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韩国“ N 号房事件”:男性发声不等于对性别红利的割席

ZAKER新闻 03-25 8

在大家都关注着一个个滚动的数字的同时,一场多达 26 万人围观的 " 性侵 " 被曝光了。

300 万人请愿,总统下令彻查,韩国出现首个因性犯罪被公开示众的罪犯。

这个被称为 "21 世纪最可怕的性犯罪案件 " 轰动整个韩国。

事件涉及高达 26 万名性犯罪者,受害者还包括未成年少女、婴儿。

26 万是什么概念呢?国内新冠肺炎确诊者有 8 万名,这是比 26 万要小很多的数字,但所有人都需要戴着口罩生活,我们的日常活动也都被叫停。

有网友指出,韩国有 26 万台出租车,也就是说,你周围出现 N 号房间会员的概率相当于你在韩国街边碰到的出租车概率。

而这 26 万人里,还涉及到各行各界的知名人士。

所谓 n 号房,是指一系列的色情聊天室。

犯罪团伙威胁未成年少女拍摄淫秽色情的视频,并在网络聊天室中公然贩卖,供成千上万会员在线观看。

在这些聊天室里,受害者被称作 XX 狗," 来月经的东西 "。

一些狂妄的言论,无下限的要求,毫无人性的命令在这个阳光照不进的 " 房间 " 里都是被允许的。

让受害者学狗叫,脱光衣服在男厕所拍视频,穿刺乳头,和亲兄弟乱伦,在身上刻上 " 奴隶 " 字 , 让她们吞下自己的排泄物,甚至还让她们把剪刀放进私密处。

而他们还根据内容建立对应的房间," 女教师房 "、" 女护士房 "、" 女中学生房 ",甚至还有 " 女童房 "。

为了能更好的控制她们,这些受害者的所有详细信息都会被放在里面。

只要受害者反抗,这些参与其中的加害者则互相怂恿去 " 性侵 " 受害者,以给她一个教训。

而后来可能是因为韩国学校开学了,原本 n 号房的房主 Godgod 也没时间管理,于是 n 号房则由一名叫 watchman 的网友接手了。

而 n 号房的规模也从那时候开始变得更加庞大。

watchman 先是创立了自己的 " 高墙房 ",这是房间是通往 n 号房的第一关口。由它衍生出来的房间共有 4 个,一共有 7000 多人。

watchman 要求每位成员要上传自己 " 收藏 " 的淫秽视频,或者参与性骚扰对话相关资料,否则就会被踢出房间。

这让聊天室里的男性开始想法设法去偷拍身边的女性,甚至女友来 " 升级 " 房间。

在去年 7 月份,一名自称为 " 博士 " 的网友创立了第二个 n 号房,他开设了 3 个房间,而且根据内容的不同,收费标准也不一样。

而且所有的交易都需要通过比特币来完成,因为这样可以完美躲避警方的追查。

他会在各大网站上寻找那些要贷款,急需用钱的贫困女性和想赚零花钱用的未成年少女,

然后通过介绍兼职而得到对方的联系方式以及个人信息等等。

而且还让她们不用担心,因为软件会阅后即焚的。

结果大家可想而知,一旦博士拿到受害者的照片之后,不但钱不会转过去,还会立即变脸要求对方配合,否则就会把她们的信息公布于众。

直到去年一位记者无意间发现了 n 号房的存在,之后他连同 2 位大学生作为卧底一直潜伏在 n 号房内部。

今年初,卧底记者在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之后向警察举报了 n 号房,才把这令人发指的犯罪事实详细地报道出来。

然而在偷拍成瘾的韩国,N 号房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已故艺人具荷拉生前曾被男友用亲密视频威胁,在电梯下跪请求男友不要公布网络。

从而引发了韩国大规模的游行,游行标语是这样的:

" 所有的韩国男人都是罪犯——拍摄的人、上传的人、观看视频的人、冷漠旁观的人。"

韩国女性曾经在反对偷拍的时候,也进行过游行:" 我的生活,不是你的 AV。"

一次次反抗,没有换来平等和尊重的世界。

N 号房事件发展到现在,大家的讨论已经不再停留在事件本身。

而是演变成了关于男女权利的较量。

这并不稀奇。

早前的 metoo 运动、郑俊英偷拍性侵案件等等。

在过去,几乎每一次女性受到侵犯的公共事件都会引发关于男女性权利的激烈辩论。

那么在这种时候,身为男性应该如何自处?

在性别红利存在数千年之久的现状下,男性应不应该为受害的女性发声?

首先,骂所有男性有罪的 " 男性原罪论 " 显然是不公正的,但是否是可理解的?是的。

对一整个群体产生偏见或许有失偏颇,但在现下却是一种合乎情理的怨怼。

性暴力当然不是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它与施暴者的生理性别无关、与男性荷尔蒙无关。

但急于和这 "26 万人 " 划清界限,要求女性们感恩、领情,实则是实践一种自己认同的执念。

它与整个社会的性别文化有关,支持女权的男性无法与生理性别上的身份割席,

也无法与自己在整个性别文化中享受到的红利割席。

因此与其说这种无差别的指责是所谓 " 原罪说 ",不如说它是一种警示。

你不需要为整个社会的阶级差异负责,但当这些红利如空气般无法察觉时,你需要意识到,仅此而已。

这场分歧每一方都有道理。但享尽特权、安全感,尤其是在另一半人类求之不得的时候,

承担更多的道德义务,难道不是应该做的事情吗?

部分资料、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ZAKER 出品
 
文 /Rm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