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私自帮高中同学查询车辆信息并获利,交警大队协管员被判刑

陈某中和吴某华两人是高中同学,均为 1995 年出生,却因为同一件事入狱。

陈某中是深圳市龙华交警大队交通协管员,而吴某华是一名房产中介,从 2018 年 7 月起,陈某中根据吴某华提供的车牌号查询对应的车主信息,从中收取每条 3 元、5 元或 8 元的好处费。此后,吴某华利用这一信息用于自己推销房产,还将信息加价卖给倒卖车主个人信息的中介牟利。

记者获悉,陈某中、吴某华两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年,并分处罚金 10 万元、5 万元。

私自查询车辆信息 将信息拍照发给高中同学

2018 年 7 月,陈某中经与吴某华协商,约定由陈某中根据吴某华提供的车牌号查询对应的车主信息,而吴某华则以每条 3 元、5 元或 8 元的标准给予陈某中相应的好处费。

此后吴某华通过微信将需要查询的车牌号发送给陈某中,陈某中在工作时私自利用民警李某的 PKI 进入公安内网计算机信息系统进行车辆信息查询,并将查询结果用手机拍照后发送给吴某华。

在此期间,吴某华还接受他人查询车牌信息的要求,将相应的车牌号发送给陈某中查询,自己从中向他人收取费用。

陈某中供述称,民警李某上班的时候把 PKI 插在电脑上,他无意中在办案区听到其他同事说过李某 PKI 的密码。在刚开始时帮吴某华查询车辆消息时,并没有收费,之后才说 " 如果不给钱,就不再帮他查询车辆信息。"

随后双方约定 8 元一条信息,此后价格降为 5 元、3 元。吴某华每次发送 50 个至 100 个不等给陈某中查询,他能查询到车主姓名、电话号码、车辆登记地址,其他信息查询不到," 查询到结果后,我先用手机拍照保存下来,下班把照片发给吴某华。" 陈某中说。

2018 年 11 月 9 日,交警部门在工作中发现陈某中存在未经民警允许,私自利用民警李某的 PKI 登录网络查询车辆信息的情况,遂将该案移交至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并于 2018 年 11 月 10 日对陈某中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某中、吴某华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获取并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院认定为 " 情节特别严重 " 两人均被判实刑

在庭审中,陈某中、吴某华两人均表示认罪,陈某中的辩护人提出辩护称,本案查证的非法取得公民个人信息条数为 263 条,没有达到情节特别严重;陈某中为初犯、悔罪态度良好,具备坦白情节,主动认罪,犯罪时间短,依法应减轻处罚。

而吴某华的辩护人辩护称,吴某华是将信息用于开展房地产业务,未用于非法目的,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较小;吴某华的家庭条件极其贫困特殊,其中家中唯一主要经济来源,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危害社会。

经审理,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认为,关于本案中被告人陈某中、吴某华的违法所得数额问题,陈某中在 2018 年 7 月至 11 月案发时,通过微信从吴某华处频繁收取费用,相应支付记录显示的支付频率与陈某中所供述 " 吴某华有时当天结算一次钱,有时两三天结算一次钱 " 能够印证。

吴某华在本案庭审中也确认,除其中的 100 元外,其在上述期间微信转账给陈某中的款项均是支付的信息费用,亦印证了 2018 年 7 月至 11 期间,吴某华频繁向陈某中支付的费用属于陈某中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所得。

在扣除吴某华为陈某中兑换的 100 元,及 " 微信红包 " 款项后,陈某中在 2018 年 7 月至 11 月期间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所得达到 137811 元。

而吴某华在从陈某中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同时,也接受他人委托代为查询车牌信息,并从中收取费用,合计已达 68477.5 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违法所得 5000 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 " 情节严重 ",数额达到该规定标准 10 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 " 情节特别严重 "。根据该标准,依据被告人陈某中、吴某华的违法所得,能够证实两被告人已经达到 " 情节特别严重 ",其法定刑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此,龙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陈某中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吴某华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采写:新快报记者 何生廷

以上内容由"新快报·ZAKER广州"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