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人吃人的生猛 R 级片,难怪在国内爆了

独立鱼电影 03-26 5

人性实验。

是惊悚片中的常见题材。

没有怪力乱神,却照样能把人吓得不清。

无论是《心慌方》里一格格暗藏陷阱的立方体房间;

亦或《电锯惊魂》中残酷两难的致命选择题。

越是真实,越是惊悚。

最近,又有一部此类题材的惊悚片上线。

其中构建了一个弱肉强食的科幻监狱神殿,以更加猎奇的手段挑战、折磨着人性的弱点。

耳目一新的创意,不忍直视的画面。

有人在后台评价说,这部影片才是近期最强黑马,更胜于前两天鱼叔诚心安利的《隐形人》。

具体如何,看看隔壁香玉怎么评价——

《 饥饿站台》

El hoyo

1.4 万人看过,1.9 万人想看。

作为一部小语种新片,再加上其重口血腥的小众惊悚属性

这部电影在网飞上线之前,香玉完全没有料到它会在国内掀起如此惊人的热度。

评分7.6

这在恐怖类型片普遍评分较低的豆瓣,已经算是不错的评价了。

而在海外,《饥饿站台》更是成绩斐然。

不仅拿下了西班牙戈雅奖最佳特效奖项,获得最佳新人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提名

还入选了无数恐怖惊悚作品都趋之若鹜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午夜疯狂单元

欧美主流媒体的褒奖纷至沓来,烂番茄新鲜度高达 84%

本片中小成本,没有豪华阵容。

一个首次执导商业长片的新人导演。

几个长期在不知名电影和剧集中出演配角的小演员。

唯一值得一提的只有男主角伊万 · 马萨戈

曾在经典奇幻电影《潘神的迷宫》中有过出演,还算是具有一定拍摄类型片的经验。

平平无奇的制作团队,凭什么打造出这样一部叫好又叫座的现象级科幻惊悚片?

这都要归功于片中构思大胆、话题十足的世界观设计

一个纵向的监狱坑。

几百间牢房被垂直堆叠起来。

房顶和地板的正中间被挖出一个大洞,从顶层的牢房一直贯通到最底层。

有一个适配的移动平台,会上升下降传送物品。

每间牢房住两名囚犯,室内只提供基本的水源。

想要维持生命,只能吃每天从顶层传下来的饭菜

不过,这些食物并不是按人头平均分配。

处在顶层的人能够吃到由星级大厨们精心准备的豪华大餐、美酒瓜果。

但随着平台逐渐下降,下一层的囚犯只能吃上一层人留下的残羹冷炙。

移动平台只会在每一层停留几分钟时间。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囚犯必须决定:

是忍饥受饿,还是吞咽下被不少上层人糟蹋过的剩饭剩菜。

不过,大多数人连这样的考虑机会都没有。

因为当平台降到四五十层时,能饱腹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

到了接近一百层时,连骨头、果核、餐具上的油水酱汁都被吃干抹净。

底层人能做出的决定只有:

是让自己在痛苦的折磨中饥饿致死,还是背弃人性杀死狱友用以果腹。

男主角格伦与大多数关在监狱坑里、罪大恶极的囚犯不同。

他受过高等教育,对自己有着很强的自控能力和道德要求

进入这个监狱坑,是自愿申请的。

只要待够了六个月,就能领到一张证书,在外面过上更好的生活。

但他的第一任狱友——老头与他截然相反。

因为杀人被捕,满嘴谎言威胁。

藏着锋利的尖刀入狱,深谙狱中的各种残酷规则。

为了生存,他可以毫无底线地伤害他人。

不过好在,他们现在停留在还能填饱肚子的 48 层。

当生存还不成问题的时候,老头暂时把格伦当成了「朋友」,「好心」地教给他一些坑内的生存法则。

比如,每隔一个月,囚犯们都会被毒气迷晕。

当他们醒来时,就会发现自己被随机交换到另一个楼层。

所以原本饱餐的人有可能变得一无所获,原本饥饿的人也有可能突然高枕无忧。

比如,每一层的囚犯都只能在限定时间内进餐,不能私自储存食物。

如果偷拿偷藏,室内就会突然降温或是升温,直至人被冻死或烤熟。

短暂的友好相处,只存在于恶人吃饱了肚子的时候。

果不其然,当他们被调换到了 171 层时,恶人的凶相原形毕露。

老头将格伦绑在了床上,准备每天割下他身上的肉供自己饱腹

格伦从一开始就不能理解这里的残酷和不公,渴望打破现有的局面。

当然,想要以自己的方式「破局」的人不只他一个。

在这里,有一个面无表情的亚洲女人。

时常会杀死自己的狱友,然后乘坐着平台不断下沉。

她说,自己必须去到最底下,去寻找自己失散的孩子。

还有一个曾为监狱坑效力的中年女人。

她也是自愿参与实验,还有着自主选择狱友的特权。

自始至终,她都在为下层的人留够食物,并且号召他们也像自己这样实践。

毫无疑问,她们的尝试在极尽贪婪丑恶的坑内根本无法实现。

直到格伦遇上了一个期望靠绳子爬上最顶层的黑人狱友。

两人吸取经验,决定携手完成一起破局行动:

