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一)

36氪 02-18

神译局是 36 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对于 " 钢铁侠 " 埃隆 · 马斯克来说,只要自己觉得是可能的,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拥有不亚于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场。最新的例证是他在一场看似不可能赢的诽谤案诉讼中获胜了。因为自己为泰国少年足球队提供的解决方案被 Vernon Unsworth 讥讽没用,马斯克在推特上骂对方是 " 恋童癖 ",后者为此起诉特斯拉的这位 CEO 诽谤,但那位亿万富翁奋起反击,最后还胜诉了。算是事件亲历者的 Anthony Gerace 在 BuzzFeed News 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原文标题是:Elon Musk Can ’ t Lose。因篇幅较长,我们分四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延伸阅读: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二)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三)

强大的现实扭曲场:埃隆马斯克永远不会输(四)

Alex Spiro 运气不错。这位律师身高 6 英尺,他庄严地站在洛杉矶联邦法院的讲台上,身上透出的那种自信,时刻都在提醒你他曾入选高中篮球校队 4 年,并差点加入了大学校队。他的举止看似随意——仍了几本《花花公子》正好盖住他的哈佛法学学位——但却很有力。他唯一明显的弱点似乎是要用右脚支撑,这是一场选拔赛受伤的后果。

Spiro 是一位备受瞩目的辩护律师,曾在 CIA 工作过的,新英格兰爱国者队老板 Robert Kraft、Mick Jagger 以及 Jay-Z 都是他的客户。去年 12 月的一个星期五,Spiro 正准备为另一位亿万富翁被告辩护。在结案陈词中他慷慨激昂地陈述了他的客户应该具备的大方和英勇,在试图打动陪审团之后,Spiro 还恭维了一下给他买单的那个人。

他说:" [ 原告 ] 对埃隆 · 马斯克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在成就不可能方面,没人能像他那样能把大家团结到一起。"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马斯克许诺要将可重用火箭降落到机器海洋驳船上,然后他就去做了。他梦想要在洛杉矶地下建一条隧道,对这座城市高速公路的拥堵予以还击,然后就成立了一家公司来挖隧道。他还规划了电动汽车的未来,并且正在朝着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向迈进。他的仰慕者称赞他是现实版的托尼 · 史塔克,是千载难逢的天才,拥有坚定的意志力,可以把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变成现实。但就像一位法官、八名陪审员、两支阵容强大的法律团队、十多位记者以及我在去年年底所了解到那样,马斯克的确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能够把牵强附会的想法变成可实现,但这是把双刃剑。

我们花了一星期的时间去法庭聆听这场诉讼,其荒谬程度跟马斯克最疯狂的登月计划一样。我们快速前情回顾一下:2018 年 7 月,马斯克在推特上发文说,英国的一位洞穴探险家是 " 恋童癖 ",此话招致了汹涌如潮的批评,马斯克随后道歉删贴,但还是受到了法律威胁,并因为给一名记者(我)发电子邮件暗示这位英国人是 " 强奸儿童犯 ",令对方诉状又多加了一项罪名,马斯克随后雇了一个假的私家侦探想证明这一点,然后被起诉了,并经过一年多的法律争论后,最终告上法庭。尽管法律专家认为此案很是诽谤的明显例证,他的顾问也告诉他和解算了,以及他有其他好得多的事情等着去做。但马斯克已经做好要战便战的打算。

为此,这位亿万富翁企业家,把电动车推向主流的那股干劲,用到了对其不良行为提起的法律诉讼上。而且,一如既往,马斯克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他赢了。

马斯克对 Vernon Unsworth 的这场法律战的胜利,在他的成就表上的排名会比较低。Vernon Unsworth 本来是个不知名的英国人,在泰国帮助一支少年足球队及其教练逃出被洪水淹没的洞穴后才成为了合法的英雄。但是从很多方面来说,这件事比任何让马斯克登上头条的技术成就都更能说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场为期一周的审讯展现了马斯克对现实的扭曲,这是他的神话里面的一项本领,但在工作之外别人很少能领教。他用这种本领说服工程师夜以继日地去完善汽车零件,或逼迫公关让不好的新闻销声匿迹,这往往能把他从失败的悬崖边缘拉回来。在马斯克的世界里,只有马斯克之道。2016 年,一位匿名的 SpaceX 员工曾在 Quora 上 写道:" 马斯克开会的时候只要有人离开你就会知道:他们被打败了。他们被打败的原因是马斯克版的现实是高度扭曲的。"

