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大洋两岸,特斯拉经历两重天

观察者网 05-23 10

文 观察者网 周远方

" 特斯拉是技术和财富不平等的象征 ",疫情笼罩下,马斯克的 " 龙兴之地 " 加州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气氛,弗里蒙特工厂复工举步维艰,工人对形同虚设的复工防疫规范和巨大的工作强度抱怨纷纷。另一方面,加州湾区 8 周内就出现 10 万例企业裁员,特斯拉的车主需要低调行事,以免被贴上 " 自由主义精英 " 的标签,冒犯穷人。

地球另一端,则是上海工厂风景独好,Model 3 产销两旺 ……

电动汽车行业网站 Electrek 22 日报道,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扩建工作正在全面展开,新建筑拔地而起,预计不到一年时间内就能生产出 Model Y 车型。

electrek 报道报道截图

特斯拉中国副总裁陶琳此前表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产能爬坡和二期工厂建设均进展顺利,未来一个月内,Model 3 的产量将提高 30% 以上,6 月底实现每周生产 4000 辆 Model 3 的目标,并在 2021 年第一季度开始生产 Model Y。

为实现这一扩张目标,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在推进二期工程建设,工厂规模将扩大一倍,以满足更多的本地零部件生产需求。

Electrek 在报道中还附上一段最新拍摄的特斯拉工厂航拍视频,视频中可以看到,二期工地的建设工作全面铺开。几周前只有钢筋结构的建筑,目前已经开始建筑屋顶。视频中还能看到大约 500 辆等待交货的 Model 3,原定 6 月交付的国产特斯拉 Model 3 长续航版车型已开始提前向首批车主交付。

特斯拉上海工厂航拍视频截图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建设进度可谓神速,仅用 1 年时间就实现了 Model 3 车型的投产。

在中国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后,特斯拉 4 月份首次发布视频,向外曝光上海超级工厂内部细节。当时,上海工厂是特斯拉全球唯一在运营的工厂,该工厂于今年 2 月 10 日复工,在官方发布的 1 分半左右的视频中,机器人比员工更多,显示了特斯拉工厂超高的自动化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政府在控制疫情和协助特斯拉复工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第一财经 3 月从上海经信委方面了解到,相关方协调了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上下游产业链的 8 家供应商复工复产,以推动整车企业恢复正常生产。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政府秘书长陈靖在 5 月 22 日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海团全团会议上介绍,在疫情防控这场惊心动魄的大考中,…… 上海出台的 5 个版本企业指南、" 惠企 "28 条等成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的关键所在,市人大还在全国首先实施《上海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在这样的政策支持、措施指导下,特斯拉、迪士尼的生产与防控成为国际标准。

但由于 Model 3 本地产零部件只占所有零部件的 30%,由于特斯拉仍有包括电动马达、电芯等在内的关键零部件依赖进口,特斯拉一直希望扩大工厂规模,以便垂直整合生产,在中国产 Model 3 中实现更大比例的零部件本地化生产。

为复工咆哮的马斯克

在地球的另一端,特斯拉工厂的生产仍然在 " 掉链子 ",复工阻力重重,中国经验和标准都很难复制,都让马斯克烦恼不已。

当地时间 5 月 9 日,特斯拉向加州法院提交文件,起诉阿拉米达县(Alameda county)政府,理由是该县阻止该公司的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复工复产,但遭法院驳回。

受疫情影响,特斯拉加州工厂 3 月 24 日开始停产。

工厂关闭一个多月后,马斯克开始在社交媒体上用奇怪的方式宣泄焦虑情绪,他发表一些特朗普式的咆哮,称美国社会对新冠病毒的反应是 " 愚蠢的 ",要求政客们立刻 " 解放美国(FREE AMERICA,但其实指复工)"。他列出了自己在加州价值 6250 万美元的个人财产,威胁卖掉 " 几乎所有的有形财产 ",还威胁要把特斯拉的总部和未来项目从加州转移至德州或内华达州。

