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412 篇论文涉嫌造假,上百家医院沦陷,论文工厂浮出水面

钛媒体 02-26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学术头条

近日,因揭露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涉嫌学术不端事件而声名鹊起的前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 Elisabeth Bik,再次曝出惊人消息:

她和她的团队发现,至少超过 400 篇来自不同作者和机构的文章,似乎都是由同一个「工厂」产生的,而这些文章的作者主要来自中国的医院。

特别点名

这 400 篇文章中,最早的论文发表于 2016 年,大部分论文发表时间在 2018-2020 年。且大多数发表在这六家期刊 :

Artificial Cells Nanomedicine and Biotechnology: 76 篇

Journal of Cellular Biochemistry: 57 篇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45 篇

Cellular Physiology and Biochemistry: 26 篇

Experimental and Molecular Pathology: 26 篇

Journal of Cellular Physiology: 21 篇

而且许多论文的作者单位都是各大院校机构的附属医院或医学院,其中以下医院 l 论文数量较多:

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 101 篇

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 : 59 篇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 : 23 篇

临沂市中心医院 : 16 篇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16 篇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 : 12 篇

其中,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这 101 篇论文涉及儿科 ( 15 篇论文 ) ,心脏病学 ( 6 篇 ) ,内分泌学 ( 6 篇 ) ,肾脏病学 ( 6 篇 ) ,和血管外科 ( 5 篇 ) 。

截止目前,涉及医院、作者和期刊尚未对此作出回应。学术头条也将持续跟踪此事进展,支持学术打假,我们的态度是明确的。

文末附有全部 412 篇论文详细信息及涉及医院名单。

细扒造假痕迹

具体而言,在这所有 412 篇论文中,Elisabeth 团队发现免疫印迹实验(Westernblot)条带都是非常有规律的间隔,呈哑铃状或蝌蚪状,没有任何通常的污迹。所有的条带都放置在相似的背景上,这表明是从其他来源复制粘贴的,或者是电脑生成的。

增强对比后,可以发现所有条带段具有相同的背景。

除了 Westernblot 条带的问题,这些论文中的流式细胞结果和柱状图看起来也非常相似。

一般来讲,这种图形布局的相似性不一定是问题。但是,不同机构的 100 多篇论文出现相同的版面设计,这就是一个值得深挖的信号了。

同样,标题结构的雷同也并不一定存在问题。然而经过比对,这 400 多篇文章的题目都有着共同的结构特点,比如

Bilobalide alleviates tumor necrosis factor ‐ alpha ‐ induced pancreatic beta ‐ cell MIN6 apoptosis and dysfunction through upregulation of miR ‐ 153

mir-488 inhibits cell growth and metastasis in renal cell carcinoma by targeting hMgn5

Baicalein retards proliferation and collagen deposition by activating p38MAPK ‐ JNK via microRNA ‐ 29

当把这些所有的巧合放在一起的时候,明眼人都能发现问题所在!

论文工厂浮出水面

论文工厂是专门按需生产科学论文的公司,他们把这些论文卖给中国的医生,因为这些医生需要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科学论文才能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和职位晋升。

2013 年,Mara Hvistendahl 在《科学》杂志撰文称,那些准备提交或已经被接受的论文的作者名额,会以高价卖给医学生。

这些论文中描述的实验是否真的进行过,也没人清楚。有些论文工厂可能会有实验室作出真实的实验结果或图像,但这些图像可能会卖给多个作者,以代表不同的实验。因此,这些论文中包含的数据往往是伪造或虚构的。

2018 年,图像数据完整性分析师 Jana Christopher 在她发表于 FEBS Letters 的论文《科学图像的系统性加工》 ( Systematic fabrication of scientific images revealed ) 中,就描述了这样一个论文工厂加工论文的细节。

在当时的这篇报告中,Christopher 描述了一组提交给不同期刊的 12 份手稿,这些手稿都使用了 Western blot 技术,而这些实验结果都具有非常规则的间隔、特别形状的条带,且让人惊讶的是都没有圆点、污点,以及拥有几乎完全相同的背景。

悉尼大学 ( University of Sydney ) 教授 Jennifer A Byrne 也开始关注这些出自论文工厂的欺诈性研究,尤其是那些描述基因敲除研究的论文。在她 2019 年发表的一篇报告中,她描述了一组基因敲除论文,其中的图形布局和顺序非常相似。

