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观新闻 02-15

张军:疫情冲击不是战争灾难,不足以改变增长趋势

疫情防控进入关键阶段,很多人开始关注疫情对经济发展趋势的影响。作为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接受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专访时认为,大多数情况下,公共疫情事件只会使经济增速短期放缓,暂时偏离已有的轨道。疫情结束后,只要政策调整及时得当,增长会反弹并恢复到原有的趋势上来。

人物档案

张军:1963 年生,经济学家,教育部 " 长江学者 " 特聘教授并入选国家 " 万人计划 " 领军人才。现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管控越严,对当期经济影响越大,但也能缩短疫情持续时间,而这是影响经济发展的关键

高渊:现在是否到了评估疫情对经济会产生多大影响的时候?

张军:目前还很难精准评估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程度,但眼下很多财政与货币政策措施也需要开始调整,不仅要支持那些受疫情冲击而陷入财务困难的中小微企业,帮助它们挺过最困难的时候,而且也要对全年的经济恢复作出政策谋划,所以现在就开始作评估是非常必要。从今年 1 月底以来,已经有一些国际组织和经济学家作了研究,研究报告已经陆续出来了。

我认为,决定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对一国经济短期影响的大小,最主要不是事件的严重程度和范围,而是事件的持续时间。持续时间越短,经济增长恢复来得越快。从目前情况看,防止疫情蔓延的行政控制措施越严厉,比如居家隔离、限制出行、停运一些交通工具、推迟开工开学和取消公共性集会活动等,对当期经济活动的影响就越大,但这也会缩短疫情持续的时间。而赢得时间,是最关键的。

高渊:疫情已经对零售、旅游、交通运输等为代表的服务业产生了较大冲击,会进一步影响贸易和制造业领域吗?

张军:现在,服务业占了中国 GDP 的一半以上,受到的暂时影响确实很大,同时也会冲击到制造业和贸易领域。国际社会对中国疫情的担忧,使得部分国家实施了一些限制性的进出政策,对与中国的贸易和人员往来当然会有些影响,这说到底都不过是疫情冲击的一部分。

无论从理论上还是经验上看,中国经济增长的中长期趋势不会因为外部冲击而发生实质性改变。公共疫情事件只会使经济增速短期放缓,暂时偏离已有的轨道。疫情结束后,只要政策调整及时得当,增长会反弹并恢复到原有的趋势上来。

观察 2002 年到 2007 年的年度 GDP 增长时序图,看不到非典对 GDP 的影响,希望这次情况类似

高渊:2003 年发生非典疫情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有多大?

张军:17 年前,在评估非典疫情对当年中国经济的影响时,大多数经济学家和研究机构都预测,疫情可能使第二季度 GDP 增速下降 20%,对全年 GDP 增速的影响幅度约在 0.5 个百分点之内,相对有限。这些估计的基础,是当时推测疫情持续时间不大会超过三个月。

事后来看,仅当年第二季度 GDP 增长率出现 2 个百分点的下降,正好是季度 GDP 增长率的 20%。那时中国经济的趋势性增长率高达 10%,短暂的疫情冲击很快被后来强劲的增长势头对冲掉。如果观察年度 GDP 增长数字在 2002 年到 2007 年间的时序图,其实看不到非典爆发对 GDP 增长趋势的影响,看到的是增长加速的趋势线。

高渊:这次和 17 年前的情况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之处?

张军:这次疫情的波及范围虽然已经超过非典,但这几天除了湖北外,其他地方的新增确诊病例数量在下降,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趋势,这对减轻疫情对 2020 年经济的影响至关重要。

虽然中国经济的增长趋势不如 17 年前,已连续几年保持在 6% 左右,但如果能够在恰当时机对财政和货币政策作出定向调整,特别是向在控制疫情时受到较大影响的中小企业及服务业倾斜,更多利用差别性信贷政策、财政补贴和减免税收等手段加以扶持,依然能使经济在疫情之后得到恢复和增长。

