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人间炼狱!他们没有妈妈?

美美娱乐 03-24

以下文章来源于娱乐拆穿姐 ,作者鲜芋仙

来源:娱乐拆穿姐(ID:yulechaichuanjie)

去年大火的韩剧《德鲁纳的酒店》里有个女鬼,被称为 " 最恐怖的 13 号客人 "。

她是个可怜人。

大学时被偷拍下强奸视频,视频被买卖传播,加害者混得风生水起,被害者却自杀了结。她化为厉鬼报仇,最后还是灰飞烟灭。

如果说 13 号客人是影视剧里意难平的女鬼,那么韩国最近爆发的 "N 号房 " 事件就是现实版地狱,更恐怖更令人心寒——胁迫女性成为性奴隶,拍下性剥削视频传播,其中涉嫌不少未成年人。

最新的消息是,23 日晚,韩媒公开了这个 "N 号房 " 运营者赵博士身份——是一位 25 岁的大学生。

长着一张平凡没有记忆点的脸,干着比禽兽不如畜的事。甚至," 有时看起来还很善良 "。

此外,之前的运营者 watchman 去年 9 月潜逃并于去年年末被警方抓获。"N 号房 " 三大运营人中只剩 godgod 还没被抓住。

先来给大家梳理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前几天一个名为 "N 号房间 " 的词条登上了热搜,在点进去之前,你无法想象这是一件多么丑陋又让人心惊的犯罪事件。

这个 "N 号房间 " 指的是在 telegram 上公开贩卖女性色情淫秽视频的网络聊天室。

telegram 是一种即时通讯软件,用户可以相互交换加密与自毁消息,发送照片、影片等所有类型文件。保密性和匿名性是其主打内容,而这原本用来保护用户隐私的功能却成了犯罪分子传播性剥削内容的温床。

据统计,在 telegram 上这样散播非法视频的聊天房有 80 多个,参与人员超 27 万,受害者达到 74 人,其中包含 16 名未成年,最小的仅 11 岁

最开始主导 "N 号房 " 的人名叫 "godgod"。从 18 年起,他通过推特上的钓鱼链接获取受害人的信息。

有时声称自己在别的平台看到了她们的不雅照,有时声称自己是在招聘兼职,而女性在点进链接的同时,自己的隐私信息全部暴露。

加害者以曝光个人信息、发送不雅视频加以威胁,勒索她们拍摄性视频,受害者沦为 " 奴隶 "。一名被害女性要拍摄数十条。

再将勒索来的视频以预览的形式发送进 1 号房,如果想继续看,就交钱,交了钱的人就能进入 2 号房,如果想要看 2 号房的预览内容,就要继续交钱,进入 3 号房,以此类推,从 1 号房直至 8 号房。

为了长久享有视频的观看权,还设置了 "copy 房 ",为的就是将 "N 号房 " 里的视频留档,"copy 房 " 还会将原本的视频重新加工,内容不单纯是性剥削,甚至上升到了反人伦。

19 年 2 月,"godgod" 销身匿迹,将 "n 号房 " 的所有权限移交给 "watchman"。

"watchman" 主管约 2000 的 " 古谈房 ",通过古谈房里的聊天房认证才可以进入到 "n 房 "。

截至 19 年 7 月 30 日,古谈房衍生出的小房间里,超过 7 千人,衍生房内一天有 1.5 万多条淫秽色情信息。

而且很多视频的受害者甚至是不知情的。

因为要进入 telegram 聊天房是有要求的,必须留下侮辱女性的言论或者上传其他资料才能留在群里。如果上传亲自拍摄的非法视频,就能进入 "n 号房 "。

于是 " 熟人情报房 "" 熟人凌辱房 " 出现。聊天房的参与者会把自己熟人的照片、信息分享到房间里,甚至合成裸体照片进行传播。

19 年 9 月,"watchman" 离开," 博士 " 出现,模仿 "n 号房 " 开始运营 " 博士房 ",也就是最近被逮捕的赵某。

他制造了一个可以通过性剥削视频长期获利的模式,专门寻找急需用钱的女性。

为了不留下交易痕迹使用虚拟货币,预计犯罪收益约有几亿韩元。

" 博士 " 根据性剥削物内容的不同,将其划分成不同等级,进入不同的房间需要缴纳不同价格的会费。为了诱导会员消费,会提供宣传性剥削物的小说,甚至提供被害者的信息。

犯罪从线上蔓延到线下,加害者们会拍下强奸、性暴力视频立即分享到聊天房。

除此之外,为了满足不同性癖,telegram 上还有女教师房、女护士房、女中学生房、幼女房等等。

要求他们刻 " 奴隶 ",还有 ...... 写到这里真的忍不住骂一句:还是人吗?!

