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韩国“ N 号房”嫌犯公开谢罪:感谢制止我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

新京报 03-26 17

赵主彬是韩国第一个因性犯罪被公开示众的犯罪嫌疑人。面对记者质问,他表示真心向受害者谢罪," 感谢制止我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 "。

文 2278 字,阅读约需 4 分钟

" 判他法定最高刑罚!"3 月 25 日,在韩国首尔市钟路警察署门前,围观群众对着一名 25 岁的犯罪嫌疑人高喊。

据韩联社报道,25 日上午 8 时,"N 号房 " 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赵主彬(音译)被首尔警方押送至检方。他戴着护颈、头部贴着一块纱布,这是因为他在被关押时曾头撞洗脸池自残。

▲ "N 号房 " 犯罪嫌疑人赵主彬。/韩联社视频截图

面对记者质问,赵主彬说,真心向受害者谢罪," 感谢制止我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 "。他是韩国第一个因性犯罪被公开示众的犯罪嫌疑人。

"N 号房 " 究竟是怎么回事?昵称为 " 博士 " 的犯罪嫌疑人赵主彬做了什么?

━━━━━

"N 号房 " 是什么?

"N 号房 " 指的是犯罪嫌疑人在社交平台 Telegram 上开设的加密聊天室。在这些聊天室内,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被广泛分享,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N 号房 " 最初由网名为 "GodGod" 的网友在 2019 年 2 月创建,随后 "Watchman" 接手。为了躲避搜查,运营者不断新建和解散聊天室,并以数字命名为 "1 号房 "、"2 号房 " 等,因此被统称为 "N 号房 "。由于 Telegram 的服务器位于海外,韩国警方很难追踪。

聊天室根据分享的内容而设立了不同的价格,最高级别的入场费约为 150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8400 元),交易只能通过加密货币进行。

2019 年 9 月,赵主彬成为 "N 号房 " 运营者,他的昵称为 " 博士 ",因此他管理的聊天室也有人称作 " 博士房 "。赵主彬发布性剥削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他还要求会员分享类似内容以维持入场资格。

他在社交媒体上以招聘服装模特等兼职者的名义,引诱受害者,在获取包含受害者脸部的裸体照片后,便以此进行威胁,强迫对方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聊天群里售卖。

经首尔警方调查,"N 号房 " 的会员约有 26 万人,存在 1 人多账号的重复计算。此案至少有 74 名女性受害者,还包括 16 名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仅 11 岁。

警方已经拘捕了赵主彬和相关的 17 名嫌疑人,"N 号房 " 的第二任运营者 "Watchman" 在去年年底被捕,但原始创建者 "GodGod" 仍然不知下落。在赵主彬的住宅,警方搜出 1.3 亿韩元(约合人民币 74.6 万元)现金,并怀疑他的加密货币钱包藏有几十亿韩元的犯罪所得。

300 万人请愿公开嫌犯身份

赵主彬因涉嫌违反《关于保护儿童、青少年不受性侵的法律》于 3 月 19 日被批捕,警方未公开其个人信息。

"N 号房 " 事件在韩国引起巨大反响,许多网民在青瓦台国民请愿页面发起请愿,要求当局公开嫌犯的身份和照片,以及 "N 号房 " 所有会员信息。截至 23 日,请愿人数超过 300 万。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 23 日就 "N 号房 " 事件表示,此案是践踏受害者的犯罪行为,指示警方彻查案件让所有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他对包括 16 名未成年人在内的所有受害者表示慰问。

文在寅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支援。文在寅指示,警方应认识到此案的严重性,对涉案人员进行彻底调查,对犯罪分子严惩不贷。如有必要,警察厅组建特别专项调查组,政府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

首尔地方警察厅 24 日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议,讨论信息公开可能会带来的影响。鉴于此案受害者人数多达 70 余人,犯罪情节恶劣,嫌疑人已被批捕,警方也掌握了充分的证据。综合考虑国民知情权、防范类似犯罪重现、公共利益等各种因素后,决定公开其姓名、年龄、照片等信息。

赵主彬曾是 " 优等生 "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N 号房 " 犯罪嫌疑人赵主彬现年 25 岁,高中期间是一个活跃的网民,在韩国论坛 NAVER 上回答了 500 多个问题。2013 年,论坛上有人写了自己叔叔性骚扰的帖子,赵主彬在贴在下留言:" 告诉你父母(这件事),亲戚之间经常发生性侵行为,要保持警惕。"

他 2014 年考入大学,学习信息通信专业,4 年中有 3 年各学科平均绩点都在 4.0 以上,多次获得奖学金,还曾在校报上发表文章。同学反映,赵主彬在大学期间并无极端行为,看起来就是普通学生,但是与同学的关系不太融洽。

赵主彬从 2017 年 10 月开始经常在周末都参加志愿活动,一直持续到最近。他曾说:" 我在服兵役之后就开始参加志愿活动,我想要帮助别人,因为我曾受到别人的帮助。"

据韩国 SBS 电视台报道,警方调查发现,赵主彬 2018 年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不法活动,初期是开设网站以售卖毒品的虚假广告欺诈钱财,1 年后接手 "N 号房 "。

3 月 25 日,赵主彬在被警方移送检方时,当被记者问及是否承认散布性剥削影像、是否忏悔罪行、是否有愧于未成年受害者、是否承认阴谋杀人时,他保持缄默。

"N 号房 " 的会员怎么处理?

韩国警方正在追查 "N 号房 " 的会员,由于 Telegram 是海外软件,调查有难度。那么找到这些会员,他们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据 BBC 报道,在韩国现行法律下,大多数 "N 号房 " 会员的行为可能无法构成刑事罪行。因为根据韩国与处罚性暴力犯罪有关的特别法规定,如果是有成年女性出现的性剥削视频或者图片,即使属于非法拍摄,如果不是直接拍摄或者传播者,只是观看,法律中对这种行为没有具体条款说明需要处罚。

据日本《外交官》网站,韩国网络性反应中心主任徐圣熙(Seo Seung-hee)在当地媒体采访时指出,韩国缺乏相关法律来惩罚与移动通讯服务(如 Telegram)相关的犯罪。由于没有具体的条款来约束这些行为,法院将决定如何处理。她认为,应该对所有的共犯给予足够的惩罚。

文 / 沁涵

点击下图进入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实时地图"

值班编辑 一碗鱼

" 谢谢你们为湖北拼过命!"

本文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以上内容由"新京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