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韩国疫情到底多严重?驻韩记者告诉你真实情况

上观新闻 02-27

最近,韩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迅速增加,在一周多的时间里突然从 30 例迅速破千。尤其随着首尔居民不听市长劝阻继续集会、大邱市民排队买口罩等视频在国内社交平台上刷屏渲染,韩国的疫情形势迅速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韩国的疫情形势是以第 31 例病人出现为转折点的,涉及大邱、庆尚北道和韩国新天地耶稣教。对此,国内媒体已有很多非常详细的报道,笔者在此不再赘述。今天主要想谈一谈韩国疫情的具体形势、中国经验可否被韩国照搬。

疫情严重吗?

答案是:严重,但不像很多人想象得那么严重。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 27 日通报,截至当地时间 27 日上午 9 时,韩国较前一天下午 4 时新增 334 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达 1595 例。韩国国土面积约为 10 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为 5178.6 万。这样的病例数对于韩国来说,乍一看很严重,但这只是总体数据,我们还需看具体数据。

韩国行政规划分为 17 个市、道,相当于中国的直辖市和省。目前,韩国的新冠疫情主要集中在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其余 15 个市、道加一块只是 " 零头 "。在 26 日公布的 1261 例确诊病例中,大邱和庆尚北道占 1027 例,占比 81.4%。其他地区的确诊病例数分别为:首尔市 49 例,京畿道 51 例,仁川市 3 例,釜山市 58 例,庆尚南道 34 例,蔚山市 4 例,江原道 6 例,忠清南道 3 例,忠清北道 5 例,世宗市 1 例,大田市 5 例,全罗北道 3 例,光州市 9 例,全罗南道 1 例,济州道 2 例。

另外,新增病例数也是考察疫情扩散速度的依据之一。大邱和庆尚北道近来每天的新增病例数都有两三百例,其他地区大部分时候都维持在个位数的水平或零增长。

1 月 19 日,韩国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第 31 例病例出现后的疫情大规模蔓延也已持续了 11 天。目前,韩国大部分地区的确诊病例数维持在这个水平,说明疫情还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大肆蔓延。

打个比方,大邱庆尚北道之于韩国,就像武汉之于中国。这两个地方稳住了,韩国疫情也就稳住了。

↑图为 2 月 26 日韩国全国疫情图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能否把疫情蔓延控制在大邱和庆尚北道范围之内、大型集会或人员聚集能否被彻底制止、民众能否自觉在家隔离并积极配合抗 " 疫 "、占韩国一半人口的首都圈疫情形势是否恶化等。

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表示,大邱地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规模较大,若不能有效阻断社区传播,疫情很可能扩散至全国。

换句话说,韩国大部分地区目前还不是重灾区,但未来面临的威胁还是不小的。

韩国社会紧张吗?

答案是:比之前更为紧张,但未陷入全国恐慌。

前几天,网络上出现了关于很多韩国人乘飞机前往青岛避难的报道。笔者当时看后觉得逻辑上说不通。一方面,韩国社会还没紧张到这个地步。另一方面,很多国家尚未出现疫情,其中有些还对韩国免签,但并没有消息显示韩国人大量前往这些国家。如果去青岛,不仅须持有签证,还得面临丢掉国内工作和去了中国没地方住的窘境。

后来经笔者了解,中国驻韩使领馆受理的签证申请数处于相对较低水平,尤其是临近大邱和庆尚北道的中国驻釜山领事馆受理数量更是少之又少。目前,从韩国乘机赴华的人员中,主体仍是中国人和在华工作的韩国人。

倒是韩国社会紧张情绪出现得非常早。在 1 月下旬韩国刚出现两三例疫情的时候,韩国就出现了口罩抢购潮。笔者在韩国是大年初一第一次看到有人戴口罩的,但当时戴口罩显得与周围人格格不入。可是,没过两天街上大多数人都戴上了口罩,各个单位、公共设施里也都设置了免洗消毒液。而且,从 1 月底开始,韩国药店、商店、网店就出现了口罩断货现象,口罩价格也越来越高。当时,口罩价格暴力拉升、囤积居奇和投机倒把的新闻纷纷登上韩国各大媒体,韩国政府还为此紧急采取了打击措施。

笔者当时也在网上好几个商家订购了口罩,但下单付款成功后却都被商家纷纷取消了订单。去药店买,也得碰运气,有的早已售罄,跑了好几家才买到一些。所以,国内网友在新闻里看到的大邱民众排长队抢购口罩场面,估计也只能在大邱才能看到。毕竟韩国其他地区的店铺根本没这么多口罩卖给大家,自然也不会出现排队的场面。

↑很多韩国药店门口都贴出了 " 口罩售罄 " 的告示(白云飞摄)

后来,韩国国内确诊病例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都处于缓慢增长状态,还曾出现过连续多天无新增病例的情况,紧张氛围也随之有所消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摘掉口罩,心态平稳起来。

至 2 月中下旬,疫情在大邱和庆尚北道大规模暴发,人们对疫情是否外流也心里没底。2 月 22 日,来自韩国各地的人们又在首尔组织了一场大型集会。一时间,韩国民众又重新紧张了起来,几乎都戴上了口罩,减少外出。

笔者有位朋友前段时间曾说 " 疫情不严重,他本人出门从来不戴口罩。" 本来我们约好下周一(3 月 3 日)起吃饭,但昨天(2 月 26 日)却突然打来电话说:" 要不咱们的饭局往后延一延吧?等疫情稳定了再见。希望疫情赶紧结束。"

↑首尔明洞的韩国人和外国游客全都戴上了口罩(白云飞摄)

能否复制中国经验?

