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蔚来,还在等待属于它的 Model 3

懂懂笔记 02-18

文 | 左岸 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蔚来线下的直营店均已恢复营业,但这些李斌重金打造的 NIO House 却稍显冷清。即便 2 月 18 日午间,坊间传来吉利汽车将投资 3 亿美元入股蔚来的消息。很快蔚来方面作了回应,表示 " 不予置评,所有的融资相关信息都以公告为准 "。

相较之下,线上的蔚来还是很忙碌的,各城市的蔚来中心最多时一天总共安排了 30 多场线上直播。当然,特殊时期这不仅仅是蔚来一家的打法,几乎整个汽车市场都在将销售端口搬到线上,众多车企和经销商都在争做网红。

不过,造势虽然很大,但围观蔚来直播的用户似乎很难与线下门店相比。从 2 月 14 日和 15 日的情况来看,北京、上海蔚来中心的抖音直播间观众人数也就在几十人到百人左右。低迷,依然是悬在所有车企头顶的一层阴霾。

去年的李斌被称为 2019 年最惨的人,不过面对压力李斌的心态还是很乐观的。就像他说的,保持好一点的心态,还是重要的," 因为没有好的心态扛不过去。" 不过,在越发困难的现实面前,整个蔚来也只能负重前行。

另外,再好的心态也抵挡不了资金面和市场环境的巨变。尤其是近期第三大股东被曝出离场,似乎让外界对蔚来的未来又减少了几分积极和乐观。

No.1

情人节爆出的 " 分手 " 不是关键

2 月 15 日,情人节刚刚过去。蔚来曾经的第三大股东高瓴资本被媒体曝出已经彻底与蔚来 " 分手 "。

根据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文件显示,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高瓴资本已不再持有蔚来汽车股票。对于高瓴的做法,蔚来方面则回应称,:尊重投资人的自由选择,对此不做过多评论。

实际上,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

虽然高瓴资本在 2015 年领投了 A 轮,同时在 C 轮与 C+ 轮中也进行了跟投,但是作为蔚来的第三大股东,高瓴资本与蔚来汽车只是生意关系。

尤其是 2019 年 3 月份蔚来股价攀登到最高 10.64 美元后一路下滑,到 10 月份仅剩 1.19 美元,并一度逼近 " 退市线 "。高瓴选择一步一步逐渐退出,自然一是为了及时止损,二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投资目标。

在去年底之前清仓了蔚来、陌陌、苹果、特斯拉等公司股票后,高瓴资本手头的重仓股依次为爱奇艺、百济神州、Align 科技、好未来和 Zoom。因为看好生物制药、远程办公领域,相关调整正是出于高瓴内部的投资战略布局。

当然,对蔚来股票做出调整的投资机构不仅是高瓴一家。2 月 7 日,淡马锡减持蔚来股票 1391 万股,持股比例从原先的 5.4% 大幅下滑至 1.8%。

与早期投资者说再见并不意味着蔚来一定不被看好,但是多少说明整个新能源车行业面临着较大的挑战。这种大环境之下的不乐观,包括了整个国内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厂,只不过蔚来因为更受外界关注,因此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资金,自然是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为了缓解资金方面的压力,继 2 月 6 日宣布融资约 1 亿美元后,2 月 14 日蔚来汽车再次宣布获得了新融资。据了解,蔚来是与两家与其无关联关系的亚洲投资基金签订了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根据协议,蔚来将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向购买方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 1 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对于这两笔投资,相关出行行业专家对懂懂笔记表示:" 两亿美元也只能暂时缓解蔚来现阶段的资金压力,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整个市场环境的变化不是蔚来一家公司能左右的,它能做的只是尽全力稳住公司,坚持下去。不过,从积极的一面来看,这次融资虽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短时间内两亿美元的融资,也能体现出投资人对于蔚来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从目前情况来看,根据蔚来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蔚来亏损 25.2 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亏损 97.57 亿元,亏损大幅收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 9.8 亿元,环比减少 58.3%。虽然现金流一直都处在非常吃紧的状态,但是亏损的大幅收窄,无疑是新的投资者更为看重的重点。

那么,如今这场疫情加之去年国内车市出现的整体低迷,对蔚来的影响会持续多久?景气,又将在何时才能重现?

No.2

2020 蔚来走向波峰还是波谷?

