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餐饮老板:我再也不想给美团打工了

餐宝典 02-22 72

美团最近似乎遭到了餐饮界的 " 围攻 ":

其一,四川省南充火锅协会日前向南充市政府举报美团,要求美团停止不正当竞争。

其二,2 月 18 日,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 1987 家企业联合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饿了么等平台减免佣金。(延伸阅读:美团、饿了么,重庆 1987 家餐企喊你们减佣金

其三,一封《" 餐饮界马云 " 致美团王兴同学公开信》近日在行业群中流传,抗议美团的扣点过高、利息过高。

为什么餐饮人对美团意见这么大呢?看完下面网友的一些分享,你大概就能明白了——

网友 1:美团刚入住南充我就上线了,刚开始的时候扣 15 个点,大概过了半年又要强行增加 3 个点,业务员说这是他们公司统一规定的,那个时候生意也很好做,我们也没当回事,大概又过了几个月或一年左右,有业务员到门店来提醒我们:全国统一扣点百分之二十,还不能同时入住饿了么;如同时入住饿了么,扣点为百分之三十。

当时生意没先前那么好了,我们自己商量好了,再坚持做下去,可万万没想到的事,后来的几个月中,时不时的在订单中看到美团平台私自给我们商家做活动,说是增加平台流量,其实每单就是多扣商家二元或三元的利润给顾客,顾客付款少了,商家没利润了,平台没损失。我真生气了,打电话问,回答是别家店也一样,那时,坚决下线(大概是一年半前)。

网友 2:有很多 " 规矩 " 都是他们自己定的,佣金想涨就涨,而且还必须做活动,他们说几折就是几折,强制性的。年前说是单做美团一家佣金就是 20%,但必须要交保证金 300 元(保证不与其他的平台合作,如有合作马上扣掉而且还要涨佣金)。现在因为疫情,都还没开始上班就又被要求追加保证金 200 元,问业务经理原因,说是公司的决定,每个商家必须交。天呐,太强势了吧!这个春节对于餐饮业本来就是严冬,不仅囤货没有卖完,而且还有工人工资、房租要给,本来就不景气,还要被平台这样要求,真的希望有关部门好好管管了!

网友 3:佣金减免毫无意义,因为整个 2 月实体全部停业。最大的减免是年费(13800 元)摊分的网上平台租金。这个避而不谈。新美大实体的绝对垄断地位。这个带血的馒头。只能继续带血。

网友 4:我是美团商家,每年被撸那么多辛苦钱实在没辙,需要流量。近半个月天天收到美团生意贷短信,以为美团发善心了给商户低利率贷款大家共渡危机,是我太天真了,日利率万分之五,所有平台利息最高,没有之一,吸血的公司,太 ** 了。

从网友的分享可以看到,餐饮商家的不满表现在:1、扣点过高;2、过于强势;3、涉嫌垄断;4、不当竞争;5、贷款利息过高。其中反映最多的就是扣点过高。

实际上,疫情发生后,饿了么口碑、美团相继出台了一些扶持的政策,但商家对此似乎并不买账,认为没什么特别大的用处,更多的是流于形式。

既然餐饮商家对平台存在这么多的不满,平台为什么不做调整呢?因为平台也有平台的压力。那么,美团的压力在什么地方?

美团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对老板与高层来讲,最大的压力在于收入的增长,在于数据的增长,在于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

2019 年 11 月 21 日,美团点评公布了 2019 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额同比增长 40%,达到了 1119 亿元,总收入达到了 156 亿元;餐饮外卖订单量从 2018 年同期的 18 亿单增加到了 25 亿单,实现了单季度毛利 30 亿元。这是美团上市以来继 2019 年第二季度后,再次实现公司层面的单季度整体盈利。

对于这份财报,套用一句评论便是:" 这份财报数据,投资人看了很开心,消费者看了没感觉,入驻商家看了不知道心情如何。因为美团再次交付了一份诡异的财报——美团的外卖收入增长率(39.4%),高于外卖交易量的增长率(38.1%)"。

简单地说,好比 1 个人出 1 元钱,10 个人就是 10 元钱。但是现在美团,愣是在 15 个人里挣到了 20 元钱。这其中,不断上调的外卖佣金 " 功不可没 "。

美团的另外一个压力在于成本,单说一点:2018 年上半年,美团员工数量超过 5 万人。要养活这么大的公司,成本确实不低。

那么,如果不用美团,行不行?

恐怕不行。

平台的最大价值在于线上流量,如果不用美团,就要有其他的流量平台。虽然有饿了么与其竞争,但现阶段美团还是最大的线上餐饮流量平台。据 Trustdata 发布的《2019 年 Q3 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19 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交易额占比达到 65.8%。

有很多网友也提过一个设想:如果一个城市的所有商家联合起来,自主开发一个平台行不行?恐怕也不行。第一是技术方面,需要大量的投入;第二是时间的成本,就算有实力,也不一定能在短期内开发出与美团媲美的平台;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如果美团这样的平台调整了政策,定向开展打击,恐怕这种自主开发平台是顶不住的,无力与其抗争。

在许多人看来,线下门店要交租金,这租金交给了房东,养活了房东;线上外卖也要交租金,这租金交给了美团,养肥了美团。

在餐饮正常发展的时期,平台与商家都能挣钱,两者矛盾虽然存在,但不会大爆发,很多商家虽然没赚多少钱,但会将线上平台当作一个推广宣传的渠道。这也是很多餐饮老板面对高额的佣金,却依然没有放弃平台的主要原因。

但是在当下,疫情蔓延,餐饮商家告急,外卖成了最主要的自救措施,这种情况下,矛盾就会更加突出,如果处理不好,势必会爆发出来。

小宝有个朋友曾经跟别人合伙开了家小龙虾餐厅,去年十一之前关了门店,留下一句话:再也不想给房东打工了!

这次疫情,很多餐饮老板也留下了一句话:再也不想给美团打工了!

以上内容由"餐宝典"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