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豆瓣 9.7,国剧从未如此大胆

《大明王朝 1566》,面子上是古装、是虚构;

内核却讽刺了各朝各代,包括当今,是经典、是真理。

41 集时,清官海瑞向嘉靖死谏,痛斥其修仙炼丹;嘉靖被人打痛了七寸,勃然大怒,将海瑞下了大狱。

三司会审,海瑞刚正反怼:

这大堂的一根柱子,从海南运到朝廷,耗费几百两、中途死伤无数。

皇上一心玄修,大型土木,美其名曰无为而治,结果却是国库亏空、饿殍遍地,嘉靖嘉靖,家家皆净。

大明朝的病根是什么,人人皆知,却人人不言。

话说到这儿,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海瑞的视角是苍生,是天下,嘉靖昏庸无道,海瑞力求一死博个清名。

谁知嘉靖皇帝反复阅读那篇骂贴上百遍后,叫来海瑞,当着自己的儿孙,给以长江黄河打了比方。

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长江在流,黄河也在流。

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天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两岸之天地。

不能因水清而偏用,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

嘉靖这段话看似是偷换概念,给自己开脱,其实格局比海瑞要广。

海瑞关心的,是百姓疾苦,是天下苍生;

嘉靖洞察的,是动物本能,是人性弱点。

单凭这一点,《大明王朝 1566》就跳脱出二元对立的粗暴结构,也远超越一部政治讽喻作品的上限。

自私和贪婪是人的本性。

《大明王朝》里发生的所有故事,全都围绕着一个 "" 字,整部剧大家忙前忙后你挣我夺,办的只有一件事:找钱。

这天的政府财务报告上,宦官权臣们内心暗流涌动。

谁都知道,去年一年欠下的亏空有多大,抗击倭寇、兴修道观、官员开支早已把国库掏了个底掉。

为了补亏空,有个官员提出一个办法:改稻为桑。

也就是说,把农民种稻米的土地,改种桑苗。

结丝、缫丝、织布,最后做成丝绸,卖给印度人。

从宏观来看,原来一亩地的产值,会翻五六倍。

这样下来,不出一年,国库的亏空就补上了,老百姓的收入也提高了。

大家一合计,嘉靖一点头,这事儿就敲定了。

改稻为桑,从口头建议,成了大明国策。

国策是什么?

是方向、是命令、是不容置喙。

本来,这个政策是好事儿,放到百姓头上,谁不想提高生活质量呢?

可这政策一出了朝廷,就开始变味儿。

首先,是落地执行上。

原本的稻农一听说要种桑,头大了:这刚种上的稻子咋办?

地方官:全给我踏平,皇上最大。

稻农:那我们吃啥?

地方官:朝廷会调拨,你们花钱买就行。

稻农:稻田毁了,我们哪儿来钱?

地方官:废话真多,给我踏平!皇上最大。

政策推不动怎么办?

那就硬推。

稻农不撒手怎么办 ?

那就毁堤淹田,九个县的堤坝,给我炸!

第二个问题,腐败滋生。

一个政策从中央到地方、从提议到落实,会自发生成一个关系链条,桑苗、织布等任一环节,都会有相关负责人。

从国家拨款、到织造派发、再到回收赋税,肉过手,难免会留下一层油。

比如,宦官杨金水、浙江总督何茂才、商人沈一石,就自发组成了利益共同体。

杨金水是甲方监理,敦促年产量;

何茂才负责下发通关文书;

沈一石执行时则缺斤短两,以次充好。

每个环节,都是贪腐。

第三个问题,也是最狠的,高层党阀。

嘉靖一心修仙,严嵩父子把持朝政 20 年,干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

改稻为桑政策一出,他们免不了又要贪腐敛财;

以往被严党打压的,准备抓住这个机会,裕王、徐阶、高拱、张居正自成一派,虎视眈眈,予以复仇倒严。

你严世蕃派一个高翰文去前线,我徐阶立马找来海瑞去监工。

百姓没饭吃,你找来粮食,那边立马一道奏疏告你勾结倭寇。

除了证件不同的权臣之间的斗争,皇权对臣权的压制也没消停;

明朝没有宰相,内阁大臣负责顾问,司礼监办事儿,而司礼监的这帮太监,就是嘉靖皇权的典型代表,加上东厂等情报机构,官员们做什么小动作,嘉靖心知肚明。

这也是为什么嘉靖二十年不上朝,大权却从未旁落他人的原因,靠着改稻为桑的政策,司礼监代表的皇权在内阁大臣中间搅浑水,内耗互斗。

《大明王朝 1566》的前半部分,借着 " 找钱 " 的戏码,深扒出嘉靖年间官场的脓疮烂肉,权力的贪腐堕落,以及,阶级矛盾的不可消除性。

在错误的时间,让错误的人,去执行错误的命令。

果不其然,改稻为桑失败了。

朝廷抄了巨富沈一石的家,想着牺牲一个保全大多数。

好比《红楼梦》抄检大观园一节,沈一石这个人,也像一座理想花园,它干净、闲雅、脱俗,没有功名利禄等世俗愿望的干扰,也没有外面世界的污浊恶臭。

当嘉靖得知这座最大的 " 民间金库 " 只剩区区一座空壳,他的钱全拿去淳安建德两县赈灾时,想发怒又找不到理由,想罢免严嵩又找不出别人遮风挡雨,他终于意识到,眼下这个烂摊子撑不住了,加速了享乐和腐化。

他每每出场便是仙风道骨,神经兮兮,喜怒无常,竭力想隐藏贪心却欲盖弥彰;

表面豁达,内心却深谙驭臣权术、熟于制迷游戏;

他喜欢把自己比作天下人的君父,时长教导严世蕃体谅严嵩、讽刺太监吕芳儿子多。

可海瑞偏偏不吃他这一套,硬是揭下了嘉靖道袍下的遮羞布。

与李时珍对谈时,海瑞立下 flag:你们这小打小闹的上书跟没没卵用,大明朝要医,就得从根本入手。

那么,海瑞口中反反复复提及的 " 病根 " 到底是什么?

从朱元璋把孔孟牌位赶出庙堂之后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方略,就成了扯淡。

电影《我的 1919》里,顾维钧曾说,中国不能没有山东,正如西方不能没有耶路撒冷。

历史证明了孔孟之道,贯穿了中华上下五千年,是炎黄子孙的精神脊梁。

如今朱明王朝倒行逆施,覆灭只在朝夕。

有朋友说,海瑞这人,是忠臣,但成不了权臣,成不了大事儿。

原著中曾说——

嘉靖猜出了海瑞是至阳至刚之人,却没有猜出这是上天要嘉靖用好海瑞,就像用好自己一样。用好了海瑞,皇帝那如太阳一般的光芒和温暖就能在地方上绽放,乾上乾下,朝堂地方,交相辉映,可以维新鼎革,祛除陈久弊病,大明帝国中兴有望。

作者刘和平曾解释,嘉靖是月亮,海瑞就是太阳。

嘉靖、海瑞是故事的发动机,周围所有的人都是八卦,都围绕阴阳两极,也就是这两个人旋转。

八卦是不断变爻的,怎么变,要变出来才知道。

历史是不断变爻,也是不断供人书写的。

我们平头百姓,终其一生也卷不进党阀斗争中,只有极少数人可以成为历史的见证人,而《大明王朝 1566》这部剧,则给我们提供了一扇窗,让每个平凡人,去审视自己,观察眼下的这个时代。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 Vanguard 特约作者 | 碗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

以上内容由"锐影Vanguard"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