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我们,一家深圳手机公司,在非洲做口罩

世界说 05-29 1

编者按

去年 11 月,一家深圳公司投资的手机组装厂在乌干达中部穆科诺地区纳曼韦工业园正式开业,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出席了工厂开业仪式。在当时,他们预期乌干达的工厂应当能够在半年内实现全速运转,但没有人预料得到,2020 年开年爆发的新冠疫情打乱了所有计划。

自中国国内爆发疫情,到病毒逐渐蔓延至非洲导致乌干达 " 封国 ",这家公司旗下的手机组装厂已有两个月未能正常工作,为了帮助当地应对疫情、共同度过危机,尚未完全 " 上马 " 的手机组装厂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临时生产一批抗疫物资。

以下是公司总经理周先生的自述:

我们在非洲的第一座工厂是在埃塞俄比亚,乌干达是我们的第二站。

当时选择乌干达,是因为考虑到这是一个很有后劲的国家,有石油储备,也有不错的气候。2017 年,我们就派出了同事开始在乌干达做一些细致的市场拓展工作,2018 年确定了建厂的计划并且开始申请土地,到 2019 年,也就是去年的第一季度,乌干达政府财政部主管私人投资的部长知道了我们这个项目,也到我们埃塞俄比亚的工厂去实地考察了一下,这样才批准了我们的用地申请。

乌干达政府再三跟我们讲,他们支持我们,也希望我们对待投资应该严肃一些,承诺的投资必须要做到。所以我们在政府土地落实到位以后,从 7 月份开始筹备去建厂房,到 11 月份基本上差不多就建成了我们第一期的厂房,当时乌干达政府觉得,我们的动作之迅速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目前来说,乌干达工厂的生产效率大概达到了我们国内标准产能的三分之二,对这个数字我们是比较满意的,因为疫情的原因,先是国内疫情,然后乌干达也爆发疫情,我们差不多有三个月没有正常生产,但乌干达本地招工比较容易,工人上手也很快,目前来讲的话,招工也好,还有工厂的生产也好,跟我们原先计划的都差不多,只是疫情,确实对我们整个经营计划还是有比较大的影响。

封城

乌干达早在 3 月 25 日就开始封国,海陆空所有的关口全部被关掉,停止旅客的进出,从那时候开始,人员不能进也不能出,只有物流可以出入。

封国之后就是内部的封城,在乌干达是停运了所有的公共交通,同时私家车也不允许上路,这样相当于路上停止了机动车活动。当然,如果跟国内比的话恐怕乌干达就不能算封城,因为尽管禁止了汽车上路,大部分乌干达人选择了走路,依我看,路上的行人还是挺多的。

从确诊数量来说,乌干达现在是东非所有国家里最少的,应该说政府比较重视,在首例确诊之后,他们就立即采取控制措施。目前对于疫情也控制的很不错,确诊只有二百多人,大部分是从关口进来的货车司机,按照官方的说法,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本地的人传人病例,表明政府掌控力是很不错的,政府也很有信心能控制疫情。

● 3 月 26 日,乌干达坎帕拉,当地军警在街上驱散人群,以降低聚集感染的风险 / 网络

但是严格的防疫措施也影响到了其他方面,对于我们来说,首要就是我们的工人没法来上班了。目前能步行来上班的工人还不到总数的一半,即使是住得离工厂比较近的,往往路上也要走一个小时,我们有一个翻译来一次要步行两个多小时,更多的工人就是没有办法来上班。

我们最近也会从乌干达出口一些产品到其他国家,有订单需求的情况下,我们紧急召集了一些就近、就地居住的工人,在配发口罩的情况下有限复工,但是仍然明显不够。

虽然大部分工人没法上班,4 月份的工资我们还是照常给本地员工发下去了,以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这一点在乌干达当地可能算是比较特别的做法。同时,我们也向政府捐资,捐粮食,捐我们生产的通信工具,希望为本地抗疫工作做出一些积极的贡献。在乌干达这里,大大小小的外国企业几乎都希望为这个国家出一份力。

● 工厂内景 / 世界说

我们也有同事去附近的村子里探望一些贫困的家庭,他拍了视频上传到了抖音,前几天网友们还凑钱给村民捐了一些东西,我们也添上一点钱,给村民一起买了一点东西送过去。这边本地人对中国人很友好,我听说埃塞在疫情发生以后,对中国人有一些误解,但是乌干达,到目前据我所知,好像没有什么对中国人有偏见的情况发生。

疫情后期有一天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当时我们一打开厂门,发现厂门外面有五十几个求职的年轻人。在疫情期间,其实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在找工作,因为对他们来讲,不工作就失去了收入,也就失去了生活的来源。