最近,Byrne 和 Christopher 还合作发表了另一篇关于论文工厂造假发表论文的文章。

Byrne 和 Christopher 描述的这些造假论文,也引起了 Elisabeth Bik 团队的注意,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Elisabeth Bik 的图像取证侦探小组一直在研究这些论文。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了大约 400 份论文,而且这一数字仍在增长。

全方位服务中国客户

在中国,临床医生如果想要得到晋升,就需要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一定数量的研究论文。而发表一篇研究论文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付钱给一家论文工厂,他们能够提供全套服务:一篇英语研究论文,包含 photoshop 生成的虚假研究数据,发表在一份受人尊敬的同行评议期刊上,论文作者是你的名字。甚至,这些论文工厂甚至能够解决提交论文的同行评审。

这是一位论文工厂的客户发给论文工厂曝光者的信息:

「Hello teacher, yesterday you disclosed that there were some doctors having fraudulent pictures in their papers. This has raised attention. As one of these doctors, I kindly ask you to please leave us alone as soon as possible.

(老师您好,昨天您披露了一些医生在他们的论文中有造假的图片。这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作为这些医生中的一员,我恳请您尽快放弃调查此事。)

Being as low as grains of dust of the world, countless junior doctors, including those younger me, look down upon the act of faking papers. But the system in China is just like that, you can't really fight against it. Without papers, you don't get promotion; without a promotion, you can hardly feed your family. I also want to have some time to do scientific research, but it's impossible. During the day, I have outpatient surgeries; after work, I have to take care of my kids. I have only a little bit time to myself after 10 pm, but this is far from being enough because scientific research demands big trunks of time. The current environment in China is like that.

无数年轻的医生,包括那些比我年轻的人,都瞧不起伪造论文的行为。但在中国,你没办法,没有论文,你就得不到晋升,没有晋升,你几乎不能养活你的家人。我也想有一些时间做科研,但这是不可能的。白天,我有门诊手术,下班后,我得照顾我的孩子。晚上 10 点以后,我只有一点点时间,但这远远不够,因为科学研究需要大量的时间。

You expose us but there are thousands of other people doing the same. As long as the system remains the same and the rules of the game remain the same, similar acts of faking data are for sure to go on. This time you exposed us, probably costing us our job. For the sake of Chinese doctors as a whole, especially for us young doctors, please be considerate. We really have no choice, please!」

你揭露了我们,但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只要游戏规则保持不变,伪造数据的类似行为肯定会继续。这次你暴露了我们,可能会让我们丢掉工作。为了所有的中国医生,尤其是我们这些年轻的医生,请大家多多体谅。我们真的别无选择,拜托 !)

更多的警示

人们现在只能猜测,到底还有多少论文工厂伪造的论文已经发表。此外,令人震惊的是,所有这些论文都是在同行评审后发表的,显然没有什么编辑质量控制。

正如 Christopher 和 Byrne 在上述文章中所建议的,对图像和其他数据的严格筛选,应该是科学论文发表前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出版商在接受论文发表前,应该更好地对论文进行筛查,而不应该仅仅依靠无偿的、未经训练的同行审稿人或发表后的志愿者工作来检测是否存在伪造的数据。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这个特定的论文工厂似乎已经成功地「感染」了某些特定的期刊。一位匿名人士甚至暗示,其中一些期刊可能正在与这些论文工厂积极合作,推动虚假论文的产生,并将这些出版物出售给渴望获得博士学位的大批人群。

尽管这一谣言尚未得到证实,但令人担忧的是,这些期刊的编辑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期刊上发表的数十篇论文之间的相似性。

号称女版方舟子、先后举报过曹雪涛院士、周德敏教授论文造假的「打假侦探」Elisabeth Bik,曾是一名微生物学家,2019 年 5 月正式转型为全职的图片打假人,而且还是免费的那种。同时,Bik 还是美国微生物学会会员,同时也是多家期刊的审稿人。

对于这一乱象,Elisabeth Bik 表示,作为科学界的一员,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去检测这些造假的论文,找到这些伪造的图像不应该仅仅依靠无偿志愿者的工作。

412 篇论文(论文链接、作者机构)全部名单:

Excel 版: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KXqTAyl4j-jVorFPMD2XRpr76LcIKJ0CVyIvRj0exYQ/edit#gid=0

PDF 版:

https://scienceintegritydigest.files.wordpress.com/2020/02/tadpole-papermill-list.pdf

参考资料:

https://scienceintegritydigest.com/2020/02/21/the-tadpole-paper-mill/

https://forbetterscience.com/2020/01/24/the-full-service-paper-mill-and-its-chinese-customers/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