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2020 年,通用只剩下美国和中国了……

排气管 02-27

2020 年,通用只剩下美国和中国了 ……

文 / 王经纬

传说,每一个中国 " 鼠年 " 都不太平,作为 12 生肖属相的第一位,同时又是所有属相中最 " 好动 " 的一种,每一个鼠年都可以说过的 " 绝不平淡 "。2020 年开年伊始,澳洲大火,非洲蝗灾,美国流感,中国肺炎,更让我悲伤的还有 NBA 一代传奇球星的陨落,而身处汽车行业的我们更是读到了 " 通用汽车正式宣布退出除中、美两国汽车市场的所有战场 " 这样令人沮丧的消息 ……

谁也没有想到,在车市的寒冬中,拥有将近 112 年历史的通用汽车会显得如此不堪一击,作为曾经全球第一大汽车生产商,美国汽车的精神领袖,通用何至于此呢?

在分析之前我想先和大家科普一下通用汽车旗下的品牌,它们分别为凯迪拉克、别克、雪佛兰、GMC、欧宝、霍顿,而通用在华的合资企业除了上汽通用旗下的凯迪拉克、别克和雪佛兰之外,还有五菱和宝骏。值得注意的是,因为霍顿仅在澳大利亚生产及销售,而通用宣布退出澳洲市场后,霍顿将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这也难怪通用无情,最初进入澳大利亚时,霍顿的市场占有率高达 22%,然而这一压倒性的份额到 2019 年时便仅剩下 4%,可谓惨不忍睹。(下周我将会单独撰写一篇文章来详细解读霍顿这一传奇品牌的辉煌一生)

坊间管通用这波操作叫做大撤退计划,那么除了澳洲之外,还有哪里呢?

首先在 2 月 17 日,长城汽车和通用汽车宣布,长城汽车将收购通用汽车的泰国罗勇府制造工厂,根据双方已签署的条款书,包括罗勇府汽车工厂和动力总成工厂在内的通用汽车泰国公司将移交给长城汽车,双方计划在 2020 年底完成交易和最终移交,而目前通用在泰国有 1500 名员工。

事实上,之所以首先选择放弃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泰国市场,通用表示是因为在当地业务的规模并不大。通用宣布将缩减在这三个国家的业务规模,转而销售小众的专用汽车,在这之后将在日本、俄罗斯和欧洲市场采取同样的行动。

这一系列的动作,无疑是经营不善的通用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从大而全到小而精,也许 " 有的放矢 " 是通用目前止损的最快途径。通用的日子不好过在业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下面两数据可以看出端倪。

第一,在全球市场,在 2019 年通用汽车共销售 774 万辆汽车,同比下降 10.7%,远超大众集团 1% 和雷诺日产联盟 5.9% 的下降率,更不用说逆势同比上升 2.2% 的丰田集团了。

第二,在国内市场,2017 年通用汽车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零售销量首次突破四百万辆 , 达到巅峰。2018 年,通用汽车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销量约为 364 万辆,而美国市场的销量此时约为 300 万辆,销量虽有下滑,但中国仍然是通用汽车全球最大的单一汽车市场。但是到了 2019 年,通用汽车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销量约为 309 万辆,同年美国市场的销量约为 336 万辆,中国失去通用汽车全球最大的单一汽车市场的地位。而在其最重要的合资企业上汽通用,2019 年共售出 146 万辆新车,同比下跌 25.72%,再次拉大与南北大众的差距,而这已经是上汽通用连续第二年出现下滑,数据显示 2017 年至今上汽通用销量减少了 27%。

其实通用 2020 退市年与其说是 " 见证历史 ",倒不如说是给上一个十年计划画上一个句号,回顾这 10 年来,通用在全球做得最多的动作似乎就是关闭和退出,下面这条时间轴可以很好的说明通用汽车近年来的窘迫。

2010 年,通用关闭其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的装备工厂

2012 年,关闭其位于德国波鸿的装备厂,并出售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输电业务

