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纽约再无兰兰”!友人撰文悼念贵阳女作家张兰

ZAKER贵阳 03-31

3 月 27 日上午,贵阳女作家张兰在美国因车祸不幸去世。

此前报道:贵州女作家、《疫情中的纽约人》日记作者张兰因车祸在美国不幸去世

张兰,1969 年生于贵阳,1991 年毕业于苏州丝绸工学院,分到贵州艺专当老师,90 年代初到美国留学,后留在美国工作,系独立策展人、交互设计师、北美华人作家协会会员。

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后,自 3 月 6 日起,张兰以笔名 " 纽约蓝蓝 " 连续发表了个人日记《疫情中的纽约人》,真实记录了疫情下纽约百态,文中既谈 " 国事 " 也谈 " 家事 ",从普通人的视角展现了纽约的疫情面貌。该日记在海内外得到人们喜爱。如今,随着张兰的离去,《疫情中的纽约人》也成为绝响。

在张兰离世后,海内外的读者纷纷表示悼念,她生前的朋友写下文章,表达着对她的怀念以及自己的悲痛。

A、" 我很清楚,每个人都独自走向爱,走向信仰,走向死亡 "

" 我很清楚,每个人都独自走向爱,走向信仰,走向死亡 ",张兰离世后,她生前好友,贵州人民出版社编审黄冰写下文章《哭兰兰》,她说:" 这是杨尼斯 . 里索斯的两句诗,并不能确切地描述我此时的心情,但除了想起这两句诗,我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3 月 31 日,记者与黄冰联系。仍在悲痛中的她拒绝了采访,不愿再谈起。

在文章《那个漂洋过海的闺蜜》中,黄冰写道,她与张兰都是 " 画二代 ",父亲还是中学同学。不知道是否因为父辈的关系,她与张兰一下子就走的很近,交往越来越紧密,即便后来张兰去了美国,每次回国时,她们也总会见面。

" 在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张兰是最绕不开的一个,虽然我们几年不见,见一面又不知会是哪一年,但我们似乎都默契地认为,所谓朋友,就是平时相忘于江湖,偶尔邂逅仍能肝胆相照 "。对于张兰,黄冰曾经写道:" 多年后的张兰,神情仍然像当年那样纯净,她对于世俗的话题,比如升官发财之类的东西似乎都没兴趣,就像她从来都不谙世事,一直生活在自己编织的王国里。但我知道,多年来,她也在美国经历着不为人知的艰辛,但她总能在这些起伏里准确地找到那粒生活的内核,在纷繁里清晰地辨认出生命最本质的成分,那就是过一种忠实于内心的生活。"

在《哭兰兰》一文里,黄冰表达了自己对失去挚友的悲痛:"2020 注定是一个分水岭,谁也没有想到,那些正待展开的生活被粗暴地划上一个个冰冷的句号。疫情还没结束,心里的许多灼痛还在,今天,张兰离去的噩耗加剧我难以承受的心理负荷,《疫情中的纽约人》终止于 3 月 25 日 …… 失去这样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没法去计算,那意味着什么。"

B、" 但愿天堂也灿烂如春、烂漫若花 "

" 今天州长对纽约中央公园里锻炼的人群大光其火,他要求 24 小时解决这个问题。纽约的街道已经很空了,可是公园里,特别是中央公园里遛狗锻炼的人真的有点太多了。"

" 除了白天不出门,我家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食品店,药店都开着门,货源充足。建材商店居然也开着,但是每次只能进去 50 人,所以门口排了很长的队。"

" 纽约的各个博物馆,百老汇,音乐厅都已经关闭,但是地铁仍然没有关,那是很多没有车的民众唯一的交通方式,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关。"

仔细阅读张兰《疫情下的纽约人》日记,公园里遛狗的人、百老汇演员、城市里的交通、美国政府的措施,点点滴滴都被真实记录在了其中,这也是读者喜爱张兰日记的重要原因。

3 月 30 日,纽约市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下疫情下的纽约散记《愿天堂也灿烂如春》,悼念张兰。

文章里,邱辛晔说当张兰不幸身亡后,他的多个微信群里,都是哀悼之声。

邱辛晔与张兰来往并不多,但是张兰的疫情日记,他是每天阅读的。" 感觉她投入很深,花费了一个记者的心力,因此影响很大。作为疫情记录者,我们在尽自己的一份力。…… 没有想到,一位用美好的汉语记录世界和人生的作者,被钢铁的重量突然而无情地狙击了!这也是听到张兰去世的消息,更加伤痛的一个原因。"

文章的最后,邱辛晔写下对张兰的悼念:" 但愿天堂也灿烂如春、烂漫若花。"

C、 " 纽约再无兰兰 "

"3 月 27 日下午,4 点多钟,我开始去纽约蓝蓝的微信上留言:等着看你的日记呢,什么时候发表?到了晚饭后,再去搜索,便搜来了晴天霹雳的噩耗,我开始嚎啕大哭 ",在《纽约再无兰兰》一文里,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会长顾月华写下了自己获悉张兰逝世消息的经过。

文章里,顾月华发表了自己对张兰日记的肯定:" 这几天看兰兰的纽约日记,心里的骄傲无以言表,我知道纽约华文女作家协会有了最好的接班人,我在给国内亲友转发日记时总说她是我会长的接班人,她是我们下一任的会长,我想到这一天更是兴奋不已,想着只要一解封,协会聚会第一件事便是让兰兰上任 "。" 兰兰留在世界上的这几篇日记写得不卑不亢不左不右,毫无矫揉造作,从国事家事天下事说起,无论总统州长还是家里那位好好先生,都用她自己特有的语言去描述,不偏不倚,也不避打情骂俏之嫌,天马行空想到哪说到哪,让人读得畅快淋漓。"

然而当再想起张兰,心中更多的是难过。"3 月 27 日的日历终于翻过去了一页,这一页改变了纽约的历史,曾经有一个中国女子,写出了最精彩的纽约日记,但是这一天,纽约还在,纽约没有兰兰日记,因为纽约再无兰兰。"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李慧超

编辑 段筠 / 编审 吴剑平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