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海外赌王”半年获利 24 倍,妖股中潜股份不再“潜水”

猫财经 04-04

妖股终于有人管了。

4 月 3 日,广东证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我局高度关注中潜股份股价异动和被媒体质疑问题,于第一时间对该公司董事长和有关负责人进行监管谈话,核实有关情况。" 下一步,广东证监局将对媒体质疑的问题进行全面核查,如发现违法违规线索,将启动立案调查程序,并依法严厉查处。

今年过完年第一个交易日以来,中潜股份默默 " 潜水 ",从 2 月 3 日开盘价 49.12 元到 4 月 3 日 192 元收盘,短短两个月累计涨幅高达 290.88%,而要是从 2019 年 5 月的 10.7 元起涨点算起,不到一年时间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更是惊人达到 17 倍。

中潜股份公司看起来像中字头的军工股,实则为民营潜水服生产公司。主要产品有干式潜水衣、半干式潜水衣、湿式潜水衣、渔猎服以及其它配套装备。

财报显示,2016-2018 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分别为 3.71 亿元、3.85 亿元以及 4.01 亿元,而这三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0.36 亿元、0.43 亿元以及 0.23 亿元。

在上涨过程中,中潜股份的净利润一直维持小几千万元的水平。最新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 年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2850 万元– 3400 万元,也是中规中矩。

比起股价,这业绩可谓不温不火。

3900 股东人均持股 800 万,

仰智慧半年浮盈 77 亿

不难发现,在公司股价飙升的同时,股东数量在急剧减少。

去年 6 月底还是 1 万 2 的股东数,到了 2020 年 3 月 20 日中潜股份只剩 3900 个了,另外每天换手率极低,换手率长期不到 1%,属于高度控盘状态,怪不得庄家能玩的这么肆无忌惮了。

以 4 月 3 日收盘价 192 元计算,人均持股金额大概在 840 万元。

说到中潜的股东不得不提下现任中潜总经理的二股东仰智慧。他是安徽蓝鼎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由于他旗下蓝鼎国际大手笔进军海外博彩业被外界称为 " 海外赌王 ",颇具传奇色彩。

中潜股份原先的实控人为方平章夫妇,此前通过香港爵盟持有 33.839% 的上市公司股份。该笔持股于 2019 年 8 月 2 日解禁,随后在 8 月 8 日,香港爵盟将所持有的中潜股份 9.375% 股权给自然人刘勇,8 月 28 日,香港爵盟与深圳爵盟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夫妻俩很快又通过香港爵盟将所持中潜股份剩余 24.464% 的股份卖给了仰智慧。

刘勇的身份颇为神秘,公开的资料比较少,不过与仰智慧同为安徽人。

据了解,仰智慧当时以 4873.7 万美元(汇率 6.7 约人民币 3.2 亿)的总对价受让方平章、陈翠琴合计持有的爵盟香港 100% 股份进而间接持有中潜股份股份数为 4175 万股,成为中潜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而那一天中潜股份的收盘价是 55 元。换句话说,仰智慧以每股 8.27 元的价格吃下了中潜股份 4175 万股,相当于打了 1.5 折。

如果按照昨日收盘价 192 元的计算,仰智慧持股市值已经高达 80 亿,翻了近 24 倍。半年前 3.2 亿元变成了 80 亿元,不得不佩服赌王 " 空手 " 套百亿的本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期间仰智慧经历了至暗时刻。去年 11 月,仰智慧所持有的所有蓝鼎国际股份被委托接管。有消息指出,股权被接管的原因是仰智慧自身负债过多,股权被动转移以保留债主的部分资产。

港交所资料同步显示,仰智慧持有蓝鼎国际 50.48% 的股权已经转移到了黎嘉恩、何国梁名下,两人分别为德勤中国副主席、德勤合伙人。而黎嘉恩素有 " 清盘王 " 之称,以负责处理香港上市公司清算重组而知名。

不过在今年 3 月 20 日,蓝鼎国际股票已正式恢复交易,公司并公告宣布接获相关股份接管人的通知,表示已获解除及免除接管身份。仰智慧在这场股权保卫战中得以全身而退。