答案是:难度很大。

其实,韩国政府已经采取了非常多的应对措施,而且反应速度也比较快。例如,

将疫情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级—— " 严重 " 级别;

将大邱和庆尚北道指定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

关闭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的到访场所;

向新天地耶稣教索要信徒名单,对全国新天地耶稣教信徒实行全体健康检查;

首尔市、京畿道等地方政府相继宣布关闭当地新天地耶稣教相关设施;

首尔市还宣布禁止在光化门广场、首尔广场、清溪川广场等地举行集会等。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

首先,防疫措施能否有效落实。

韩国特殊的政治生态、近现代历史、固有社会氛围决定了韩国难以出台一些具有强制性的防疫措施,很多时候防疫需要依靠老百姓的自觉性。

例如,众所周知,管控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是抗击疫情中最为关键的一步。但对于需要在自家隔离的人群,韩国采取的是 " 劝诫 " 方式。即劝诫在家自行隔离,自行查体,相关机构会每天打电话询问健康状况。对于是否真的自我隔离、汇报的健康状况是否属实,很难以求证和监督。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针对与第 31 例病例共同参加礼拜的 1001 名信徒采取了居家隔离措施,并通过电话确认这些人员是否出现症状,但其中 396 人未能取得联系。

再如,韩联社 26 日报道称,大邱一对 70 多岁夫妇因曾与第 31 例病例密切接触和间接接触,被采取自家隔离措施。但是,这两人却私自利用大众交通工具先后前往江原道春川市和京畿道南扬州市,到访过自己女儿家、高速客运站、当地超市、药店、菜市场等。逗留四天后在南扬州市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这仅仅是列举两个事例,对于数不胜数的自我隔离群体来说,到底有多少人严格执行了隔离,防疫部门是很难掌握的。

其次,韩国社会面对疫情能否形成统一共识。

韩国在抗 " 疫 " 问题有些复杂,它不完全是公共卫生问题,某种程度上是政治问题。韩国政界、媒体、大多民众都有非常鲜明的进步派与保守派之分。另外,韩国有三大选举——总统大选、国会选举、地方选举。每逢选举前夕,韩国各界都会展开激烈论战。今年 4 月 15 日,韩国将迎来国会选举,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成为了唯一论战焦点。

从近期韩国媒体的报道来看,韩国采取了哪些抗 " 疫 " 措施、没采取哪些措施、采取的措施是否恰当有效,甚至说话用词等非常细节的问题,都会在韩国各界引发强烈反响,也会在各界形成了相互牵制的局面。例如,从很多中韩媒体报道中可以了解到,首尔市曾宣布禁止大型集会,以防疫情蔓延。但 2 月 22 日,首尔光化门还是出现了大规模集会。主办方表示今后每周末还会继续组织集会。所以,今后还需观察韩国社会面对日趋严峻的疫情,能否先暂时放下个人见解,形成合力,共同抗击疫情。

第三,举全国之力支援疫区比较困难。

中国抗击疫情时,是举全国之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迅速新建雷神山、火神山两座医院,迅速将方舱医院投入使用,全国各地派遣医疗队、送物资送食物,驰援武汉。但是,韩国医用物资要么依赖进口,要么依赖进口原材料生产,食品也大量依赖进口,国内医疗机构基本都是私立机构,新建医院或大量征调人力、物资也不甚现实。

"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

前段时间,日本对华捐助时,一句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 曾火遍国内社交网络。"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 则是一位韩国友人对华捐献时引用的诗句。

2015 年,韩国曾深受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困扰。当时,中国给予了韩国很多帮助。今年在中国疫情严峻之时,韩国政府和诸多企业、研究院、民间机构也给予了中国很多援助。中韩两国已经形成了面对疫情时互帮互助的良性循环。前不久,首尔市长朴元淳专门拍摄了鼓励中国抗 " 疫 " 的视频,提及 "2015 年北京对首尔给予了帮助,现在轮到首尔回报了。"

眼下,尽管韩国疫情形势严峻,但韩国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努力抗争。病毒不分国界,抗击疫情尤其需要全球团结起来。其实,随着中国对外交往增多,中国与包括韩国在内的多国都往来密切。只要大家抱着积极向上的心态和战胜疫情的决心,大家的生活肯定会早日回归正轨,早日迎来战胜疫情的喜讯。

栏目主编:张武 本文作者:经济日报 白云飞 文字编辑:刘璐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