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直击 | “奶奶,孙儿前线战斗,不能给您送行了”

上观新闻 02-16

元宵节刚过之后的这天,匆匆打包好行囊奔赴武汉抗疫一线的计文韬没有想到,这一走,竟成了自己和奶奶的永别。

计文韬是上海瑞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去年年底,他受单位指派,赴云南省剑川县对口支援半年,正打算春节回沪与家人团聚后再赴云南,却在元宵节当晚接到命令——加入瑞金医院第四批医疗队,奔赴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与华山医院的 214 名医护人员一起,接管当地的重症监护病区,照护重症患者。

没有丝毫犹豫,计文韬连夜打包好行李,第二天就随瑞金医院其他 135 名同事赶到了武汉。还来不及休息,大家又开始搬运物资,布置病区,调试医院的计算机系统。第三天,病区开始接收病人,一晚就收治了 28 名病患,还有源源不断的病人被送来。三天下来,计文韬总共睡了 7 个小时。

" 当时工作压力真的很大。" 计文韬说,他和同事不但要为每个病人测量体温、监测他们的生命体征,还要及时执行医嘱,给病人打针、输液、发药、检查。遇到病情较重、不能自理的病人,则要为他们喂饭、翻身…… " 第一个大夜班,我穿着防护服干了 6 个小时,脱下来的时候,从里到外都是汗,连内衣都湿透了。"

就在计文韬在一线抗击疫情时,在他 800 公里之外的上海家中,一家人正承受着失去至亲的悲痛—— 94 岁的奶奶因病去世。家人担心计文韬的安全,又怕影响他在前线的工作,于是选择了隐瞒。直到料理好老人的后事,等到 13 日计文韬轮休时,才告诉了他奶奶去世的消息。

" 我奶奶年纪大了,又卧病在床三四年,我一直以为我自己是有思想准备的。突然看到信息,我回了家里三个字,‘知道了’。但当我一个人的时候,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出来。" 说到这儿,计文韬的声音有些哽咽。

计文韬虽然平时不和奶奶同住,但每周他都会坚持去看望奶奶一两次。奶奶卧病在床的这几年,家人没请护工,全是父辈四个子女轮流照顾,24 小时看护奶奶。最近这一两年,奶奶的神志开始变得模糊,后来就叫不出计文韬的名字了,但每次见到他,奶奶都会笑。

计文韬也还记得,小时候奶奶总会抓一大把糖,放在孙子们的口袋里。每年过年,他也会得到一个大红包。后来,自己工作了,每逢过年他就会给奶奶包一个拜年红包,而奶奶总会包一个比自己红包大得多的红包给他。

" 谁能想到,今年因为疫情,全家人没吃成团圆饭,现在连老人家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计文韬说。

直到现在,计文韬还不知道奶奶去世的时间是哪一天、具体几点,不是不想知道,而是不敢触碰。病区领导考虑到他刚刚失去至亲的特殊情况,特别安排了他第二天换班休息,计文韬婉拒了。他说:" 现在我们刚刚接手,正需要人,多一个人在岗就能让工作更快进入正轨,就能救治更多的病人。"

栏目主编:顾泳 本文作者:宰飞 雷册渊 文字编辑:秦东颖 题图来源:采访对象 提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