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封城后,我孝感的家人终于决定不拜年了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苏晶 张诚是在深圳工作的互联网从业者,他很早就抢到了 1 月 22 日回老家湖北大悟县的高铁票,但是,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确诊病例不断增多,回不回家成为一个问题。临出发前 2 个小时,他最后下定决心,退掉车票,今年不回家过年了," 为了安全考虑 "。

湖北省大悟县隶属于孝感市,距离武汉 130 公里,开车只需要 90 分钟,张诚老家村里很多亲戚朋友,都在武汉打工和做生意,他们多从事建筑施工、水电安装和灯箱广告的工作,大约一周前,这些人已经陆续回到老家。

身在深圳,张诚非常担心远在湖北的家人,从武汉通报的确诊病例超过 100 例之后,他就开始每天给家人打电话,一天打六七个,每个电话要持续一个多小时时间,主要是了解村里的情况,并劝说家人注意防护。截止发稿前,村里的人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

张诚和我详细讲述了他的经历,以下为他的口述实录:

我妈听到我说不回家过年的时候,都哭了,她说买了一冰箱的东西,你们怎么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我很理解她,毕竟我和媳妇一年才回老家一次,我也是犹豫了很久才做的决定。我们家那里很多亲戚都在武汉工作,农村过年的风俗很传统,很多亲戚一年也就过节才见一次,免不了要相互串门,病毒会人传人,这样接触太危险了。

湖北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如果回老家,我也担心节后回深圳会被隔离、耽误工作。据我所知,在北京工作的孝感年轻人,基本上都没回去,现在疫情传播得这么严重,大家还是不要再回去添乱了。

因为武汉离我家太近,我很早就注意到病毒的新闻。一周前,我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妹夫放假了,他要搭熟人的私家车一起回我老家,我还特地嘱咐他要戴好口罩。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还没有特别在意这个事儿。直到四天前,武汉市通报确诊病例超过 100 例,我才觉得这个事不对劲了,开始拼命给家里人打电话,一天打六七个,隔会儿就打,劝说他们戴口罩,注意安全,每次都要打一个多小时。

我们家那个村儿,有太多亲戚朋友在武汉工作,他们放假很早,很多人都在家待了一周多的时间了,新闻里说,这次的病毒潜伏期长,他们现在没有出现症状,不代表没有被传染。

我妹夫和表哥,就是从武汉回来的,我跟他们聊得最多,我告诉他们大年三十不要来我家吃年夜饭了,最好正月十五之前,都待在家里不要乱跑。一开始他们不接受,农村很讲礼节的,特别是我表哥,我爸还是他舅舅,往年都是要来我家拜年的。

我还给我爸妈打电话,不让他们和村里人走动,没事不要到街上去晃悠,因为街上很多鄂 A 牌照的车,买年货必须上街的话,一定要戴上口罩。可是,无知者无畏,他们一开始都不听我的,还说我是编造谣言,制造恐怖气氛。

他们反驳我说,如果真像你说的这么严重,为什么国家还让高铁继续开,飞机继续飞?你看,他们还存在侥幸心理,还拿发鸡瘟来说事,说十只鸡里面,还有两三只鸡能存活呢。他们还说,农村的空气流通好,自己身体健康,不会那么倒霉就轮到他们自己。

每次打电话我都一直在跟他们辩论,好在我的啰嗦也渐渐有了效果。我妈这两天也紧张起来了,前天我妹要去隔壁镇上给一个朋友的婚礼随礼,原本要带小孩儿一起去,被我妈拦下来了,不让她带小孩儿。

1 月 23 日凌晨,武汉宣布早上 10 点封城之后,他们的态度终于变了。中午,我给家里打电话,他们都很意识到 " 确实疫情来真的了 ",现在也能接受别人不来家里拜年了,也说自己不去别人家里拜年了。

在农村,家家都普遍有人情的顾虑,但是为了健康,我想大家还是能接受的。年轻人接受的更快一些,我表哥还在村里的年轻人中号召,过年彼此之间都不要串门拜年了。

现在,连之前最反对我的我爸也说,他明天要给他干儿子打电话,让他大年初一不要来家里拜年,他干儿子也是在武汉工作的。

我觉的,政府的举动比我说话管用。我妹妹说,从昨天到今天,超市里的东西都被抢空了,在街上走,也可以看到绝大多数人都戴口罩了。镇上卖年货的地方,也都有警察巡查,告诉赶集的车辆办完年货赶快回家、不要乱跑。

我现在稍微放下心了,我的家人都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我之所以能说服他们,一是我孜孜不倦的劝说,二是政府的举动,除了 " 封城 " 之外,武汉市要求所有人必须佩戴口罩,这个举动对我家人起到了警示的作用。我和他们说,如果疫情不严重,政府不会要求所有人带口罩的,这些事实比单纯劝说更有说服力。

不过,这是我劝说了两三天才有这样的进展,还有很多家庭没有我这样的人。以我的了解,村里或许有老人家生病了,还不知道有这么个病,乡镇的医疗资源很匮乏,村里人感冒,也没有去医院的习惯,一般就在赤脚医生那里开点药或者输点液。

按说,这些预防措施应该很早就通知到村民,可是当地的乡政府去哪里了呢?靠在外地工作的年轻人提醒,那肯定不够啊!毕竟,我只能保证我自己家人的健康。

我有一个堂叔,他的儿子、女儿和女婿,因为武汉 " 封城 ",现在都被困在武汉,跟我一样不能回去过年了,我估计他们老两口过年挺不是滋味的。

(文中口述者张诚为化名)

以上内容由"经济观察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理性·建设性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