强奸初中女生,以女儿威胁母亲 ......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但在事件爆发以后,这些在房间里购买、观看的人,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只是害怕自己被曝光。

仅仅观看但没有传播也有罪吗?能想象吗,一个平日文质彬彬的老师,背地里却以性剥削的视频为乐,这样也配教书育人吗?

付费观看是正当行为,甚至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这个言论真的,我应该先吃点速效救心丸再写的。

21 日在 "telegram 宣传室 " 进行的 "n 号房、博士房受害者相关调查 ",25% 的人认为是受害者自找的,39% 觉得都是 " 文在寅的错 "。真的是烂到骨子里了。

参与者超 27 万,不排除有人因为高额的注册费用而共用账号的情况,所以实际参与的人数可能连 27 万都不止,数量超过韩国男性人口的 1%。

警方表示,已经掌握缴纳会费的博士房会员名单。

其实不光是 telegram,其他平台上也存在类似犯罪行为,不敢想象参与的人有多少,不敢相信身边的人也有参与的可能性。

郑俊英的事还没有过去多久,升级扩大版的犯罪事件却愈演愈烈。

就像韩网评论里说的,她们比任何人都想相信自己身边的人不是那样的犯罪者,而现实是她们身处惶恐之中却得不到保护。

因为现实就是那样,有些男性不光没有改变现状的想法,而是拼了命地寻找 "n 号房 " 里的内容。

这些上传、观看、传播性剥削视频的人,在正常生活中可能是父亲、是儿子、是哥哥、是男友,他们有着自己的社会身份,甚至可能有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可是撕下那张面皮,背后却在做着这种勾当,而且不以为耻!

人性之恶,让人颤栗。

这又让我想到当初具荷拉自杀以后,有网友怂恿她前男友把偷拍的视频发出来,偷拍案的法官要求当庭播放视频。

前几天,水原希子为自己发声,表示品牌方要求其在约 20 名男性的围观下,进行裸体拍摄。

同样的情况在电影《82 年生的金智英》里也出现过。

保安在女厕所安装了摄像头并上传到网络上,男同事发现以后,不仅没有报警反而开始传播偷拍视频。

现实就是,偷拍事件在韩国比比皆是。

" 我们只是看了,我们没有传播啊 ",但正是因为你们的参与、你们的不作为,助长了犯罪者的士气,默许了犯罪事件的发生、延续,一定程度上来说每个人都是共犯。

事情发酵至今,多名艺人为 "N 号房 " 事件发声,边伯贤、朴灿烈也在 23 日通过 ins 请愿公开 " 博士 " 的真实身份,通过艺人身份的影响力,增加该事件的关注度。

文在寅总统下令彻查 "N 号房 ",虽然那些女孩受到的伤害已于事无补,但加害者们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

更多的人要认识到,女性即使被人以不雅视频威胁,也是受害者。

被拍裸照的你,不肮脏。那些施暴者才肮脏。

这也不仅仅是一场规模巨大的犯罪事件,它的背后是韩国根深蒂固的男强女弱的文化劣根,关乎教育、法制等等,只有源头变了、思想变了,这些受害者才能从深渊里得以解救。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韩国以 "N 号房 " 为原型的电影会上映,也希望在那时,有更多的人能够勇敢站出来为此发声。

" 你可以教孩子防备陌生人,提高警惕,但不能让她怕穿碎花裙子。"

————推荐阅读————

啊?他俩的婚房塌了!

她又爱上闺蜜男友了?!

整成沈梦辰嫁富二代?她真不简单!

以上内容由"美美娱乐"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美美娱乐

美美娱乐

跟着阿美走,快乐天天有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