" 马斯克版的现实是高度扭曲的。"

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 · 乔布斯的 " 现实扭曲场 " 就很出名,这是一种非同寻常的能力,能让他的员工和追随者相信,其看似不可能的愿景是值得实现的。马斯克也有一个这样的现实扭曲场。在 Unsworth 的案里,他用它来说服自己,自己的一位批评者是个恋童癖,因为这位批评者正好是个住在泰国的老白人。然后,面临被起诉诽谤的威胁时,马斯克和他的律师安排了一个平行的现实:在这个现实当中,他才是洞穴营救行动的关键角色,而 " 恋童癖 "(pedo guy)是个常见的骂人话,而他并没有想毁掉一位批评自己的英雄。

Tesla 一位前高管在庭审后告诉我:" 马斯克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他能够讲一个自己希望是真的故事,然后说服自己这必须是真的,再去说服别人也如此。"

这正是 Vernon Unsworth 起诉马斯克一案所发生的事。虽然到网上查一下马上就能看出 Unsworth 的名字可能永远都会跟恋童癖关联到一起,但马斯克辩称,他对那位探洞者的 " 恋童癖 " 攻击并没有明确提到他的名字,,因此不能构成诽谤,所以他就胜诉了。马斯克和 Spiro 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陪审团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出了裁决。当记者赶回被禁止使用电话的法庭时,我就在外面看着,等待判决的公布。法官还没还得及敲槌,一帮电视制作人就冲出了法庭的双开门大喊起来了。Unsworth 呆若木鸡地坐着,他的律师则瘫坐在椅子上。Spiro 也是半脸的茫然,仿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把这个案子给扳回来了。

马斯克站了起来,点了点头。

我一边透过玻璃看着那位亿万富翁,一边发推:" 马斯克对伤害不承担任何责任。他赢了。"

马斯克于 2019 年 10 月 10 日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霍桑的 SpaceX 总部发表讲话。

2018 年 7 月 13 日,彭博商业周刊发表了对马斯克的一段采访,在里面他承诺要表现得好点。这位 Tesla 的 CEO 在其 Twitter 帐户上表示,过去几个月自己的高调达到了新高,他承认自己可能得停下来,不再跟自己的批评者扯下去了。

他说:" 我做了错误的假设——有人在 Twitter 上攻击我就以为可以自由抨击了,我会试着做得更好。我的错。我改。"

马斯克只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就兑现了诺言。15 日上午,他很早就醒来了,他打开了 Twitter,然后点击了 CNN 的一段采访视频的链接。马斯克按了一下播放。

里面一位叫 Vernon Unsworth 的男子谈到马斯克时说:" 他可以把他的潜水艇塞进痛处。"(He can stick his submarine where it hurts)。Unsworth,住在泰国的英国人,也是该国睡美人洞穴系统的专家。他说的是马斯克为营救被困在该洞穴 18 天的一支泰国男少年足球队成员而打造的一根金属管。Unsworth 坚信这是行不通的,并对他认为的投机主义感到不满。他说:" 这只是个公关噱头。"

马斯克把这段 43 秒的视频剪辑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生气,一个从自己未见过的男人竟然敢嘲笑他自认为是用来帮助危难中的孩子的真诚努力。他对 Unsworth 的言论特别敏感,因为在 Twitter 上他已经挨过类似的指责。再说了,他当时的心情本来就特别糟糕,因为给共和党议员的献金最近已经让公司陷入了又一轮的糟糕的新闻周期。马斯克在 Google 上输入了 Unsworth 的名字,再搜了 "Chiang Rai"(清莱,在救援现场附近),然后看了看结果,接着在自己有 2000 万粉丝的 Twitter 上开了一个话题。

他在回应一个指责中写道:" 我们在里面的时候从没有见过这个住在泰国的英国侨民 ",然后他说他会录制一段视频,展示一下他的 " 微型潜水艇 " 是完全可用的。" 对不起了恋童癖,你真的是自讨没趣。"

马斯克的推文

马斯克怎么就这么粗鲁,他为什么会对 Unsworth 的讥讽做出这么大的反应?要想了解这一切,你得回到那个春天——对这位 Tesla 的 CEO 来说特别难熬的那个春天。当时该公司正值马斯克精明地算计到的 " 生产地狱 " 之际,情况进展很不顺利。交付的巨大压力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工厂条件不合格、工伤率高、材料浪费、高管离职。这些问题引起了他们不希望的大量的媒体关注。