谁也不会否认这次 " 黑天鹅 " 事件对于本就艰难的蔚来而言,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疫情之下,曾经快速周转的汽车行业都被按下了 " 暂停键 "。如今,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打开地图查看路况,你会发现所有主干道都是绿色畅通的情况,这是以往根本不敢想象的情况。当大家开车出行都在减少,更别谈买车的欲望。

这种氛围,让去年开始的车市寒冬更为令人心寒。根据中汽协的数据显示,2019 年,我国汽车累计产销量分别完成 2572.1 万辆和 2576.9 万辆,同比分别下滑 7.5% 和 8.2%。而以往过年之前的这段销售旺季(1~2 月份),在今年也成了梦魇。

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 1 月中国车市产销量分别为 178.3 万辆和 194.1 万辆,环比分别下跌 33.5% 和 27.0%,同比下滑分别为 24.6% 和 18%。 其中,1 月乘用车市场下滑更严重,销量下滑幅度大于整体车市水平。

其中,1 月份新能源市汽车产销量分别为 39130 辆和 44182 辆,同比下滑分别为 53.6% 和 52.3%:插电混动销量 1 万辆,同比下降 38%;纯电动汽车销量 3.5 万辆,同比下降 52%。

这种颓势自然会影响到头部品牌蔚来的身上。数据显示,蔚来汽车 1 月整体交付 1598 辆,同比下跌 11.5%,环比下跌近半。当中, ES6 交付 1493 台, ES8 交付 105 台。对此,蔚来方面也坦言:受假期和疫情影响,今年 1 月仅有 16 个有效交付日,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 6 天。

但是相比之下,小鹏汽车却意外地拿出了不错的成绩单。根据中国汽车研究中心数据,今年 1 月小鹏 G3 单月销量为 1073 辆。虽然总量没有蔚来高,但同比却上涨了是 79.1%。另外要说明的是,蔚来的 1598 辆,是 ES8 和 ES6 两款车型合并的总销量,而小鹏只是 G3 单一车型的销量。

另据外媒报道,尽管没有明确的销售数字,但是特斯拉在 1 月份总计生产了 2625 辆 Model 3 电动汽车,这一产量在中国电动车行业排名第五位,但是却名列国内造车新势力的第一名。随着近日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复工,新生产线优化后生产效率还将大幅提升,一旦达到每周 3000 辆的目标,都将对蔚来产生重大影响。

这些变化,自然已经引起蔚来方面的警醒。重压之下,蔚来也在做出一系列调整。

目前,其已于 2 月 10 日全面复工,线上线下开始全面备战这一轮挑战。针对销售情况,蔚来方面对懂懂笔记表示:目前用户可以直接在线上预订,也可以到线下的 NIO House 进行试驾。现在预订后,提车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在公司内部,也将一月份工资的发放时间从 2 月 8 日推迟到了 2 月 14 日,同时对 "13 薪 " 作出了一定调整。蔚来方面提出,员工可以自愿将 13 薪置换成限制性股票,公司将在员工申请的置换金额基础上给出 1.1 的系数溢价。

如今,保持现金流的稳定将成为蔚来最重要的任务。对于蔚来这家一直徘徊在 " 生死线 " 旁的创业公司而言,以往似乎从来 " 不计成本 " 的李斌,要做的不仅仅是开源和节流。

对于公司现状,2 月 12 日晚李斌曾发内部信表示:蔚来还是一家求生存的创业公司,疫情给确实给工作难度加了码。蔚来目前正在尝试在线卖车,同时供应链、制造、物流、XPT 部门也在为恢复生产付出努力。

【结束语】

实际上,疫情造成的危机不仅是用户购车需求的下滑,对供应链造成的影响更是所有新能源车企的梦魇。

造车是一个供应链高度成熟且相当冗长的行业,背后牵扯到成千上万家零部件配套企业,任何一环出现问题就会导致供应链整体停转。如今,所有汽车行业的参与者都在期盼供应链的 " 康复 ",祈祷供应商能够尽快运转起来。也只有扛过这一轮危机,车企才能在未来迎来 " 报复性的市场反弹 "。

对于蔚来而言,扛过寒冬与尽快盈利是同样重要的事情,尤其是本应在今年推出的轿车 ET 系列,据传已经被内部搁置,这无疑让其盈利时间点再次受到质疑。参考特斯拉,平价 Model 3 才是其走向盈利的重要因素,蔚来何时能迎来属于自己的 Model 3,何时能走出亏损的泥沼,都将成为 2020 年所有关注蔚来汽车命运的行业人士的焦点。

以上内容由"懂懂笔记"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