口罩

乌干达这个国家,原本没有什么本土生产口罩的企业,几乎不能产,完全依赖进口。在疫情爆发之前,普通的医用口罩,50 个一盒的,要 8000 乌干达先令,大概就是 14 块钱人民币。疫情爆发以后,这个价格是 5 万到 6 万,也就是超过 100 块钱,从目前的情况判断,即使口罩降价,它的价格应该也是疫情发生之前的差不多 5-6 倍。

而乌干达本地收入相对低,大部分人买不起口罩。即使是在五月以后,政府已经发布了强制戴口罩的命令,路上的行人仍然有一大半不戴口罩,如果说乌干达全国,那么能戴口罩的人最多也就是一半。

但如果我们复工复产,那势必要给自己的工人保证口罩供应。

● 工人正在制作口罩 (注意:工人戴口罩的方式是个错误示范) / 世界说

在这种预判下,复工意味着我们可能要花很大的成本去市面上购买口罩,而且又不能确保采购的数量和质量,那么还不如自己进一些简单的生产设备,以满足自己的需求为目的,去生产一些口罩。因此我们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当时是 4 月初,我们从国内进口了一些生产口罩的机器,开始自己生产口罩。

我们现在工厂的员工,满员的话大概接近 160 个人,加上销售体系有 180 多人。平均收入其实不高,大概在 800 块人民币一个月。从口罩成本来说,在当地购买也可以供应得上,但不可能像国内那样一天换一个,而如果自产的话,考虑到口罩后期工艺流程当中劳动力成本还是很大的一块,我们希望能够用乌干达本地比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去对冲一下我们进口口罩片的物流成本。

为了确保口罩的品质达标,我们是从国内一家上市公司买的 N95 标准的口罩片,然后到乌干达去点焊。坦白说,口罩质量目前是个敏感话题,我们也比较谨慎,在自己没有能力去检测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希望买国内有资质的公司的半成品,这样既在某些工位培养了工人,也确保了产品的品质。

● 当地报纸的相关报道 / 报纸截图

目前我们的工厂算是部分复工,很少一部分工人在负责生产口罩,大约十几个人,日产量在 8000 个左右,除了供应工厂工人自己使用,也捐赠了少量给乌干达卫生部。其他已经复工的工人就是在正常工作,生产手机。

据我所知,现在在乌干达,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三家企业也在生产口罩,也都是疫情爆发以后才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口罩这样一个低毛利的产品并没有被纳入到我们正常的经营计划中来,未来我们还是坚持我们的主业通讯。

并且,这次疫情当中除了口罩以外,我们也在通讯方面做出了一些新的尝试。

新的机遇

下个月我们会运送一批物料到乌干达,开始新研发的 4G 智能手机的生产。这款手机加入了红外测温功能,是从这次疫情当中得到的灵感。

我们希望它未来能够在非洲充当一种可以长期日常应用的健康监测设备,因为考虑到埃博拉也好,非洲流行的其他呼吸道传染病也好,都伴有发热症状,这款智能手机可以在自动模式下用红外相机镜头去扫描人脸,然后实现自动测温和数据实时传输,一旦监测到体温异常的人,它就马上把位置、人脸和温度信息上传到卫生部的后台。

与此同时,它又不是一个专门的测温设备,而是可以当一个普通的 4G 智能手机来用,在形式上比常见的额温枪好接受,测温与通信两相宜。

● " 测温手机 " 概念图 / 世界说

这个项目的前期,我们跟乌干达政府做了一些沟通,他们也觉得这种设备对于乌干达来讲还是比较需要的。

在我们的设想里,这个设备不应该只能单兵作战,我们希望让它拥有大数据收集的功能。这样的话,一是使用起来可能更加方便,而且提供的数据会更加准确,另外我们也注意到,2 月之前,在疫情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乌干达有一位副部长提到过要提升医院的信息化程度,这也是我们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

这个带有自动测温功能的手机,主要的开发工作还是依靠国内的软件工程师完成,到目前已经基本调试完毕,目前在校准精度以及后端的云平台。

我们虽然是一个手机组装厂,但是也希望除了做传统的手机以外,还能够做一些能真正给行业带来变化、或者说是为一个国家的大数据收集方面的设备完成一些有开创性的工作。这种设备目前在国内也不是很多。我们也问了一下其他国家,发现他们也有这种需求。

从 5 月 26 号开始,乌干达的封锁措施已经开始逐步放松,相信生活也将慢慢恢复到正轨上来。(责编 / 张希蓓)

世界说关注疫情下中国出海企业或者海外华人做生意的境况,不管你参与了科技企业出海,还是在当地经营餐厅,只要有故事,都欢迎联系我们。

请用 100-200 字大致形容你的经历,发至:storyglobus@gmail.com

期待你的故事。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以上内容由"世界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读览精华

读览精华

精致阅读,品味生活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