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个血制品老庄股的新故事

导语:故事就是故事,很难成为真实。

5 月 15 日,双林生物 ( SZ:000403 ) 发布了 " 与新疆德源签订《关于浆站开拓的合作框架协议书》" 以及 " 拟收购血制品企业派斯菲科 100% 股权 " 的公告。这让双林生物在复牌后,喜提四连板。整个市场的情绪都被它调动了起来。

但却有投资者在股吧上隐晦的评论道:君子不立危墙。这句话饱含深意,其原因大概是双林生物有着不光彩的历史——这家公司前身是 ST 生化,堪称 A 股最奇葩,连续 9 年盈利却一直戴着 "ST 帽子 "。

而且由于此次双林生物与新疆德源的合作,涉及到新疆德源与泰邦生物 ( NASDAQ:CBPO ) 诉讼纠纷,这引起了市场的注意。有投资者不禁感慨,熟悉的 " 炒作概念大作手 "ST 生化又回来了。

01 概念炒作大手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呢?事实上,双林生物发布的两则公告,均有概念炒作的嫌疑。

在双林生物与新疆德源签署的合作协议中提到,公司向新疆德源支付 4000 万元合作诚意金,双方约定将新疆德源下属 5 个浆站临时设置给广东双林。

但是,公告中还同时提到:

" 公司获悉贵州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已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新疆德源提起诉讼,并冻结了吕献忠持有的新疆德源 58.02% 的股权。董事会认为,鉴于新疆德源股权被司法冻结的情形,决议待新疆德源诉讼事项更明朗后确定战略合作方案,在此期间,公司拟与新疆德源保持供浆关系。"

这段话富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泰邦生物与新疆德源存在诉讼纠纷;二是双林生物明知道纠纷未解决,新疆德源股权被司法冻结,却仍然参与进去。这背后是否隐藏着 " 不可告人的秘密 " 呢?

据有关资料介绍,泰邦生物与新疆德源曾分别在 2014 年、2015 年和 2018 年签署过三份合作协议。根据 2015 年签订的协议指出,新疆德源将其 5 个血浆采集站的运营委托给贵州泰邦。通过这一委托安排,贵州泰邦从新疆德源采购了约 540 吨原料血浆。

其后,又在 2018 年 8 月 1 日,双方签订了延长战略合作的补充协议。实质上纳入了 2015 年协议的所有合同条款,并将委托给贵州泰邦的血浆收集站数量扩大到 6 个。同时,允许贵州泰邦在未来三年内以相同的血浆采购成本,从新疆德源采购总计不少于 500 吨的血浆。

这看似良好的合作关系,却还有另一番 " 景象 "。

作为 2015 年协议的一部分,贵州泰邦向新疆德源提供了一笔本金为 3 亿元人民币的有息贷款,该贷款以 58.02% 控股股东对新疆德源的股权。

根据 2018 年协议,截至 2018 年 7 月 31 日,贷款仍未偿还,贷款期限已延长至 2021 年 7 月 31 日。与贷款有关的利率和付款条件也已修改。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国务院颁布的《血液制品管理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单采血浆站只能向一个与其签订质量责任书的血液制品生产单位供应原料血浆,严禁向其他任何单位供应原料血浆。

这就意味着,新疆德源在未与贵州泰邦终止合作以及偿清贷款的情况下,突然选择与双林生物合作,此番操作不免有点 " 过河拆桥 ",甚至涉及关联交易的意味。

最关键的是,作为新疆唯一一家血制品企业,除了泰邦生物之外,新疆德源还获得过多家上市公司的注意。博雅生物也曾想整合重组这家公司。但是长年以来公司治理较差、债台高筑,且债权股权情况复杂,还能否正常经营都是个问号。

在这个背景下双林生物加入危局,恐合作计划是要无疾而终。

另外,在双林生物发布的公告中指出,目前新疆德源的五个浆站已向广东双林供浆,但是此次战略合作充满不确定性。未来是否能够保持供浆关系,还需要观察诉讼案件的进展情况。

而此时双林生物却选择在诉讼纠纷未得到明确解决的情况下,贸然发布公告,致使股价连番涨停,难免会有概念炒作的嫌疑。

另一方面,双林生物也发布了 " 拟收购派斯菲科 100% 股权 " 的公告,也同样引起了资本市场强烈关注。可以说,收购派斯菲科对双林生物来说意义非常重大,这直接决定了公司能否成功跻身血制品行业龙头的地位。