以暴力的方式将食物护送到最底层,再完好无损地退还到 0 层。

这就是他们对管理局暴政反抗的回应。

不同于《寄生虫》这样以隐喻描写阶级差距、以暗讽展现弱肉强食的电影作品。

《饥饿站台》毫不隐晦、诗意,更加直白、生猛

就像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一记拳头,直冲冲地击中了阶级之争的社会弊病。

创作者的表意显而易见:

展示层层分明的社会阶级和不平等的资源分配。

上层人仗着自己享有资源无度挥霍,下层人因为自己没有资源互相残杀。

当身份调换,情况不会好转,只会更加堕落。

习惯享乐的上层人只会愈发狠毒,以填补自身欲望;

久经饥饿的下层人只会更加贪婪,以发泄过往不满。

这就像是一部垂直版的《雪国列车》

构建一个不太经得起推敲、寓言般的封闭空间,然后给不同分割空间内的人不合理地分配资源。

制造一个人性的试验场,凸显人类根本的贪婪和丑恶。

激化矛盾、放大弊端,使底层人揭竿而起成为必然。

但在香玉看来,《饥饿站台》其实更加压抑、更加绝望

倒不是因为其中毫不避讳的排泄、吃人、侮辱等令人不适的重口画面。

而是因为它聚焦了《雪国列车》中被忽视的群体

中间阶层。

在其他类似的反乌托邦故事里,世界上往往只有两个极端,极度奢侈的上层和极度困苦的底层。

而原本应该占据社会最大部分的中间阶层却极少被讨论。

恰巧,男主角格伦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现实里大多数的我们,也是这样的存在。

嫉妒、仇恨上层人毫无节制的挥霍,怜悯、鄙弃下层人不择手段的窘迫。

自以为洞悉了整个体系的残酷本质,却又因为无法放弃眼前的一丁点资源予以反击。

有人说,格伦是对抗不公不义体制的救世主,是慷慨无私的弥赛亚。

香玉倒想借着片中的台词反问一句:

强抢他人既得资源,靠暴力手段「劫富济贫」真的算得上是弥赛亚吗?

这个故事里的革命者独裁者,本质上似乎也并无差别。

在格伦眼前,是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

当他处于中下层,手中并无足够的资源,即使有再多发人深省、针砭时弊的见解,都毫无话语权

不使用暴力,一切温和、理智的变革都只会被其他暴力打断。

当他到达了第 6 层,掌握了不平均分配的丰厚资源。

他才有了资本和底气正式向所谓的「体制」宣战。

靠着无节制、无底线的暴力草菅人命,保护着实际上对于管理局来说无关紧要的一点饭菜。

当下的他却似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慈悲为怀的殉道者,而是成了第二个令人胆战心惊的规则制定者。

这似乎是一个可悲的悖论,根本找不到改变现状的最优解。

不如让我们再往深处叩问:

站在中层的格伦真的看穿了监狱坑的本质了吗?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觉,随着坑里的故事逐渐推进,我们和格伦一样:

越来越关注坑内的规则,却忘了坑外还有一个多么庞大的世界。

当人囿于狭窄的困局,往往只能想到如何去打破困局本身,就会看不到更高、更远的层面。

就像永远无法开启上帝视角的格伦,大概永远也不会想到:

自己用生命换来的反抗信号,极有可能被管理局视而不见。

那个完好无损的布丁,在厨师长眼中只会是一道因为不够干净而被退回的普通餐点。

而在管理层之外,应该还存在着更加强大、不可撼动的统治势力。

无法预见,就更谈不上去质疑和挑战。

真正的阶级鸿沟,会让一群人根本看不见另一群人的痛苦和凄惨。

令人细思极恐的大概根本不是监狱坑里可知可感的阶级落差和制度弊端。

而是我们自以为通透清醒,但那些真正的不公甚至从未被任何人察觉。

绝对的公平也许并不存在,真正的平等也许无法实现。

所以我们才更需要这样骇人听闻、违背常理的故事,将你我从固化的认知思维中解救出来。

获得去质疑现状、探究边界的勇气,打倒安于薄利、囿于眼前的惰性。

创造绝望,是为了激励人探寻希望。

就像格伦在监狱坑最底层看见的那一束光。

哪怕它可能只是理想主义者们对于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不去幻想、不去尝试,我们只会越来越远离相对的公平和真相。

以上内容由"独立鱼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