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个多月 13 次成为被执行人,又一家车企正在走向“末路”

盖世汽车 06-03

日前,华晨中国 ( 01114.HK ) 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晨控股)于 2020 年 5 月 22 日向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出售了 2 亿股普通股,约占该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的 3.96%。

华晨汽车缺钱了

华晨中国的公告中给出了买方公司进行投资的理由,是为了拓展发展空间、打通上下游产业链而进行的合作。但对华晨汽车而言,当前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原因为何呢?

图片来源:华晨集团官网

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师认为,华晨汽车目前应该比较缺钱,不得不通过交易股权等方法对外融资,缓解经营压力。盖世汽车从企查查网获得的消息也基本印证了华晨汽车缺钱的现实,从 4 月 14 日至 5 月 28 日,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里,华晨控股先后 13 次 " 登上 " 被执行人名单,涉及金额超过 7000 多万。

不仅成了 " 老赖 ",华晨系的多只债券近期也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资料显示,华晨控股目前的存续债券共计 16 只,总规模为 185.73 亿元。从证券机构发布的信息看,一段时间以来华晨控股的债券价格异动频繁,其中多只债券的中证隐含违约率(债券价格的隐含违约率,是指通过债券价格信息推导出来的单个债券在一个付息周期内的边际违约概率,反映的是市场对某只债券违约风险的预期)更是接连出现高风险预警。显然,资本市场已经对华晨汽车的经营状况提出了质疑。

华晨汽车为何越混越差?

因为有华晨宝马这个 " 利润奶牛 ",华晨不是不应该缺钱吗?以 2019 年为例,华晨中国公布的财报显示,2019 年华晨中国应收净利润在 2018 年盈利 58.21 亿元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达到 67.62 亿元,同比增长 16.18%。

不过,一份华丽的财务报表与实际经营情况肯定是无法直接划等号的。还是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 2019 年的财报,华晨宝马贡献的实际利润高达 76.26 亿元,也就是说,2019 年华晨中国自身的经营状况是亏损了 10 亿元左右。

盖世汽车整理的销量数据显示,最近十数年,华晨汽车的市场表现大体呈现出抛物线的轨迹。销量巅峰出现在 2013 年,全年销量唯一一次超过了 20 万辆。再经历了 2014 至 2015 年的短暂波动之后,华晨汽车的销量基本就处于逐年递减的状态,到了 2019 年年度销量已经不足 5 万辆。

原因有很多,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傍上宝马这个 " 大款 " 后,华晨汽车基本舍弃了自主研发的念头。华晨汽车原董事长祁玉民在接受采访时曾形容过自己心目中的好产品:" 它的底盘是保时捷调校的,它的内外饰是意大利搞的,它的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大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出来了 "。

一直以来,华晨也基本是按照祁玉民的 " 好车理念 " 在造车,每推出一款新车型都会打着与宝马技术共享的旗号。有业内人士告诉盖世汽车,这些年,华晨汽车的策略其实很简单,首先推出 " 高性价比 "(最大的特色就是价格不高)的产品,再通过大规模的市场推广宣传华晨和宝马合作多年的 " 革命友谊 ",已达到印证华晨新车是合资反哺自主的成果,给大家留下华晨新车是在宝马技术基础上吸收、消化、再创新的印象。靠着这个逻辑,华晨汽车旗下产品确实有过高光时刻,也让华晨汽车成为中国车企 " 市场换技术 " 发展逻辑下的典型代表。但因为没有自主研发能力,产品可靠性欠佳,华晨每款车型的高光时刻都是昙花一现。即便是在市场 " 爆发 " 的哪几年,华晨汽车新车型的发展轨迹也是高度一致,基本都是上市初期表现尚可,但一段时间之后,销量就会暴跌。

随着市场竞争不断加剧,华晨汽车缺失自主研发能力的弊病不断被放大,在近几年主流自主品牌不断寻求突破的阶段,华晨汽车却越来越边缘化。

留给华晨汽车的时间不多了

当然,只要有合资公司华晨宝马的 " 输血 ",就能一直遮挡住华晨集团自主业务经营情况不断恶化的实际情况。真正让华晨汽车陷入经营危机的是 2018 年的一次具有 " 划时代 " 意义的事件。

随着政策方面放开合资股比限制(此前,汽车合资公司中,中方所占股份比例不得低于 50%),华晨宝马成为了第一个 " 吃螃蟹的人 "。2018 年在华晨宝马成立 15 周年的庆祝会上,传闻已久的华晨宝马股权变更达成了协议,随后华晨集团股东特别大会正式批准出售华晨宝马 25% 的股权给宝马汽车。按照计划,双方将在 2022 年完成股权交割,股权变更后,宝马汽车在华晨宝马的持股比例将达到 75%,换言之,未来华晨宝马输送给华晨的利润将直接减半。

这里大家可能会有个疑问,华晨宝马是华晨集团的 " 钱袋子 ",华晨方面为何会同意出让股权呢?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师对此表示,华晨宝马的股比变化是必然结果。一方面是政策支持合资股比放开;另一方面,多年合资的过程中,宝马一直牢牢抓住了合资公司的话语权和主导权,华晨更多地是在这一过程中学习宝马的技术和经验。在双方实力和贡献度不均衡地状态下,提前变更股比还能为华晨赢得更多资源。比如说,宝马拿出的交换条件中,290 亿元的交易款项之外,华晨宝马的合资协议也被延长到了 2040 年,当地政府对这样的结果肯定是乐见其成的。

问题是,华晨宝马股权变更后,对华晨汽车可不是好消息。有业内人士在华晨宝马股权变更消息刚刚得到官方确认的时候曾表示,华晨必须利用 4 年的 " 窗口期 " 提升自主研发能力,打造出富有竞争力的自主品牌并逐步实现盈利,才能在未来日益严酷的生存环境中 " 活下去 "。

不过,两年时间过去了,华晨汽车自主业务没有丝毫要爆发的前兆。更致命的是,在 2019 年 4 月 1 日,掌舵华晨 13 年的前董事长祁玉民宣布退休。换帅后,新掌舵人——阎秉哲相当低调,导致的结果就是华晨汽车的行业关注度越来越低,这家企业的相关消息也越来越少。这对一家正在被市场边缘化的企业而言,绝非好事。

以上内容由"盖世汽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