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佛系”南亚小国,防控到底做得怎么样?

观察者网 03-30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新宇】

3 月 24 日,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全国 " 封城 ",让南亚的新冠疫情防控陡然升级。和它紧邻的斯里兰卡,截止 3 月 26 日,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 104 例,形势也是不容乐观。

3 月 24 日,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从上周五起开始发布的宵禁令(其实更准确的翻译或许是 " 禁足令 ")暂时解除,从上午 6 点至下午 2 点暂时解封,民众可到超市、市场等购买生活必需品。

斯里兰卡一直以民众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自诩。由于社交媒体的发达和广泛使用,以及政府采取的强有力的应对和宣传举措,大家都广泛认可尽可能地佩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等是防范新冠疫情进一步传播的必要手段。

早上 8 点超市开门。很多民众 6 点刚过就开始排队。现场图片是这样的:

(图片转自网络,侵删)

可以看出,由于大力宣传,民众的配合程度挺高,尽可能通过保持社交距离的方式阻止病毒传播。人们尽力佩戴口罩,当然,由于买不到或者买不起的原因,也有不少民众只能佩戴一些骑摩托车时戴的防风口罩,或者自已缠起面巾遮盖口鼻。

超市规定,每位购物者只能进店 20 分钟,每个超市都有同时可容纳顾客的上限。一出一进,秩序井然。一些管理规范的超市,准备好了充足的洗手液和消毒水,给每一位进店顾客洗手、为每一辆购物车消毒后再供顾客使用。

但不得不说,物流和物资储备方面,小国的应对和应急能力都是有限的。不少同胞反映到超市后很多生活必需品的货架接近空柜,或者有不少人看排队队伍过长,就放弃了这次购物机会。

目前 " 禁足期 " 仅仅执行了三天,时间持续下去,在生活必需品保供方面,恐怕还要政府和私营部门携手想办法,才能渡过难关。

当然,社交媒体上流传的都是值得自夸和称赞的一面,还有数量相当多的普通菜场等地的照片在朋友圈中流传,真实的场景就远远没有社交媒体上展示出来的素质那么高了。

拥挤的人群,焦急地等待一车又一车陆续送来的果菜,一旦到货就一拥而上,一抢而空,这是社交媒体里暂时看不到的另一种生活姿态。

有些人因为买了过多而受到了另一些人的指责,认为这种 " 大囤货 " 的行为不够人道,也容易引起斯里兰卡老百姓的误解。但往往也是事非得已。你看到的是这一位师傅可能买了几十个人的分量,你不知道的是他在帮很多同事及家庭购买物资。正是因为他的挺身而出,才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市场的拥挤程度,减轻了病毒蔓延的可能性。

社会是很复杂的,眼见的不一定为实。或者更准确地说,客观事实的背后原因是很复杂的,并非一定是你推断的那个原因。在大灾面前,普通人应尽量让自己保持逻辑链条的完整客观,减少想当然。

扯远一点。在国际关系和国际舞台上,大小国家是一律平等的。但在政治运行和社会治理中,大小国家确实各有各的国情,各有各的情况,这是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

斯里兰卡有大约 2120 万人口,6.5 万平方公里土地,2018 年 GDP 约 890 亿美元,人均 GDP 约 4100 美元。在思考这样一个国家的社会治理时,不妨将其想象为我国一个中上规模的地级市,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样一个小国的社会运行模式。

单说此次关于宵禁和解禁政策的发布,又是一日三变,让初来者无所适从:

上周日,政府发布公告称,科伦坡等八个地区本周二早上 6 点至下午 2 点解除 " 宵禁 "。

周一,出于防控工作的需要,政府再次发布公告称,科伦坡等地周二的解禁时间改为早上 6 点至中午 12 点。

周二早上,当政府观察到大量民众排队购物后,又不得不再次 " 改弦更张 ",决定解禁时间延长至下午 2 时。警察部门还专门发公告要求,所有超市要服务好每一位排队民众,即使过了解禁期限,也要保证他们可以购买到所需商品。

当地民众没有任何人对这种我们看上去很儿戏的公告提出意见,因为类似很 " 佛系 "、一日三变的政府决定,在南亚小国本是常态。民众对于数字、时间这些概念,并不像发达成熟的工业国家那么精确。当然,强力部门还是在努力执行政府的决定。警察部门表示,过去三天,已有 2000 人因违反 " 宵禁 " 规定而被捕。

当疫情这类社会动荡发生时,人们倾向于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主持大局,至少让普通人多一点 " 主心骨 "。斯里兰卡目前正在准备议会大选的关键时期。去年,政治强人戈塔巴雅赢得总统宝座后,急需通过原定于今年 4 月举行的议会选举取得议会多数席位,实现稳定执政。

3 月 1 日,按照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戈塔巴雅总统解散了上届议会,新一届议会的选举拉票工作在全国范围内铺开。随后,疫情在斯国内加剧蔓延,倒是给了执政党天赐良机。

一方面,他们向中国学习防控经验,采取了在现有条件能力下尽可能强力的措施,回应了老百姓的迫切需要。特别是斯民众目前的基本政治倾向之一,就是觉得前政府时期由于两党联合执政,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执行力过于低下,呼唤强力政府提振信心、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戈塔巴雅上台后推减税、控物价,显示了一贯的强人作风,民众比较买账。(当然,政策的效果、可持续性和负作用则是后话了。)

另一方面,反对派在上周疫情刚刚爆发时就要求召开 " 各党派协商会议 ",共同讨论如何应对疫情。戈塔巴雅和其兄、政治老手、现总理马欣达 · 拉贾帕克萨根本不接这一茬,迅速推出了一系列强有力的举措,包括停工、封国、封城等,也包括稳定汇率、稳定经济等政策,显示出较强的控局能力。等先尽力稳定疫情、也待老百姓都记住了现政府的反应和举措后,才不慌不忙地启动尊重民主的程序,目前的消息是定于本周三与各党派共同协商如何应对疫情。

其实,反对派不会提出更多有建设性的举措了,小国的国情和现实摆在那里,无非是想利用会议的机会和平台,发出自己的声音,给政府扯扯后腿,稳固一下自己的基本盘。戈塔巴雅和马欣达对这套心知肚明,因为他们也做了整整 5 年的反对派。对政治家而言,作决策、拣轻重、定先后,显示出的是不同人的政治信仰、操守和手腕。

回到疫情防控本身。目前,斯里兰卡所有病患的流行病学追溯都在可控范围内,媒体发布了详细的暴露历史和传染链条。但是,由于一些本地人在意大利等地非法务工,因担心政府制裁,通过种种方式返回本国后逃避隔离。这些人是否染病、是否很好地做到了与社会隔离,目前尚不可知,也成为下一步决定南亚小国疫情走向的最大变量。

总的观察是,斯里兰卡政府正在努力向中国学习,采用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隔离办法,尽量压制疫情蔓延,在能力范围内努力做到最好。但南亚小国的社会治理能力是否足以应对疫情传播,尚有待进一步观察。

(媒体做的现有病例的暴露史回顾。图片转自网络,侵删)

同时,在斯里兰卡的中国企业和员工数量众多,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中国员工染病的报告。当地的商会社团发挥了很好的组织作用,绝大多数的企业和员工都在模范执行中国政府和当地政府关于隔离和疫情防控的各项规定,这也为反击个别当地人认为 " 病毒是由中国带来的 " 错误印象提供了最有力的论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