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疫情之下,你转行了吗?| 餐厅领班去了流水线,营运部经理干起拣菜的活……

上观新闻 02-17

2 月 11 日,在家宅了半个月的金群英终于上岗了。她原本是东阳横店影视城餐厅领班,如今转行,成为得邦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车间的一线工人。

金群英的转行并不是个案。疫情影响下,餐饮、娱乐、旅游等行业首当其冲,相关行业从业者的工作也被按下暂停键。然而阵痛中,已有新生。

当部分实体经济遭遇外部环境波折时,与互联网紧密关联的行业却迎来发展黄金期。因此,当一些人赋闲在家时,另一些行业却出现 " 用工荒 "。据 " 打零工 " 平台数据显示,自疫情以来,长三角地区打零工的需求中,餐饮零售降低了约 60%,工厂降低约 80%,家庭用工减少约 90%,但是在线零工增长 230%,同时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需求也在逐步回升。

在市场的调控下,同一集团旗下的兄弟企业员工能做到互帮互助、迅速转行补位,原本毫不相关的企业员工之间也能在短时间内达成协调配置、实现 " 共享员工 "。另外,顺应需求转变,自身蜕变转行也成了一些从业者的新选择。

适应变化、迅速转变,是经济有活力和韧性的体现。我们在长三角找到了三个转行样本,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餐厅领班去了流水线

领班金群英不再是领班,她走进工厂,戴好口罩和帽子,换上统一的粉色工作服,站上流水线。

2 月 6 日,金群英接到办公室通知,说公司将抽调部分员工支援兄弟企业一个多月。得邦照明有限公司和横店影视城同属横店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 憋了小半个月,终于有机会出门了。" 看到通知,这是金群英的第一反应。春节假期是影视城的旅游旺季,也是餐饮、住宿等周边行业最忙碌的时候,很多员工因此选择留在横店。但今年情况特殊,春节前,金群英所在的餐厅已陆续有顾客取消订餐。1 月 27 日,横店影视城发布通告,各景区暂停对外开放。从那天起,金群英足不出户。

在影视城,和金群英一样闲在家里的工作人员还有很多。但横店集团旗下不少工厂缺工很急,以得邦照明为例,很多工人是外地人,春节期间放假,大多回家过年。因疫情影响,迟迟无法到岗复工。得邦照明以外贸出口业务为主,订单耽搁不起,有人提出,可以找兄弟企业帮忙,缺口正好互补。

想法虽好,还有不少细节问题需要考虑。产品质量如何保障?防疫工作怎样落实?报名前,金群英也有诸多顾虑。她在服务行业工作 17 年,从未进过工厂,不懂流水线的生产模式,也没有足够信心胜任生产工作。况且,疫情当前,出门有一定风险。纠结再三,但机会来了,她还是决定试试。

不过,要想上生产线工作还需要经过两道关。首先,影视城会对报名人员进行初步筛选,从未出过横店是基本条件。外地回横店工人暂不得进工厂上班,各自在家度过 14 天隔离期后,方可上岗。

接着,工厂会分批次对报名工人进行为期两天的培训,内容包括生产安全、消防安全及疫情防控等。每次培训不超过 30 人,培训时学员和培训师全程戴口罩,人与人之间隔出空位,且严格控制单次授课时间。培训结束,学员要参加考试,满分 100 分,成绩达到 60 分及格线才能进厂。不合格者需要重修。

横店 " 共享员工 " 在进行岗前培训。

" 共享员工 " 在车间流水线上工作。

2 月 11 日,经过筛选和培训的金群英成为第一批集团内的 " 共享员工 ",进入平面灯具车间流水线,负责把光源器件塞进 U 型框里。工序不复杂,上手也不难,但要想做得又快又好,还得老师傅带。在专门技术人员指导下,上岗第 1 天,金群英完成了 300 多件;上岗第 3 天时,日产量已超过 600 件。

工厂严格的防疫措施让金群英打消了顾虑:工人每天早上 8 点进工厂,进入前,相隔 1 米排队测量体温;车间设立了防控小组,检查工人口罩是否戴好,是否有扎堆聊天的现象;工人工作时全程戴口罩,口罩按时更换,用过的口罩丢弃到专门区域;工人到食堂用餐时,保持 1 米间隔排队打饭,本来能坐 4 个人的餐桌只能坐 1 人,确保用餐距离;每次用餐结束,工厂将用酒精对食堂地面进行全面消毒……

" 忙起来 " 还给金群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工厂朝八晚五的工作节奏让她回归正常而有规律的生活," 之前整日闷在家,没事时便刷手机,现在在工厂,流水线工作繁忙,日子也变得充实。" 金群英说。

" 共享员工 " 是否能真正解决工厂现阶段复工难的问题?得邦照明总经理助力陈玉燕介绍,工厂需要大约 2000 名工人在岗才能重启生产线," 共享员工 " 很大程度上填补了这一缺口,且产能基本能应付急需完成的海外订单,这不仅能减少经济损失,更与企业信誉息息相关。

