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新势力车企为何迎来“离职潮”?

盖世汽车 03-30

是哪些因素让这些新势力车企的 " 领导 " 们纷纷选择 " 出走 " 呢?

3 月初,疫情加速向全球扩散,一时之间,全球经济都笼罩在 " 黑色 " 的阴影之下。经济下行、美股熔断、工厂关闭、车市暴跌,这一系列连锁反应如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让人束手无策。" 困难 "、" 危机 ",成了被汽车人提及的高频词汇。

于是,在 2 月底至 3 月初的这段时间,汽车圈迎来了一股人事变动的小高潮,这其中,尤以新势力车企最为显著。盖世汽车通过梳理近期各大车企管理层的人事变动信息发现,小鹏、合众、威马、博郡、天际等一众新势力车企,清一色出现了管理层核心人员 " 出走 " 的情况。

那么,在疫情叠加市场下行的这一特殊时期,是哪些因素让这些新势力车企的 " 领导 " 们纷纷选择 " 出走 " 呢?

对于这一问题,诸多行业观察人士给出了统一的回答:新势力车企越来越难了。

而这个 " 难 " 字,早在 2019 年就被各类汽车人以各种方式、各种体位和各种腔调演绎过。记得各大媒体评选的 2019 年年度关键字," 南 " 字首当其冲。到了 2020 年,市场并没有在所谓的 " 触底 " 中 " 反弹 ";疫情的到来,反而加剧了车市下挫的程度。而大环境的持续下行,对新势力车企来说,无论在市场份额的拓展上,还是后续的融资方面,均面临较大压力。

新势力车企面临生死存亡考验

众所周知,受疫情影响,2 月份的乘用车市场压力陡增。乘联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 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为 1.1 万台,同比下降 77.7%;今年 1-2 月,我国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仅为 5.2 万台,同比下降 64%。新能源市场的整体收窄,让原本市场占比就相当有限的新势力车企销量进一步走低。据今年 1 月份机动车交强险数据显示,新势力车企 1 月份新车上牌量为 6037 台,环比呈负增长。

从融资方面来看,对比新势力车企 2018 和 2019 两年的融资情况。我们发现,小部分新势力车企 2019 年的融资能力依旧比较强,但大部分新势力车企的实际融资未能达成目标。另外,如零跑、奇点、理想等,融资能力逐步走弱。

其实,就大环境而言,由于部分新势力车企面临交付不理想、产品质量问题频发,以及连年亏损等问题,所以整体融资环境大不如从前。盖世汽车研究院分析师认为,当前新势力车企众多,但伴随着经济下行,资本寻求投资对象越来越谨慎,这时候,如果企业核心竞争力不足,则很难吸引到资本的青睐。

对于 " 造车 " 这一相对 " 烧钱 " 的项目来说,如果不能持续得到足够的资本输入,对于现阶段尚未量产交付的新势力车企来说,将会愈发艰难。

事实上,2020 年开年,疫情叠加经济下行所导致的新势力车企资金链困境正在突显。3 月初,媒体报道称,博郡汽车因资金问题要求员工自缴社保;紧接着,前途汽车员工爆料称公司在多次调整员工工资发放时间后,仍无钱发放已拖数月的工资。另外,与前途汽车 " 拖欠工资 " 一同爆发的还有 " 变相裁员 "。

就前途汽车来说,其曾在 2016 年初创建时拿到 " 双资质 ",同时,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登陆新三板,成为当时电动汽车第一股。就这样一家曾经风光无两的造车新势力,如今也沦落到拖欠员工工资、变相裁员的地步。

此外,日前曝光的绿驰汽车更名一事同样引发媒体大规模关注。报道称,绿驰汽车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更名为绿驰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架构中新增的投资人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成为绿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而随着背后控股人的变更,业内认为绿驰汽车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第一个 " 出局者 "。

进入 2020 年,以上车企所面临的生存困境,折射出新势力车企抗压能力普遍偏低,以及资金链较为脆弱的生存状态。据不完全统计,在当前近百家注册登记的新势力车企中,去年实现量产交付的仅有 11 家,如今随着新能源补贴的退坡和消逝,越来越多的新势力车企将面临更大的生存挑战。

业内分析认为,2020 年将成为新势力车企大洗牌的元年。这些,或是加速这些新势力车企高管们集体 " 出走 " 的核心原因之一。

转型中的传统车企更需要 " 创新型 " 人才

那么,这些 " 出走 " 的高管去向何处了呢?

我们通过梳理资料发现,除原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原威马汽车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暂不知去向外,其他高管,如原天际汽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向东平、原博郡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原合资汽车营销副总裁邓凌,均转向了传统车企。其中,向东平被现代汽车集团招致麾下,而陈曦和邓凌分别走向了奇瑞星途和上汽大通。

向东平

关于新势力车企高管们向传统车企转型,除了与当前大多数新势力车企面临的严峻市场环境有关外,业内还有一个普遍看法是:处于转型中的传统车企可能更需要这些从新势力车企中走出来的高端人才。

当前,传统车企正在加速向 " 新四化 " 领域变革,比如上文提到的现代汽车集团,正在纯电动、氢燃料电池领域快速拓展;而奇瑞星途,除了搭上 " 奇瑞雄狮智云 " 的便车向智能化领域加速挺进外,还意欲进军美国市场;而上汽大通依托 C2B 个性定制化策略,在销售模式上的创新媲美同样以 " 创新 " 著称的新势力车企。

也就是说,现阶段,从新势力车企中 " 跳出来 " 的这些高管们,其自身大都具备传统车企的管理经验,以及新势力车企的创新思维,可以很好地帮助传统车企实现向 " 新四化 " 的转型。这些特点,也许是传统车企向其伸出 " 橄榄枝 " 的原因之一。

不过,从个人角度来看,一位行业观察人士给出了这样的观点:1. 新势力车企的高管大都是从传统车企 " 跳过去 " 的,但新势力与传统车企的玩法不一样,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2. 部分高管在传统车企习惯了数额巨大的预算,而新势力车企由于资金链紧张,并没有太多钱可以花,这种落差使得很多人做事畏首畏尾,难出成效;3. 新势力车企内部同样存在派系斗争,人事关系并不比传统车企简单。

从个人角度分析来看,以上因素也不失为这些高管们出走的另一重 " 主因 "。

以上内容由"盖世汽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