5 月 11 日,马斯克无视当地阿拉米达县政府的隔离令,将工人们强行召回弗里蒙特工厂开工。

5 月 12 日,阿拉米达县还是同意特斯拉复工,前提是 " 必须有具体的安全措施和社交距离协议 "。

许多当地工人对此非常生气,美国当地媒体《旧金山周报》网站 5 月 21 日报道,一名担心遭报复而要求匿名的工人表示,这让人感到害怕和沮丧,马斯克为了追求利润,把自己和同事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 这是生死攸关的情况," 他说," 这里真的没有足够空间,这是空气内循环的工厂。我们基本上就是在相濡以沫(breathing on each other)。"

" 上海方案 " 难以复刻

阿拉米达县官员和特斯拉高管 5 月 12 日召开会议,参考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方案,制定了复工安全措施,包括一系列风险评估、增加休息室空间、测量体温以及调整工人在整个工厂中的分布空间等。在 5 月 14 日,公司进一步提出,为了降低工人们轮班时密切接触的风险,规定轮班之间有 20 分钟的间隔时间。

但有工人表示,这些措施没有得到贯彻执行,比如轮班间隔时间,第二天就被缩短到 10 分钟,形同虚设,因为期间有超过 1000 人需要轮换岗位。还有工人表示,有人不遵守 " 社交距离 ";有人故意不戴口罩,以此表达支持特朗普总统的政治立场;还有人在长达数小时的体力劳动后希望摘掉口罩休息,这些人都没有按规章制度受到惩罚。

上述匿名工人表示," 这让人怀疑,我们的命是不是值得上每小时 20 美元的工资 "。

特斯拉工人在厂外抗议,手举 " 需要防护品 "、" 工作还是死亡 " 等标语,社交媒体图

在经历了一周的媒体抨击和员工抗议后,马斯克再发一条 " 红药丸 " 推特,这是一个《黑客帝国》的梗,这种隐喻在美国极右翼和阴谋论者中间十分流行,在 " 蓝州 " 加州显然会招致反感,《旧金山周报》评价,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的 " 古怪行为 " 达到了 " 前所未有的高度 "。

这种尖锐矛盾也导致加州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旧金山周报》报道中提到,如果你有一辆特斯拉,即使你在治安相对良好的波特雷罗山(Potrero Hill)的街道停车,也可能面临莫名其妙的破坏。

" 特斯拉是技术和财富不平等的象征," 一周前刚买了一辆 Model 3 的埃里克 • 汉森(Erik Hansen)说道,他的一个后视镜已经被人踹掉了。

汉森怀疑,这些破坏者是出于一种反中产阶级的焦虑心理,他对此表示同情——因为他妻子就是在旧金山当地出生长大,他反复强调,自己买特斯拉是看中它可靠耐用,而不是追求什么社会地位。

汉森也明白,在许多人眼里,一辆豪华电动车的车主很可能是这样的:年轻的自由主义的精英阶层,马斯克的拥趸,住在海边昂贵的房子里,一边推高当地房价,一边高谈阔论气候变化之类的话题 ……

值得一提的是,加州弗里蒙特是马斯克的 " 龙兴之地 ",2009 年,特斯拉花 4200 万美元向丰田买下这里的汽车制造工厂,并将其改造成美国最先进的汽车自动化工厂之一,第一辆特斯拉 Model S 就在这里下线,帮助特斯拉从一家亏损的企业走向上市和盈利。

" 我从未在像特斯拉这样疯狂的公司工作过," 弗里蒙特工厂的装配线工人卡洛斯 • 加布里尔(Carlos Gabriel)今天却这样抱怨。

出于安全考虑,他一直拒绝返回工厂上班,特斯拉方面表示,拒绝复工的工人可以继续休 " 无薪假 " 并保持劳动关系,但加布里尔对此不抱太大希望," 他们要么直接炒掉你,要么变着花样挑剔你 ",他说," 这是现代的血汗工厂 ",他之前每周通常要工作 72 小时。

