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郝云妻子反击:他和女子一丝不挂躺床上 多次打我

网易娱乐 01-21

网易娱乐 1 月 21 日报道 郝云妻子雪子发长文反击丈夫及经纪人此前的言论,她表示自己最近收到各种言语攻击,郝云多次家暴自己,出轨在先,和胡姓女子被捉奸在床。

全文:最近我的微博微信电话已经被骂的体无完肤,希望我早逝的祝福我每分钟都收到好多。在多次面临暴力的时候,曾经的退让使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本身初衷只是想让他不再这样为所欲为的伤害我。不想再继续这场闹剧了,对方是一个团队我只是一个素人,好比以卵击石,然而他们已经将暴力事件本身扭曲成了人性攻击,那些所谓的 " 证据 " 也是他早已为掩盖自己背叛和暴力行为布下的一盘棋,只是我从头傻到尾而已。

一,关于暴力。

暴力就是错误,难道没有血流成河就不算暴力?或是多次暴力都可以用 " 爱 " 的名义来洗白?

2014 年 11 月 3 日,他第一次动手打我,当时因为一些小事他把家里砸了个遍包括电视和柜子,然后我很害怕并请求他别发火,他挥手扇我一巴掌,我吓傻了,他并没有因此停手甚至还抓着我的猫嬛嬛伸到窗户外面威胁我要扔出去摔死,当时我很害怕他作出什么过激行为,还好邻居听到了吵闹声敲门说要报警时他才停止。事后他道歉并表示再也不对我动手,我第一次原谅了他。

2019 年 6 月 17 日到 19 日就发生了三天内两次的暴力行为,提前拔掉摄像头,砸坏我手机破坏我录音证据。在地下室多次抽我的脸辱骂我,将我拖来摔去,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一次次往地毯上摔砸,他按着我的时候我对他哭求他停下,他凶狠的瞪着喊 " 你觉得我会心疼你吗?!" 我不再反抗,任他发泄,直到他自己冷静下来,我才逃脱。19 号那天,我正在洗手间洗漱,他过来用胳膊肘勒着我的脖子一点一点用力,我害怕的挣脱并拍打他的手臂,他又打了我一巴掌,然后我往外跑他用力拽住我,把我拖回来房间,我对着窗户大喊 " 救命!救命 " 他立刻把我按在床上,用枕头蒙住我口鼻很久很久,我喘不上气,那时候我真怕我就这样被……他看我慢慢不再反抗也害怕真出事儿就松开手,然后我跑下楼冲出家门,他在后面一直追,躲起来后借用了电话打给了他经纪人求救。然后收拾行李逃出了那个房子。

2019 年 8 月 11 日我回去看孩子,看到他和胡女士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然后又发生了第四次暴力行为,当时的场面时至今都无法忘却,每每回忆依旧充满恐惧,身上的痛已经麻木,满脑子听见的只有孩子哭着对郝先生吼 " 哼,你为什么打妈妈?你不许欺负妈妈!" 而这一次的暴力行为导致我右手软组织挫伤那几天笔都拿不了,左耳窝都是血,身上多处淤青和伤痕,要走时郝先生拦着车不让我走,并叫来胡女士要求我给他们道歉说我打扰他们休息了……随后我去了医院做检查。(图 1)

关于对方称我才是家暴的那一个人,我说明一下情况,19 年 7 月有次争执他向我承认《望京》和《不期》写的都是胡女士后补了一句 "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写歌?" 听到这话我才打了他一巴掌,那一刻我认为我已经承受了一切,他可以给各种女人写歌,但他一下否定了我们过去,这么多年的感情在他眼里连写歌的资格都没有,我很伤心。他开始说耳朵不舒服让帮他挂号并陪他看病,可是见到医生后他就指着我对医生说是我打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又掉进了他的陷阱,他是不是为了取证?不然怎么会有医生能诊断出是陪同女士扇脸所致听力下降?随后我问医生,医生说耳膜没事,只是左耳听力稍有下降但都在正常值内,不排除先天两边数值不一样的情况,耳鸣这些跟生活环境和心理暗示都有关。一个九十五斤的女人一巴掌怎么让他耳鸣七个多月?

然后就是 20 年 1 月 10 日我正常接孩子回家,这并不是第一次带孩子来我住处过夜,面对他突然提出送上楼的无理要求我担心安全所以拒绝,被拒绝之后转身就将孩子抱走并塞回车中拒绝探视,要不是他司机一直阻拦才没受伤,但他并没有停止对我的推搡我很害怕他还会伤害我或报复就报了警。他不顾大哭的孩子强行驾车逃脱,被司机拍窗阻止。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二,关于背叛。

15 年 6 月 16 日我配合他在美国低调结婚,没有婚礼彩礼甚至双方父母从未见过,就这样领证裸婚了。两个月后怀孕,因为 15 年底北京的空气不好他说服我去美国,并推掉工作在美国陪了我半年,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当初的原谅是正确的而这个男人就是我要依靠爱护一辈子的男人。直到在我们最幸福的时候他写了《四季不败》,那里面的女声是我挺着大肚子时候和他一起录的,我很喜欢那首歌,我还说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的作品,但当我看到 MV 时才知道,这首歌是依旧是纪念前妻……

2018 年 6 月初我发现郝先生与胡女士的事情,这不是第一次我发现他有女人所以我提出了离婚,在我打印出离婚协议书给他时,他害怕了一直求原谅,起初我是不想原谅他的,但是他认错态度特别好(图 2)加上那几天在日本京都遇到了强烈地震,第一时间我趴在了孩子身上,而他趴在了我们身上。那一刻我确实被感动了,我认为他还是爱我爱这个家的,所以再一次选择原谅。但是在之后的一年里他多次因小事争吵冷战并提离婚,一直以为只是两个人的事,直到后来再次发现他和胡女士根本没断并且曾在 2018 年 10 月就带她随乐队一起出差。

