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竞攀新论 ② 艰难中寻求突破,首届推迟的东京奥运会,或因抗击疫情载入史册

上观新闻 03-28

编者按: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已让全球体坛基本停摆,未来面临巨大挑战。2020 东京奥运会近日确认奥林匹克历史上第一次延期,则彻底推倒多米诺骨牌,全球体育赛事秩序陷入混沌。

中国承办的 2021 世俱杯、2022 冬奥会会等重国际赛事受到哪些牵连,全球体育产业是否会和世界经济走向同频共振,方兴未艾的体育旅游是否一蹶不振,一日千里的体育传媒格局会否大洗牌,疫情之下的人们体育健康意识就此长风破浪?

近年来,上海体育学院成为国家 " 双一流 " 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和上海高水平地方建设高校,是中国体育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和人才智库的高地。上观新闻运动 + 特别携手上海体育学院宣传部开设 " 竞攀新论 " 专栏,邀请体育智库的专家教授分享专业观点,借助 " 最强大脑 " 破译 " 世界体坛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 背后的密码。

今天,有请上海体育学院教授陈玉忠。

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 24 日发布联合声明:鉴于当前疫情形势,原定于今年 7 月 24 日至 8 月 9 日举行的东京第 32 届奥运会改期至 2020 年后,不迟于 2021 年夏天日期举行。至此,有关新冠疫情下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的争论告一段落。

但延期举办带来的问题和影响引发了持续关注和广泛讨论。新冠疫情下的 2020 东京奥运会 " 危险 " 与 " 机遇 " 并存。如果变被动为主动,应对施策,也可能化 " 危 " 为 " 机 ",充分发挥奥林匹克运动在抗击全球新冠疫情中的价值,同样能够在奥运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现代奥运史上在危机中寻求发展的案例

现代奥运会 124 年发展史,也是应对自然灾害、疾病、战争与恐怖等威胁挑战的历史。奥林匹克运动不仅战胜了历史上的每一次挑战,而且在应对挑战中不断成熟、发展壮大。

原定于 1908 年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第四届奥运会,因 1906 年维苏威火山爆发导致意大利出现经济、社会动荡而被迫放弃举办权。国际奥委会迅速改由英国伦敦举办了该届奥运会,并获得了成功,渡过了危机。

1916 年第六届柏林奥运会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被取消。1915 年,国际奥委会将总部从巴黎迁往瑞士洛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国际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陷入停顿。" 一战 " 结束后的 1920 年安特卫普奥运会因此而承担了更多的责任,远远超越了奥运竞赛范畴。开幕当天增加了集体悼念仪式活动,以纪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失去生命的众多奥运选手。奥运会第一次升起了由顾拜旦亲自设计代表五大洲团结的五环奥林匹克旗。举行了奥运史上第一次放飞和平鸽活动,以呼唤人类和平。此外,奥运赛场第一次点燃了象征光明和希望的奥运圣火,并由此成为了此后奥运会举办仪式的一部分。虽然奥林匹克运动遭受了战火的摧残,但这届奥运会让奥林匹克运动与世界发展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也让奥林匹克赢得了更多的世界认同和发展机遇。

1940 年第十二届东京奥运会与 1944 年十三届伦敦奥运会因 " 二战 " 被迫取消。" 二战 " 严重摧毁了各国的现代化积累。1948 年伦敦奥运会是 " 二战 " 中断 12 年后举行的首届奥运会。战争虽已结束,但战争留下的创伤随处可见。生活困难,经济萧条,伦敦也不例外。无资金建设奥运村,运动员被安置在军营、学校,甚至私人家中。参赛代表团需自备食品。这届奥运会条件简陋,竞技成绩水平不高。但却是奥运史上公认成功的一届奥运会。这与其成功的通过奥运会焕发了人们的体育热情、重新树立了生活信心是分不开的。这届奥运会也成为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新起点。