61 岁的阿特(Art)不愿透露自己的姓氏,他是装配线上的一名员工,他说,自己和同事们工作时 " 肩碰肩 ",并没有什么 6 英尺(约 1.8 米)的间隔,许多工人每天早上 3 点半就需要起床,在凌晨 5、6 点钟开始工作。

我不知道自己每天 8 小时的班会不会突然被要求延长到 10 小时,阿特说,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工间休息,一般规定午餐时间 35 分钟,2-3 小时工作的工间休息是 10 分钟,但这种时刻表经常不规律,以至于他经常无法按时吃午餐。

当然,特斯拉工厂的员工可能也没有更多选择。当地媒体《水星新闻》18 日报道,加州湾区 8 周已裁员 10 万人,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首当其冲。

《水星新闻》报道截图

曾有媒体报道弗里蒙特警方介入,监督特斯拉工厂是否严格遵守复工安全措施,不过,《旧金山周报》采访到的工人表示,没有见过警方在轮班高峰出现,确实曾有警方在 Model Y 装配线出现,但那条流水线跟别的装配线不同,而且当时还没有配备足够的员工。

弗里蒙特警方则表示,根本没有能力监督辖区内的数千家企业是否遵守规定,县卫生官员也没有提过这样的要求。他们接到报警或要求才会出警监督,特斯拉工厂确实提过一次这样的要求,在检查中,特斯拉完全符合规定要求。

《旧金山周报》根据采访估计,目前拒绝复工的工人大约占 5%-10%。

加布里尔 16 日组织了一场小规模的工人抗议,他说,尽管当地很多人都非常欣赏马斯克开办工厂解决就业问题的行为,但马斯克本人从未表现出对当地社区的认同,他几个月来一直威胁把这座容纳 1 万名蓝领工人就业的工厂从湾区搬走,而不考虑是否会对当地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

马斯克只是想把工厂搬去一个他能随意杀死工人的地方,加布里尔说道,我们工人对他们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强行复工让他更加坚信这一点。

不幸的是,特斯拉没有加入汽车工人工会,这是美国所有主要汽车公司中唯一的异类,这使特斯拉的员工几乎无法维权,《旧金山周报》补充道。

亮眼一季报中的 " 危 " 与 " 机 "

4 月 29 日美股盘后,美国电动车巨头特斯拉公布 2020 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特斯拉一季度营收 59.85 亿美元,同比增 32%,高于市场预期的 59 亿美元;在美国会计准则下,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 1600 万美元,优于市场预期的 2 亿美元亏损,去年同期公司亏损 7 亿美元。

汽车纵横网 5 月 6 日援引 EV Sales 网站全球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数据称,2020 年 3 月,全球共售出 19.24 万辆新能源乘用车,同比下降 15%。但得益于在中国本地生产车型的放量交付,特斯拉 3 月一骑绝尘,以 6.01 万辆的成绩夺得全球销量第一桂冠,远超其他企业。

不过,由于欧美应对新冠疫情采取措施相对中国较晚,1-3 月数据并不能全面反映汽车市场受影响的程度。

4 月 21 日,市场研究公司 IHS Markit 大幅下调 2020 年全球轻型车销量预测,预计今年全球轻型车 ( 包括轿车及货卡车 ) 销量将年减 22% 至 7030 万辆,美国销量将下降 26.6% 至 1250 万辆,跌至 2010 年以来新低。整个西欧和中欧市场,今年的汽车销量将下降 24.9%,至 1360 万辆。

而随着中国对疫情的有效控制,国内经济已逐渐迎来复苏,汽车行业也正在迅速回暖。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3 月我国汽车产销分别约为 142.2 万辆和 143 万辆,环比分别增长 399.2% 和 361.4%,同比分别下滑 44.5% 和 43.3%,降幅较 2 月分别收窄 35.3 个和 35.8 个百分点。

当前,中国已有十几个城市出台了鼓励购车的激励措施,以推动汽车市场尽快重回正轨。

来源 | 观察者网

在看的你正在变好看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