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26 岁生日当天驰援武汉,至今仍守护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重症病房,中山医院护士高锦霞:我只是热血应战的 90 后普通一员

文汇 03-30

图为高锦霞生活照。 (受访者供图)

这个女孩的微信名叫 " 高飞 ",因为她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位英雄,她希望自己能够行侠仗义,展翅高飞。她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脏内科监护室护士高锦霞。今年 2 月 7 日,她在 26 岁生日当天驰援武汉,至今还守护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重症病房。

这个冬天,新冠肺炎来得突然又猛烈,看着身边的老师、同事一个个执甲上场,高锦霞也跃跃欲试。" 大学入党宣誓时就说,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父母虽然担心,但也非常支持,只是反复叮嘱她:" 注意安全,做好防护。"

2 月 7 日,她跟随中山医院的医疗队驰援武汉," 我们同去的队员中 90 后有将近一半。" 高锦霞告诉记者,凡进入隔离病区工作的医务人员,几乎都有 " 标配 ":上班前几小时不喝水,脸上被防护用具勒出一道道压痕……

她说:" 我只是热血应战的 90 后中普普通通的一员,还有更多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奋斗拼搏,他们将生死置之脑后,把青春挥洒在抗疫一线,让成长烙印在抗疫战场,拼尽全力挽救每一条被病魔威胁的生命。"

第一次进病房就面临生死离别

" 上飞机前,我还在我们大家庭群里参加红包接龙呢,因为家人为了庆祝我的生日,也为了祝福我此行顺利。" 高锦霞告诉记者,落地武汉时,她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量冲在前面," 我参加工作后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相比其他小伙伴有更丰富的呼吸机使用经验。而且我是党员,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

不想,考验在进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当值的第一个夜晚便接踵而至。穿上防护服后,闷、缺氧的感觉扑面而来。当时进去五名护士,一位剧烈呕吐,一位因缺氧而晕倒,高锦霞和另外两名同事硬着头皮上。

那是中山医院接管病区的第一天,与当地医务人员交接之际,高锦霞见到了让人揪心的一幕:一位 80 多岁的老奶奶趁旁人不备,一把摘下了脸上的氧气面罩,包括高锦霞在内的医护人员本能地冲上去全力抢救,无奈,本就危重的老奶奶仍然撒手人寰。一位护理她多日的护士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

那一刻防护服带来的不适消散了,取而代之,涌上高锦霞心头的是悲壮和坚定。

后来从当地护士那里,高锦霞了解到这位老奶奶的故事。老奶奶原本非常乐观,转变源自同住一个病房的老伴离世。" 抗击新冠病毒,没有特效药,我们能做的就是给患者以武器和信心。"

回忆起初次当值,她说:" 我们能做的不多,但一个病例就是一个启示。" 此后,护士们加大了巡视病房的密度,更加关注病患的精神状态。他们希望,用自己的专业和爱心,温暖患者冰封的心,帮助他们坚定战胜病毒的信念。

80 岁赵奶奶叫她 " 小姐姐 "

有时候,生命真的很脆弱,但有时,生命也真的很顽强。高锦霞很喜欢病房里一位 80 多岁的赵奶奶。从生命垂危、日渐康复到如今等待出院,她见证着老人一路以来的变化。

" 病区交接时,当地护士告诉我要特别留意一下这个床位的病人。" 高锦霞说," 老人身体的底子还不错,没想到病毒一下就撂倒了她。" 高锦霞很心疼,她与小伙伴们达成了默契:不到最后一刻,谁也别说放弃。更换床单、被套、衣服,理发、擦身、喂饭……所有人第一时间行动起来。

抗击新冠病毒,没有特效药,能否痊愈最终拼的是自身免疫力,也正因此,患者的护理与营养是否到位至关重要。高锦霞知道,考验自己能力的时候到了。

赵奶奶吃不了饭,护士就喂米汤,把软面包与蛋糕掰碎、泡软了往她嘴里送。得知老人几个女儿也都确诊入院了,高锦霞与几名队友拿出了自己带来的棉毛衫裤替她换上,尽可能让她感到舒适。

一天天的呵护,一点点的调理,赵奶奶的情况开始一天天好转,在与病毒的这场交锋中,老人逐渐占了上风。恢复精神的赵奶奶,也恢复了老顽童的本色。" 见到女孩就叫‘小姐姐’,见到男孩就喊‘小哥哥’。" 高锦霞说,大家听到都会大声回应,然后笑作一团,因为病人恢复生机,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如今赵奶奶已痊愈,只等出院了。

" 事实上,我也很感谢赵奶奶和这里许许多多的患者。" 高锦霞说," 正是他们的坚强才让我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迹。"

坚守到最后一位病患出院

3 月 22 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上海第三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员准备启程回家了。" 我们的驻地就隔一条街。" 那天,正好休息的高锦霞趴在窗口,目送队员们上车,直至大巴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 很多武汉市民早早站在街头欢送医疗队,一些没办法出门的居民拿着国旗在窗口挥舞。" 那一刻,高锦霞流泪了,复杂的情绪交织于心头,久久难以平静。

隔离病房内的护理工作细致而繁琐。" 平时我在监护室戴着一层手套给病人扎针,但这里要戴三层。" 难处还不止这些,高锦霞说,穿着防护服,就连转个身都得小心翼翼,更不能像平时那样蹲下身找脉搏,就怕一不小心防护服接口绷裂。于是,扎针时只能半躬着身子,有时扎一次针就出一身汗。衣服常常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下班时,常常感觉腰酸背疼,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所幸辛苦的付出收获了显而易见的成果。目前,由中山医院接管的两个病区已合并成一个," 我们会坚守到最后一位患者痊愈出院。" 高锦霞说," 穿上这身白大褂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面对疫情心里也会感到害怕,但是责任在肩,若有战、召必至!"

作者:本报记者 李晨琰

编辑:周辰

*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上内容由"文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