目前,双林生物有人血白蛋白、静丙等 6 个品种,16 个规格的生产批文。同时,拥有 13 个单采血浆站,其中在采浆站 11 个,2 家浆站尚未开始采浆,有 6 家为最近三年新开的浆站。2019 年,公司的采浆量首次超过 400 吨,血浆规模处于行业中上水平。

派斯菲科的优势同样非常明显。作为国内血液制品行业内产品种类较多的公司之一,拥有冻干静丙、纤原和静注乙免等 9 个品种,29 个规格的生产批文。

而且,在黑龙江六大城市和四川内江市拥有 10 家单血采浆站,2019 年采浆量约 240 吨。另外,公司还被获许在黑龙江省 10 个指定的县及县级市中开设新浆站,未来增长空间非常大。

双林生物和派斯菲科的血制品在研品种如下所示:

如果本次交易能够顺利完成的话,一方面派斯菲科将成为双林生物的全资子公司,后者将拥有 23 家单血采浆站,采浆量达 640 吨。由于后续两家公司都能拓展新的浆站资源,如果采浆量能够突破 1000 吨大关的话,毫无疑问,双林生物就会成为血制品行业新的龙头。

另一方面,通过此次交易,双林生物的产品结构将进一步被拓宽,从双方现有的品种来看,将新补充冻干静丙、纤原和静注乙免三个品种,后续也将进军凝血因子类产品。

但是,双林生物对派斯菲科的并购未彻底落实,当下只是资金预期炒作。

综上所述,双林生物的两大运作都存在不确定性,这种资本运作的炒作手段,仿佛让市场看到了当年 ST 生化的影子。

02 新征程 or 旧玩法

众所周知,双林生物曾经历了多次股权变更和资产合并等,对资本运作可谓 " 轻车熟路 "。

回顾公司过去的发展历程,我们更能从中探查到一些端倪。

2019 年 11 月 19 日起,原 " 振兴生化 " 更名为双林生物,证券代码保持不变 , 仍为 "000403"。正式更名当日,公司股价高开高走,收盘大涨 3.46%,这在 A 股市场屡见不鲜。

振兴生化前身系宜春工程机械厂,始建于 1969 年。经过股份制改革后,1996 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但是在之后的 23 年时间里,曾经被暂停上市近 6 年,戴帽时间超过 12 年。

结合发展历程来看,双林生物的历史股价走势图是这样的。或许会让投资者有种 " 活久见 " 的错觉。

我们可以回顾,双林生物的发展史:

1996 年上市时,名称为宜春工程。1998 年 7 月,宜春机械将其持有的 43.95% 股份以 1 亿总价转让给三九集团,2001 年更名为三九生化。

由于三九集团老板赵先新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并且疯狂扩张,结果导致欠下两百亿债务。结果在 2005 年 4 月," 山西煤老板 " 振兴集团以 1.57 亿元总价受让三九医药所持三九生化 29.11% 的股份。

2005 年 6 月,振兴集团与公司签订资产置换协议,将价值 2.2 亿的子公司振兴电业 65.2% 股权置入上市公司,从而置换出 2.06 亿元的部分应收款和昆明白马 90% 的股权。

但是,亏损终究逃不过。旗下子公司振兴电业在完成资产置换当年便亏损 700 万, 2006 年才盈利 544 万。

在 2007 年,由于连续亏损三年,公司被深交所暂停上市。直到 2013 年 2 月才重新上市。

此后,爆发股权大战。2017 年 12 月,浙民投完成收购 ST 生化 29.99% 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拥有表决权。与此同时,佳兆业旗下子公司航运健康按协议受让了振兴集团的 18.57% 股权,得到了上市公司的管理权。

直到 2019 年 2 月,浙民投和佳兆业分别成为公司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终于解决了原股东振兴集团积累下的历史债务问题。

2019 年 5 月,双林生物将唯康药业从合并报表剥离,一心专注血制品主业。截止 2019 年 4 月 27 日,杭州浙民投持有双林生物 27.49% 的股份,深圳航运健康持有 18.7% 的股份,股权结构相对稳固。

(点击可看大图)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历史遗留的风格和当下的事件爆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 "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因此,这到底是新征程,还是故技重施 " 旧玩法 ",不得而知。

以上内容由"阿尔法工场"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