2013 年,通用宣布雪佛兰将于 2015 年退出欧洲市场,并于 2017 年停止在澳大利亚的制造工程

2015 年,通用开始大量退出俄罗斯市场,并宣布停止在印尼生产通用旗下的产品

2017 年,通用将南非和东非业务出售给日本五十铃汽车公司,并结束在印度市场的销售,同时还将沃克斯豪尔和通用集团的金融业务出售给了 PSA 集团

2018 年末,通用停止其在越南的生产,并将业务出售给越南汽车制造厂家 Vinfast,同时 Vinfast 也承担了雪佛兰在越南的经销商,更授权其越南集团可以生产和销售 Vinfast 品牌的小型车

2019 年,通用不仅宣布 2020 年 3 月底前将雪佛兰从印尼国际市场撤出,同时还关闭了 7 家工厂,其中包括北美地区的 5 家工厂,加拿大奥沙瓦组装厂、俄亥俄州洛兹敦组装厂、密歇根州底特律 - 汉姆川克组装厂、马里兰州和密歇根州的动力总成工厂以及海外的 2 家工厂,涉及裁员万余人

那么为何通用这家超级企业会演变成今天这幅模样?一家百年企业的落寞虽然让人唏嘘不已,但不得不说,这并不是毫无原因的。

首先也最为致命的原因,便是对市场的疏忽。当各国政府纷纷出台环保政策、日益注重排放问题时,通用却仍然对大排量车型异常执着,忽视消费者的需求,也对市场变化视而不见,甚至当以丰田为代表的日本和部分欧洲汽车厂商占领美国本土市场之时,通用却仍然对大排量汽车 " 锲而不舍 ",这是非常致命的一点。

当然除了排量问题,创新力差和设计难以深入人心也是通用愈发艰难的原因之一。试问别克是不是已经很久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了?曾几何时,当我们做各级别车型推荐选题时,已经习惯性的将别克遗忘,这是别克的悲哀,更是通用的悲哀。

关于通用退出的话题,我们不能简单的停留在对过去的缅怀和悲悯上,我们还要提出问题,那就是,退出之后通用的下一步举措是什么呢?对于这个全球汽车媒体都关注的话题,通用汽车给出了答案——自动化和电动化!

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 · 博拉表示:" 我们正在重组通用的国际业务,专注于在市场上实施合适的战略来推动强劲的回报率,同时优先考虑会推动未来的机动行业,尤其是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车辆领域增长的全球投资。"

未来通用汽车将集中精力在自动化和电动化方面大展拳脚。首先,为占领下一个风口,通用正在全力加速向电动化转型,不仅在 2019 年 12 月与 LG 联手成立合资公司,建造电池工厂,在 2020 年还宣布向底特律 - 汉姆川克工厂投资 22 亿美元,用于生产包括全新 GMC 悍马在内的多个品牌纯电动卡车及 SUV 车型,比如前不久震惊全球车迷的悍马,美国通用将用电动的方式 " 召回 " 这一传奇品牌。

其次,在自动驾驶方面,通用旗下自动驾驶开发公司 Cruise 于今年 1 月公开了首款车型——共享自动驾驶纯电动车 Origin,这款车目前为 " 量产就绪 " 状态,但目前,Origin 仅计划用于私人、封闭的环境中,例如密歇根州的通用汽车工厂,据介绍这款车的行驶里程可超过 100 万英里。

总的来看,关闭工厂,放弃一些 " 拖后腿 " 的市场,把节省下的资金流投入到更具前瞻性的领域这一做法也许是拯救通用汽车的一根稻草。玛丽 · 博拉在一份声明中也表示,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泰国市场撤离后,通用汽车预计今年将增加价值 11 亿美元的现金和非现金费用。而在通过调整北美工厂、重组全球产品开发部门、整合产能结构、优化人员架构等一系列措施推动之下,通用有望在两年内获得 60 亿美元。

写在最后:

事实上,在汽车行业竞争愈加激烈的当下,新四化必然是未来的风向标,尤其是在特斯拉这样的新兴车企凭借电气化和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已一再刷新市值、不断给传统的汽车制造商们制造压力的竞争环境下,转投电气化和自动驾驶也正在成为众多传统车企的选择。而我们则认为,对于通用来说,这两条路其实也是通用尝试扭转颓势自救的必然出路,尝试改变总比原地踏步要好得多,现在的环境对于通用来说,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刻。

以上内容由"排气管"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