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英国需要一位真正领袖,而不是“综艺咖”

观察者网 04-01

【文 / 詹妮 · 罗素】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花了几十年时间来为自己的 " 主人公 " 角色做准备,打磨后天习得的 " 性格 ",雕琢他的言谈举止,丈量人们对他表现的反应并做出相应调整,以期达到最佳效果。如今,他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国家舞台和全神贯注的观众。3 月 25 日,他宣布 " 封国 " 的演讲成为了本世纪英国电视收视率最高的时刻。

《纽约时报》3 月 26 日刊文《约翰逊不是处理这场危机的最佳人选》

问题时,约翰逊一直在为错的角色做准备。他通过扮演滑稽可笑、无耻下流的法斯塔夫爵士(译注:莎士比亚笔下人物)一般的两面派人物,登上政治舞台。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亨利五世一样的战时国王,庄严决断、高度专注、独具魅力,发誓要在危机时刻引领全国。事实证明,约翰逊并不知道如何扮演这样的角色。这不是一场排练。他没有早点进行病例追踪、阻隔病毒,这种粗心大意、不可饶恕的不情愿是要人命的。

过去的几周里,当新冠病毒危机对英国所有人都显而易见时,约翰逊却优柔寡断、自相矛盾,他自己很困惑,也让大家困惑。本应严肃的时候,他却乐不可支;当举国上下惊慌失措,迫切需要他保持清醒时,他却糊里糊涂。选他当首相,是觉得他应当具备天才沟通者的才华,然而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现一直跌跌撞撞,偶尔碰上他熟悉的桥段,他会表现出明显的自如,然后欢快地即兴 " 谈 " 上一段。极少数的时候,他会敲准琴键,然后过不了几天、几小时甚至几分钟,他又会不偏不倚地弹出刺耳的音符。他摇摆不定的策略和含糊其辞的表达,让太多英国人忽视了社交距离的重要性,直到为时已晚。

当新冠病毒于 2 月中旬蔓延到欧洲时,这是一个警报,首相应该意识到可能发生的大流行会对英国构成严重危险,应立即采取行动、加强应急准备。相反,他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 12 天,大部分时间是和怀孕的未婚妻在一座富丽堂皇的乡村别墅里度过了私人假期。

直到 2 月底,全球已确诊病例有 8 万例,而世界卫生组织即将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大流行时,约翰逊才开始醒悟过来。那时英国已经有 20 例确诊病例和 1 例死亡病例,而且病例在持续上升。

2 月 28 日,富时指数遭遇 2008 年以来最大单周跌幅。这时约翰逊终于松口表示抗击新冠病毒是眼下国家的首要任务。结果,这个 " 首要任务 " 的紧急性还是不足以让他周末就采取行动。他本可以立即召开内阁应急委员会,又称内阁办公室简报室(CORBA),结果他推迟到了周一。仿佛这种正以指数级增长的无形病毒周末也会放假?

第二周,约翰逊宣布:大家基本上都可以按正常节奏生活,只要我们每次连续洗手 20 秒,一天多洗几次。刚一说完,他自己就打破了这个建议,无不雀跃地吹嘘自己还在跟大家握手。确实就在那前面几天,他还在一家医院同几位确诊病例握了手。他并未建议大家停止握手。

两天后,当意大利和西班牙宣布 " 封国 ",并恳求别国不要犯同样的错误时,约翰逊得意洋洋地说,抗疫方案之一就是 " 不用关闭学校、不用停止赛事,勇于接受、一劳永逸,让病毒在人群中穿梭,不需要采取太多严厉措施 "。后来才发现,这项政策是在鼓励 " 群体免疫 "。这意味着会有 4000 万人生病,80 万人要进重症监护室。

倒吸一口凉气的民众马上意识到这个摇摇欲坠、资金不足的医疗服务体系,只有不到 5000 张重症监护床位,呼吸机、口罩、防护服、防护手套急缺;检测能力匮乏;疫情会像脱缰野马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意大利处理的情况一样。

然后," 群体免疫 " 悄无声息地不提了,突然开始增加限制性措施,但有时只是以建议形式出现:14 天自我隔离,宣布关闭酒吧、餐厅、剧院,禁止大规模聚会、关闭学校。政府不断 " 追赶 ",但每天都会有新的疫情 " 冲击波 "。每天政府都表现得猝不及防,好像对于病毒蔓延非常吃惊。

对于约翰逊先生而言,不可能做到保持一致性和严肃性。他很高兴地用 " 压平草帽 " 比喻降低疫情峰值,并神采飞扬地说我们很快就会 " 让新冠病毒打包走人 "。他的神情一会儿肃穆、一会儿溢于言表的无聊、一会儿露齿而笑,给人感觉疫情发布会不是严峻疫情的必要播报,而是 " 约翰逊综艺秀 "。

他说,为了保护老人要确保他们不被接触,接着他又表示自己想去探访老母亲。绝望的医护人员一直在警告即将来临的灾难;部分内阁成员对于约翰逊未能遏制危机、拿自己的欢乐形象冒险以及迟迟未下令 " 封国 " 表示反抗。终于,他在周一宣布英国 " 封城 " 措施已经生效。

即便到这种时候,举国上下陷入恐惧不安和手足无措的时刻,约翰逊先生还是不能严肃地说话,只看到一个男人很奇怪、做作地在表演,而思绪有一半在别的地方。他的政治吸引力一直是依托于他极富艺术感的含糊表达,他说的内容永远都没有实质意义。这是他知道的,但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他被自己不合时宜地角色困住了,我们也被他困住了,很担心他不能成长达到 " 角色 " 的标准。英国正走向战场,却没有亨利五世的铠甲。这个剧本将如何收场,我们不得而知。

(观察者网凯莉译自《纽约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