根据现在给定的情况,我预测最坏的情形是,今年第一季度 GDP 增速降低大约 2 到 3 个百分点。如果第二季度疫情快速好转,经济增速下降态势会被第二季度的反弹性增长对冲掉。应该说,随着有利于增长恢复的宏观政策调整到位,下半年起经济增长会有加快趋势。

考虑全年的情况,只要不再出现来自外部的其他冲击,持续的政策调整应该能保证 GDP 增长率的下降幅度维持在 0.5 到 1 个百分点之内,也就是 GDP 实际增长率保持在 5% 到 5.5%。牛津经济研究所最近完成了一份研究简报,他们的预测跟我相当接近。

如果扶持政策能制度化,中小微企业便能获得长期利好,上海的营商环境也能持续优化

高渊:这次疫情对上海经济的影响可能有大多?

张军:上海是一座开放的国际大都市,经济以服务业为主。这次疫情发生后,全国人员流动都大幅减少放慢,如果这种现象持续,对上海的服务业、外贸等影响要比中小城市更大。服务业中,餐饮和旅游所受的影响在上半年会比较大,复苏可能会推迟到下半年。

另外,如果工人能逐步正常复工上班,疫情对制造业的总体影响不大。只要恐慌过去,一旦疫情结束,上海经济会迅速恢复。

高渊:最近上海出台了 28 条政策,以 " 组合拳 " 的方式扶持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你对此怎么评价?

张军:疫情中,中小微企业的现金流受到很大威胁。比如一家饭店,房租和工资是刚性的,就算临时歇业,这两项支出很难减。上海的 28 条总体都在点上,最重要的是,还规定这些政策将在疫情结束后顺延 3 个月。

其实长期以来,社会上一直在呼吁为中小微企业发展创造更好的环境,因为它们体现了中国经济的活力,也是就业的稳定器。这些年来,政府部门出台了不少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但总体力度与企业需求还有一定距离。现在如果把一些优惠政策长期化、制度化,延期 3 个月后能永久化,就可能把坏事变成好事。中小微企业经此疫情后,反而获得了长期利好,而上海的营商环境也能持续优化。

高渊:现在全社会的关注点几乎都集中在中小微企业上,大企业的处境究竟如何,它们需要特别的扶持措施吗?

张军:大企业相对而言没那么脆弱,获得融资贷款也相对容易。但也要看到,大企业往往也会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这次疫情发生后,不少大企业都作了很多捐赠。而且,大企业还面临停工、复工和额外开支等问题。

所以,不仅要让大企业为 " 战疫 " 出力,也要注意它们的生存状态。它们的负担其实是比较重的,政府从长远来说也要从整体上逐步减轻大企业的增值税、所得税等方面的税负。从国际的比较来看,这个尤其必要。

高渊: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拿出一些见效快的储备项目提前上马,你认为保持经济发展的关键举措是什么?

张军:集中出台大的投资项目目前还不必要。中国需要基建,但应该按照原有的需要规模和投资规划稳步推进,而不用突然加码,不然会给财政和货币带来更大的压力。可以等经济恢复一段时间,再来观察哪些领域的投资项目可能需要作进一步的调整。总体而言,目前不需要超规模的基建投资来对冲疫情的影响,而且疫情毕竟不是战争损坏,短期里对资本形成不构成什么威胁,主要还是延迟了当期的总需求。

当然,疫情也会推动政府改变,疫情中暴露的有些短板领域需要靠日后加大投入来解决。我相信政府会考虑在 " 十四五 " 期间,加大对公共卫生体系和医疗设施扩容与更新的投入力度,也会对公共卫生和医疗系统人力资源的地位和待遇等提供新的支持性政策。

外部冲击往往会逼出一些微创新。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要靠不断的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尤其是广大中小微企业的微创新。例如,我们看到在此次疫情中,小至街头店铺,大到平台服务," 非接触式 " 经营模式层出不穷,这类消费需求被急剧放大,成为新兴的经济社会活动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有远见和勇气的企业是否能从中受到启发,从危机中看到模式创新的机会,始终关注模式微创新,这能成为推动经济强劲复苏增长的不可忽视的力量。

栏目主编:陈抒怡 本文作者:高渊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苏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热门订阅 换一批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