延期举办是各方权衡利弊后的最有利选择

早在 2 月下旬,2020 年东京奥运会可能将被取消的言论就已出现。日本政府紧急 " 辟谣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反复表态,要以 " 完整形式 " 举办东京奥运会。随后伴随全球疫情加剧,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已变得不现实。曾任 2012 伦敦奥运会公共卫生主管的 Brian McCloskey 表示:奥组委与世界卫生组织保持磋商,一旦确定卫生安全问题严重,即使在开幕当天,奥运会也可随时取消。这一结果和风险是任何一个举办国都不能接受的。

国际奥委会对于奥运会延期极其慎重,延期举办有可能影响到国际奥委会的权威性。对于先前一直保持东京奥运会 " 按原计划如期举办 " 的态度,国际奥委会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当地时间 3 月 22 日,加拿大率先表态不参加东京奥运会。时隔一天,澳大利亚也公开表示将无法参加东京奥运会。此后,英国、挪威相关官员也表态,如果奥运会不推迟,他们将不派队伍参赛。美国、德国、法国、瑞士等国家也呼吁推迟举办 2020 年东京奥运会。对于奥运会的主角,各国运动员而言,他们也频频传出奥运会延期的呼声。如果倡导 " 运动员优先 " 的国际奥委会继续回避运动员和相关体育团体提出的延期要求,将会造成国际奥委会形象受损,并有可能导致奥运会本身的价值降低。

1976 年,部分非洲国家为抗议南非种族隔离政策而抵制了蒙特利尔奥运会。因抗议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和部分西欧国家抵制了 1980 年莫斯科奥运会。前苏联则率领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抵制了 1984 年洛杉矶奥运会。大规模抵制不仅使得一届奥运会失去了应有的团结氛围,也与奥林匹克运动的理想背道而驰,这可能是国际奥委会最不愿意看到也无法承担的结果。

延期举办仍然留下足够的政策回旋空间

奥运会延期声明虽已发布,但准确的举办时间仍然存在很大的变数。不迟于 2021 年夏天的日期也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时间。日本首相安倍近三最后一个任期至 2021 年 9 月结束。理论上说 2021 年 9 月之前都属可能范畴。接下来更多是取决于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防治效果。

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表示,尽管东京奥运会面临推迟,他仍然希望奥运会能够在 2020 年举行。反映出东京奥组委不愿意举办日期拖得更久的愿望。同时,最终举办日期的确定还需经国际奥委会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共同磋商。

可以作出一定的预判,延期之后的 2020 东京奥运会将在 2021 年 9 月之前,但并非一定是 9 月前后,一旦全球新冠疫情得到控制,举办气候环境条件基本成熟之后,经过国际奥委会与世界卫生组织的磋商确定,将会尽快举办。

新冠疫情下 "2020 东京奥运会 " 的突破与定位

新冠疫情给 2020 东京奥运会带来了巨大影响,但也赋予了其新的涵义。

新冠疫情让东京奥运与世界和平紧密相连。举办延期之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近三表示:在这个动荡的时期,奥运圣火犹如当前世界所处的隧道尽头的曙光。

当下的新冠肺炎已经威胁到人类的共同利益,奥林匹克运动应该在危机时刻有所作为。在这个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困难时期,东京奥运会可以成为世界的希望灯塔,奥运火炬可以成为在全球抗击新冠行动中的希望之光。东京奥运会应加强与国际奥委会和各国协作,充分发挥奥林匹克运动的感召力与影响力,唤起人们战胜新冠疫情的信心和勇气,共同维护全球和地区公共卫生安全和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这无疑更加充分体现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通过没有任何歧视、具有奥林匹克精神——以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相互理解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和平的更美好的世界做出贡献 !

2020 年东京奥运会成了首届延期举行的奥运会,也或将因抗击新冠肺炎的特别贡献而被 " 载入奥运史册 "。

作者简介:

陈玉忠,上海体育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体育与社会发展。

栏目主编:陈华 本文作者:陈玉忠 文字编辑:陈华 题图来源:新华社

文内插图:新华社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