" 共享员工 " 共享期工资仍由影视城按照原先水平发放。影视城这次计划派出 1000 多名员工,第一批员工已参加培训,紧接着,第二批、第三批员工也将陆续培训上岗。" 我们最看重的是员工的精气神,闲在家时间长了,整个人都会散掉。" 横店影视城人力资源中心总监张文娟认为,派出 " 共享员工 " 也是为影视城未来复工做准备。如果前期操作顺利,影视城还将抽出更多员工,支援工业企业生产。

营运部经理干起拣菜的活

同属一集团的兄弟企业之间共享员工还算方便,非同一集团下的企业之间," 共享员工 " 是否也能顺利进行?

2 月 3 日,盒马宣布联合餐饮企业云海肴、青年餐厅,合作解决现阶段餐饮行业待岗人员的收入问题,一头是餐饮企业成本压力大,另一头是商超生活消费行业人力不足,两头互动,一拍即合。

1 月底,李华还是伊秀寿司营运部培训经理,2 月初,她已经成为叮咚买菜的拣菜员。和她一样经历工作大变动的还有伊秀寿司的 100 多位员工。从一切始于叮咚买菜与伊秀寿司达成的 " 共享员工 " 合作。目前,和叮咚买菜合作的餐饮企业有 10 余家,已经有近 1000 名餐饮业的员工在叮咚买菜的一线岗位工作,按照叮咚买菜的计划,招纳人数还将增至 1500 人左右。

李华的变化是从 1 月 26 日开始的。随着疫情影响,当天伊秀寿司大部分门店停业闭店,只有极少部分门店保留了外卖业务。过年期间,原本是餐饮业最忙的时候,李华做好准备,特意没有回陕西老家过年。闭店后老板问起,大家要不要回去探探亲时,她乐观地回答:" 先在上海待个两三天,等店开了再重新上班。"2 月 5 日,李华接到公司电话,但这个电话不是让她回去上班,而是问她:" 要不要去叮咚买菜工作?也好有一份收入。"

餐饮企业员工都得有健康证,这一条件正好满足了生鲜平台拣菜员的上岗要求,这让伊秀寿司和叮咚买菜的合作顺理成章,从双方接洽到员工上岗,只用了两天时间。经过培训、检查、消毒等流程,2 月 6 日深夜,李华和 100 多位同事一起坐着公司的班车抵达 " 新公司 "。

和在餐厅工作不同,生鲜平台有夜班,上班第一天,李华就接到一个艰巨的任务:从深夜 12 点工作到中午 12 点——

蒜苗、韭菜、大葱、辣椒……像小山一样的蔬菜堆在桌子上,需要员工一个一个挑拣、称重、包装。朝天椒,按照克数称重,每盒大概要装十来个,看起来简单的工作,但真要做起来,却让李华手忙脚乱。因为全程佩戴口罩作业,呼吸不畅,加上那天晚上大葱、韭菜等刺激性蔬菜需要处理的量特别大,等到工作结束,李华发现自己的脸似乎肿了。" 眼睛有点睁不开了,出来点名的时候,我只能眯着眼睛看表格。" 李华说,那天晚上,很多员工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经过协商,现在员工们的工作时间改成 8 小时制,他们也逐渐适应了新的工作强度。

叮咚买菜与餐饮企业 " 共享员工 "

叮咚买菜与餐饮企业 " 共享员工 "

当员工把大家深夜等车、上班的照片发给伊秀寿司执行副总顾莉莉时,顾莉莉流下了眼泪:" 挺心酸的。"

这一天,顾莉莉哭了两次。2 月 6 日,当李华还在挑拣蔬菜时,顾莉莉正在给公司创始人毕松涛发消息:鉴于此次疫情……对我们来讲是生死存亡之际,特申请 2 月薪资 0 元(工作照常),3-5 月薪资延发…… " 生死存亡之际 " 未必是危言耸听。前不久,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曾表示,公司账上的现金流扛不过 3 个月。业内翘楚都陷入如此窘境,更不要说中小餐饮企业了。

" 一般来说,餐饮企业的流动资金只能支撑不过一个半月,我们现金流还算充裕,也只能撑过两个月。" 顾莉莉说,目前餐饮企业最大的现金压力在于租金和人工成本,伊秀寿司在上海有十多家分店,但目前只有 3 处经营场所表示可以免除 2 月租金,如果若员工不能和公司一起抗风险,公司的经营形势就会非常严峻。