虽然暂时解除了危机,不过目前蓝鼎国际的现状让人担忧,2019 年收益 8.16 亿港元,博彩业务收益下跌 85.68%,股价又创历史新低,最新报价为 0.232 港元,已然列入仙股一列。

一年找了几个故事,

没有一个说得长

看基本面、看业绩,似乎没有可以支撑这样的暴涨。但是这么平白无故大涨你总得描绘下美好的前景吧,于是这期间中潜尝试展开了跨界并购。

从最近的开始说起,今年三月,中潜股份公告拟现金收购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超 80% 的控股权。公开信息显示,大唐存储成立在 2018 年 6 月 7 日,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是国内少数掌握商用最高安全等级国密商用算法芯片技术的公司。

名字虽然听起来很厉害,但是公司 2018 年才成立,2019 年亏损 810.02 万元,2020 年前两月净利润亏损 250.96 万元,这也是市场质疑的地方。

根据官网展示,大唐存储旗下的产品分为 4 个系列:宜品星、宜安星、宜服星和聚安星。通俗点说,这四个系列都是固态硬盘,在消费级和企业级都有覆盖。原来是做硬盘生意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宣布并购大唐存储后一天,公司发布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公告。副总经理严泓先生和江潇先生纷纷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而这两个人的任期分别都是 2019 年 12 月 2 日至 2022 年 12 月 1 日,才过了半年不到。

翻开下这两个人的履历可以发现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深度植根于金融科技。江潇是爱财集团 CRO,他还曾是支付宝创始人之一。爱财的业务主要就是 P2P,这两年一直在试图通过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来洗白。不过去年年底,爱财集团 CEO 钱志龙因涉嫌非吸案主动向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投案自首。

而严泓属于比较吃得开的那种,有着中国注册会计师和澳大利亚注册会计师的头衔并在多个在 P2P 产业链上的公司任职。

天眼查显示,他是上海北溟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旗下黑瞳科技就是做大数据风控、反欺诈的公司,此前他还是该公司财务总监;另外他还是上海深南投资有限公司的监事,而深南投资历史股东为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

我们一起来回头看这两个人进来前后公司发生了啥。

2019 年 7 月 25 日,中潜股份披露,公司计划以 1 块钱的代价,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100% 股权。在针对本次交易的影响评估中,中潜股份称," 收购标的公司为实现从潜水装备制造商向智能制造及具有提供高端综合服务能力供应商转型夯实了基础,加快公司实施工厂智能化产业布局及在智能制造领域上的发展。"

令人费解的是,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北海慧玉的资产总额为 0 元,负债总额为 0 元,净资产为 0 元,2019 年上半年营收为 0 元,净利润为 0 元。

后来因标的公司其中一股东丁玉才不幸逝世,相关转让手续无法正常办理,终止了收购事项。

智能制造这条路走不通了,于是在 2019 年 9 月 26 日,中潜股份再抛收购计划:以人民币 1 元收购上海招信 50% 股权。这次的主题是大数据,当时,上海招信截至 2019 年上半年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都是 0,营收和净利润也都为 0,是名副其实的空壳公司。

同一时间,严泓被聘任为公司副总经理,并且他还是上海招信的执行董事。可以判断严泓加入中潜就是冲着大数据这块去的。而严泓辞职后,这块故事自然说不下去了。

严泓、江潇的出走与宣布收购大唐存储几乎是同一天公告的。至于为什么是大唐存储,猫妹在想或许是因为仰智慧安徽老乡的关系,比较大家都不容易,先帮老哥过渡下,抱团取暖各取所需,大唐存储的产品去年年底被 B 站 UP 主 PoorPlayers 穷玩组进行拆解,并发布打假视频搞的十分尴尬。

股价都涨到这个份上了你肯定要配合继续演下去才能有人接盘呀。你瞧,面对监管的问询这故事又开始讲下去了,硬盘又是云计算、大数据、AI、5G,说的一套又一套。

潜水久了最终还是要浮上水面的。昨日中潜下跌 3.83% 报收 192 元,股价振幅高达 19.78% 相当于一个天地板,或许这只是一个开始……

以上内容由"猫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