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每周一书 篇十四:分餐制适用于中国人吗?

作者:爱健身爱读书奶爸

本期荐书:

疫情期间,分餐制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虽然 " 分餐制 " 早在 2003 年就曾在国内兴起——是的,也是因为疫情——但很显然,并没有成为公序良俗。

除了媒体说的,分餐意味着见外、生分以外,其实我们首先得想一想,吃饭是一个生理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

梁文道在《味道之人民公社》里面这样讲到:

现代社会学的奠基者之一、德国的西美尔(Georg Simmel)曾经写过一篇很有趣的小文章《饮食的社会学》。他指出人之所以定时吃饭,是为了要和其他人同桌共食。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每天三餐的规律,不限定吃这三餐的时间,我们就很难和其他人一起吃饭了。而和他人共同分享食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一种非常有社会意义的行为

所以,我们似乎可以明白,为什么分餐制那么久了,还是不好意思说,我们分着吃吧,因为,我们聚在一起吃饭本来就是社交行为呀。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的,比如广东这边的中高端餐厅,基本会使用公筷。

我还记得出入社会,第一次聚餐时被领导教导," 吃里扒外 "。

你看,这里有两双筷子,里面那双是自己吃的,外面那双是夹菜的。

实际上,对于外面就餐来说,重点不是防止飞沫,而是防止幽门螺杆菌。

但,问题是,为什么其他地方就没有盛行呢?每次回到湖南,看到老人家给你夹菜,你又不好意思说什么。我想,这或许就是餐桌上的权威吧。

法国社会学大师莫斯(Marcel Mauss)在他上世纪 20 年代的经典名著《礼物》里力证这套请客的原理不独中国专享,几乎全世界上所有文化都有 " 人情 " 和 " 面子 " 一类的观念;几乎全世界有权又有钱的人也都要负责埋单,而且心甘情愿,因为这么做才能彰显他们的地位,这是人类社会的不明言规则。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分餐制一直到民国都没有从中国社会中彻底消失,而合餐制也并非晚近时期的新事物。

以前天子九鼎八簋, 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说明那个时候就是分餐的,到了晚近,也还有开小灶之说。合餐制的另一个由来,或许是中国一直以来的小农经济,家庭人口不算众多。如果要求即便是在家里都要分餐的话,或许我们也该问一下,既然家庭聚集性病例那么多,那么为什么不在家戴口罩呢?

最后,分餐制就一定是终极的进化形式吗?梁文道说,最后晚餐是最终极的同桌共食。

对于信徒来讲,他们做到了其他人都做不到的事,那就是每个人口中的东西竟然是完全相同的。如果同桌吃饭是为了打破自身的孤立,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那么最后晚餐就是要使得基督徒达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团结,因为他们不只共桌,而且是真正地 " 共食 "。

或许,以后公筷可能成为外面聚餐的公序良俗,但在家里,依然免不了同桌吃饭。因为,吃饭,不仅仅是吃饭,更是一种分享。

延伸阅读:

本文来自什么值得买网站(www.smzdm.com)

以上内容由"什么值得买"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