我就是陶罐 "

今年 8 岁的女孩小文比林林早两年进入湘西州慈爱园。每当林林情绪低落的时候,懂事的小文总是给林林讲 " 铁罐和陶罐 " 的故事。

" 铁罐看起来比陶罐坚固,可一场大火过后,铁罐被烧化了,陶罐却依然完好。" 小文对林林说:" 你要做那个陶罐。" 林林使劲地点头,笑开了。

由于父亲很早离世,在小文的记忆中,父亲的形象就只剩下照片上那个不变的模样。至今,小文不知道母亲已离开她出走,奶奶告诉她 " 妈妈也去世了 "。" 我不知道妈妈长什么样,我没有她的照片。" 小文说。

在进入慈爱园前的几年里,几乎没有劳动能力的奶奶带着小文走街串巷,讨百家饭吃。没过几年,奶奶去世了,小文被接到了湘西州慈爱园。

在 " 园长妈妈 " 和 " 阿姨们 " 的悉心照料下,小文变得乐观开朗。尽管只有 8 岁,但见到比她后到慈爱园的小朋友时,小文总会主动迎上去,热心地为 " 新成员 " 介绍每一个小伙伴。

因为表现优秀,小文的照片被张贴在园内的光荣榜上,这让她很开心。小文说:" 长大后我也要当慈爱园的阿姨,和园长妈妈一样,照顾更多的小朋友。"

湘西州慈爱园的不少工作人员都听小文讲过 " 铁罐和陶罐 " 的故事,这让他们很欣慰。" 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孩子们可能因失去亲人而变得孤僻,但在温暖的集体生活中,孩子们的心扉慢慢打开了。" 张薇说。

还有一部分孩子选择留在爷爷奶奶身边。今年 14 岁的晓华目前继续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晓华一岁半时,户籍在外省的妈妈因为家庭贫穷悄然离开;晓华两岁时,父亲因病去世。

晓华的奶奶说,晓华的父亲得了重病,全家积蓄都花光了,还欠了十几万元的外债。爷爷奶奶不得不带着孙女去广东打工。直到晓华 10 岁那年,一家人才还完欠债返回老家。

经历过坎坷的晓华格外懂事。晓华的老师说,晓华在课堂上十分积极,很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学习很努力。

湘西州慈爱园一名工作人员说,一些 " 事实孤儿 " 缺少了父母的陪伴,心理上比较脆弱。但如果得到真诚的关怀照料,孩子们会变得更加坚强,更加珍惜身边的人,也更懂得去感恩和回报他人。

" 我就是那个陶罐,我想快点长大,以后做一名工程师或者发明家。" 林林说。

2020 年 5 月,泸溪县慈爱园的工作人员在教孩子们跳舞 薛宇舸 摄

让 " 事实孤儿 " 应保尽保

2019 年 6 月,民政部等 12 个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强化了保障 " 事实孤儿 " 的规定,填补了这一类困境儿童的政策空白。

此后,全国 31 个省市陆续出台地方举措,进一步明确了 " 事实孤儿 " 的认定、医疗和保障、监护责任落实等事项。

湘西州在全国率先探索对 " 事实孤儿 " 进行保障照料,新政策让这里的救助工作者充满信心。泸溪县慈爱园已接收了 5 名 " 事实孤儿 ",准备于今年暑期在全县再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走访排查。泸溪县慈爱园园长杨冬说:" 现在有了政策,就可以让更多的‘事实孤儿’得到及时照料。"

不过,一些孩子却在身份界定方面遇到难题。" 如果一个孩子要被认定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就需要证明仍然在世的父母一方已经失踪,不能再履行抚养义务,但实际上他或她并没有失踪,只是无法取得联系。" 一名慈爱园负责人说,这种情况下,法院无法将其认定为失踪人口,这名儿童也就无法纳入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之列。

更棘手的是,一些 " 事实孤儿 " 的母亲在离开时没有留下任何身份信息,以致无从找寻。湘西州慈爱园工作人员在走访当地一名 " 事实孤儿 " 时,这名儿童的爷爷奶奶表示,只听说孩子母亲所在的村叫 " 安徽村 "。信息匮乏程度可见一斑。

此外,不少 " 事实孤儿 " 身在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这些地方财力不足,对 " 事实孤儿 " 的生活、医疗、教育保障开支 " 捉襟见肘 "。一些业内人士呼吁,应为 " 事实孤儿 " 照护提供专项拨款。

" 此外,还要严惩恶意遗弃儿童的行为,倒逼父母切实承担起抚养子女的责任。" 一名慈爱园工作人员说,在加强立法执法的同时,还需要社会对 " 事实孤儿 " 予以更多关注和关爱。(文中儿童均为化名)

来源:半月谈 | 编辑:徐宁

以上内容由"ZAKER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