顾莉莉发给毕松涛的消息

李华发给顾莉莉的消息

在顾莉莉给毕松涛发消息的时候,也有两位公司的管理层给她发消息,愿意接受延迟发工资。很快,这些消息的截屏在员工中流传,一天之内顾莉莉收到 50 多封管理人员的请愿,提出可以停薪或延薪,其中也包括刚刚从叮咚买菜下班的李华。这些消息看哭了毕松涛和顾莉莉。" 只要给我们机会,我们就要迅速站起来,让小伙伴们回归餐厅。" 顾莉莉说。

这边,公司高层在削减一切可以削减的成本,探索给复工企业提供外卖的新业务;那边,还在上班的李华从叮咚买菜也学到了很多:" 生鲜平台对产品质量要求比较高,胡萝卜有一点点小的擦伤、小缝,就不要了;我们餐厅是按小时制来工作,叮咚是按计件制来工作,感觉他们的效率更高。" 李华琢磨着,这些她在叮咚学到的经验,说不定也可以用在今后餐厅的工作中。

李华到上海居住了 10 年,并在这座城市结婚生子。现在,他们一家三口租住在浦东金桥,李华的老公在另一家餐饮公司工作,因为餐厅暂时关门,他仍赋闲在家。" 现在他还不慌,如果再持续一两个月可能就要慌了。" 李华道。对于未来,她依然乐观,现在大家都憋在家里,等疫情过去,春暖花开,餐饮业应该会有一波反弹。

李华工作照

" 云蹦迪 " 线上自救

除了企业之间互帮互助以外,企业和员工顺应新的消费习惯、靠自己的力量能否顺利转型?

疫情发生后,酒吧、迪厅等娱乐行业遭受严重打击。所幸万物皆可互联的今时今日,办法永远都比困难多。

在沪上 " 潮人 " 中小有名气的 TAXX 酒吧,是 " 云蹦迪 " 的创造者。TAXX 酒吧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疫情影响,公司决定在 1 月 24 日暂时关停上海的两家门店。面对即将到来的长时间歇业,市场和运营团队也迅速行动了起来,试图在特殊时期设法自救。酒吧起初瞄准了在线音乐平台,尝试通过在线点歌的方式与网友进行互动,然后收效欠佳:" 我们的初衷,是想给这些闷在家里的年轻人创造一个‘不无聊’的环境。但是光有音乐没有画面,氛围始终还是差一点。"

几经考量,TAXX 方面最终决定转战短视频平台。于是," 云蹦迪 " 应运而生。

将镜头对准打碟机前的 DJ,全程直播 DJ 打碟,这种听起来有些不靠谱的虚拟娱乐方式,真的能把那些喜欢酒吧里的 " 夜行生物 " 从线下吸引到线上吗?一开始大家心里也都没底。

2 月 8 日晚上 10 点,首场 " 云蹦迪 " 正式开始。出人意料,这场持续了 4 个小时直播,高峰时吸引了 7.3 万余人同时在线观看。而直播过程中,TAXX 的抖音账号也收获了用户送出的价值 70 余万元人民币的虚拟礼物。按规则,在与平台方分成后,酒吧当晚通过这场直播实现了近 30 万元的收入。" 云蹦迪 " 真的蹦起来了。

首场直播结束后,酒吧当即宣布将直播的所有收入全数捐献给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用以支持当前 " 抗疫 " 工作。此后,每晚 9 点至次日凌晨 2 点的 " 云蹦迪 " 也随之正式固定。连日来的直播,观看人数始终保持在 3 万以上。另一方面," 云蹦迪 " 也引来同行的争相效仿,国内多地的酒吧和夜店纷纷在各平台开出直播。

" 企业要生存,员工要工资。" 在酒吧负责人看来," 云蹦迪 " 是非常时期推出的非常手段。他坦言仅靠目前通过虚拟礼物折现的方式,并不足以养活公司," 云蹦迪 " 未来会否成为突破口亦未可知;但在当下,却着实不失为娱乐行业紧急自救的一条路径。

2 月 15 日晚,记者点开了 TAXX 在抖音的直播间。镜头里,灯光缭乱,挂着监听耳机的 DJ 帅气地操作着打碟机,和着劲爆的电子舞曲摇动着身体。而 DJ 脸上的口罩不仅不突兀,反倒添了几分酷劲。直播的场地设在公司旗下的专业工作室内,每场直播,台前幕后有十余人参与,皆为公司的上海本地员工。虽然台下空无一人,但这些年轻的 DJ 们也都全情投入:" 在酒吧里,我们能让气氛嗨起来,为什么在线上就不可以呢?"

疫情之下,消费者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发生了巨大变化,顺应这一变化," 云 " 上活动层出不穷,除了 " 云蹦迪 ",还有 " 云上课 "" 云看书 ",除了老师外,平时隐身于书页背后的出版社图书编辑也转行主播。有实体书店陆续建立起了比较灵活的物流配送网络,书店店长纷纷化身主播荐书。

行业碰撞之下的转行,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栏目主编:孔令君 本文作者:陈抒怡 巩持平 于量 文字编辑:孔令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