当时跟马斯克一起工作的三位人士说,这种审查让马斯克心情很不好,而这种日益发酵的意识流也渗透到他在现实生活的互动里面。他在财报会上称分析师 " 愚蠢 "。他曾想亲自干掉一位泄露公司信息的员工。他不干活的时候就会跑到 Twitter,在那里他可以 " 绕开那帮混蛋记者 ",在所谓的石油巨头阴谋嗤之以鼻,还开玩笑说要弄个给记者打分的网站。

接近马斯克的某人说:" 情况开始失控。" 当年五月,马斯克发推的数量翻了 4 番。这位知情人士说,这种活动因他在 " 生产地狱 " 投入了大量时间,为了满足预期甚至睡在工厂会议室而变本加厉。

2018 年 6 月 28 日,泰国清莱睡美人洞,泰国的官员在监督救援行动。

马斯克是通过 Twitter 了解到泰国的这场灾难的。6 月 23 日,一场暴雨淹没了泰国的睡美人洞,把 12 名少年足球运动员及其教练困在里面。常年探索这些洞穴的 Unsworth 是第一批到达现场的人员之一,他召集了一帮潜水员深入洞穴,经过 12 天的搜寻,好消息传来,足球队一行还活着,他们被困在一个气穴里面。

在法庭上,马斯克作证说,Twitter 上有 " 数十人 " 要求他协助营救。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以为泰国政府已经控制了局面。但是到了 7 月 6 日,在 " 与泰国政府进行积极对话 " 后,马斯克承诺将派遣 SpaceX、 Boring Company 的工程师前往泰国。

经过跟英国潜水员 Rick Stanton 的电子邮件交流,马斯克建议把这些男孩放进一个坚硬的金属管,或者叫一艘微型潜水艇(空间足以容纳 "15 岁的男孩 ")内营救出去。不过等到他把在加州游泳池中测试该设备的视频发推出去时,营救男孩的努力已在进行中了,他们的方案是先给孩子注射镇静剂然后带着潜泳出去。尽管如此,为马斯克提供粗略规格的现场潜水员 Rick Stanton 仍敦促这位亿万富翁继续开发这款设备,以防万一。

判决过后,斯坦顿说直到他看到那装置的照片和视频后,他才认识到那东西不管用。仔细看过在阳光明媚的加州泳池中进行的测试录像后,他注意到浮力和空气容量的问题。而且令这些问题更复杂的是,测试的条件根本没法跟狭窄阴暗的洞穴相提并论。

Stanton 说:" 我觉得(马斯克)的用意令人担忧。" 他未被允许出庭作证讨论那个装置。" 当然,肯定到了某个时间点那些工程师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带到现场去炫耀一下。"

7 月 9 日,马斯克把那艘迷你潜水艇拿到了泰国。在离开酒店准备去上海出差前,他去洞穴看了看。马斯克从未见过 Unsworth 或 Stanton。那艘潜水艇从未在现场进行过测试,最终也没用过。

但是,在最后一名男孩被营救后不久,这个装置就成为了死灰复燃的指责的避雷针。马斯克受不了。负责部分营救工作的泰国清莱府尹纳隆萨(Narongsak Osatanakorn)表示这根管其实不适合这次行动,马斯克对此不予理会 ,在推特上说他不是真正的营救专家。(马斯克的工作人员后来向泰国驻洛杉矶领事馆施压,未能成功说服纳隆萨收回言论。)

等到看到 CNN 对 Unsworth 的采访时,因为这艘迷你潜水艇马斯克在网上已经被人连续骂了 5 天。他关于英国洞穴探险者的推文把这种尖刻推向了新的高度。《洛杉矶时报》的一则头条说 " 洞潜者批评马斯克的潜水艇营救计划。马斯克说前者是恋童癖 ",而彭博新闻则说 " 在有关泰国营救的口角中马斯克给英国潜水员贴上恋童癖的标签 "。在全球各地成百上千的出版物看来,马斯克那条评论说的是谁似乎相当明显。

几天后,马斯克删除了那些推文,并发了三心二意的道歉。但是伤害已经造成。他的帖子已被截图、分享、转评,被数以百万计的人看到。这些他没法撤回。

译者:boxi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