(图 3)

2019 年 3 月,我们分居协商离婚,由于没有在国内领证,各种涉外离婚问题难以处理又赶上了他即将参加 " 唱作人 ",经纪人嘱咐我这段期间是他的重要时期尽量不要吵架影响他,所以也只好将我们的事搁置。在分居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认识了唐先生,之前只是朋友但后来慢慢产生了感情,在五月郝先生怀疑并询问我的时候,我没有隐瞒选择了坦白,并表示愧疚毕竟我们的婚姻还没有彻底结束,之后我们开始正式商量离婚细则,随后的几天内郝开始反复,说过去对不起我,要我好好考虑,我因为当时他正在节目快到决赛的最后时刻,担心他压力大也很心疼,即便我们婚姻早名存实亡,但在最后时刻我想一切都等他比赛结束再谈离婚,这期间先停止争吵不要影响他的工作。随后的这一切我至今都不明白是他的真情流露还是一盘棋,他找人调查我微信已删除记录,先是录像彩排时唱着给胡女士写的《不期》流泪让我心疼,然后他又写首《雪子》立了一个爱老婆的和被老婆欺负的人设。我多次请求他不要发表这首歌不要写我的名字但他还是发了,这本来都没什么,但在曝光之后,这一切都成了他暴力和背叛的保护色了吗?

三,关于地下室性骚扰

在 19 年 11 月有次回家看孩子时,他和我在地下室沟通孩子的事,我要走时他开始纠缠着我,然后开始脱裤子,当时我觉得很恶心但因为怕他不敢直接拒绝,他按着我的头靠近他身体,并抓我的手来接触他的身体,表示让我把他解决,我抗拒并表示 " 你干嘛啊!不怕你女朋友知道吗?" 他说 " 她爷爷最近身体不好,没怎么见面 " 并说 " 你去说吧,你告诉她我也不怕 " 后来我借口经期便匆匆逃脱。

四,关于经纪人刘洋和刘景熙还有李阿姨。

经纪人否认郝先生家暴,却没否认说过 " 珊珊也说过郝云打过她 " 的言论,景熙说和珊珊多年住对楼,没看见身上任何家暴痕迹,那是因为郝打人的时候他们并不住那里,比那早很多年,具体打人原因也是郝先生亲口对我说过,涉及珊珊隐私我不想在此公布。经纪人猴哥作为第三次家暴的当事人,他来的时候看见我身上的各种伤和淤青,让我收拾了行李把我送了出来并嘱咐我不要报警,我听了她的,他又怎么对我的?私自发布我与多位朋友聊天截图这是严重侵犯隐私并且恶意诽谤混淆时间线,在对婚姻失望分居以后喜欢上别人并向郝先生交代后双方开始进行离婚事宜沟通(图 4)可私人聊天信息他们如何非法手段获取又将过去和朋友间找鸭子的玩笑话合并到一起声称 " 无意 " 发现后发布于网络,将我塑造成一个坏女人形象为郝先生洗白,严重影响到我和家人包括涉事朋友的正常生活,要求删除并道歉。

景熙后续发布所有污蔑言论同时追究其法律责,我的财务状况会在法庭公开,郝先生的收入存在我名下是因为过去几年我是工作室法人,但几乎每一笔账进出郝先生都清楚来龙去脉,也是按着他的指示来进行,除了工作往来就是家庭开销,我没有乱花过他的钱,反而是这么多年一直我在打理才使他的钱财得到止损,甚至有一张卡的手机银行绑定的都是经纪人的手机号,经纪人来操作手机银行(图 5)何来我卷走他所有钱一说?而且后来工作室关闭你们重新变更法人,换银行卡,我的账户没有再进过他的工作收入,我并不知道他的具体收入情况,更别提 3000 元找鸭子一说?你为何如此肯定我找鸭并持续诽谤我?

景熙又是如何做到年薪 20 万却在几个月内借给郝先生 50 万呢?有没有可能本身就是郝的钱,而你只是转回给他,有计划的转账记录就是为了日后为自己塑造自己被我卷走钱后身无分文形象?那又是谁在转移财产呢?

你们为他做事说话洗白都可以,但是你们可以摸着良心说对背叛和家暴不知情吗?

对网名为 " 高冷的卤蛋 " 的李阿姨发布污蔑言论一并追究其法律责任,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式找到之前被我辞退的阿姨并评论我每天除了逛街购物就是和郝先生闹矛盾的言论。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基本每天都在陪孩子,孩子一岁半断奶之前夜夜无论孩子醒多少次都是我一个人来喂奶拍嗝哄睡,之前发文时候太冲动忘记了具体孩子多大找的阿姨了,确实也请过但因还在哺乳期自己带孩子居多且没干多长时间就走了,至于这位李阿姨 (图 6)这时候跳出来了,17 年 6 月就不干了如何妄自评论我们这两年的家事?是否被拿钱收买就不得而知。

五,关于我一直不工作,和分居后奢侈消费。

对方说我一直不工作,那是因为我毕业没多久就跟了他,他说什么我听什么,我们一结婚他就马上提出要孩子,因为他说他父母年龄大了希望早点抱孙子,我也心甘情愿因为这是我认定共度一生的男人,生育后坚持母乳一年半左右,他又计划要二胎因为给孩子一个同血缘的兄弟姐妹是他的心愿,他并不支持我出去工作。这期间除了照顾孩子还帮他处理各种杂事做了全职助理的活,国内外的所有杂事都是我在替他打理,他多次强调我帮他解决了所有后顾之忧让他可以安心工作,这比我出去打工赚钱更有意义,说国外都是全职太太,全职太太才是最难并最受人尊重的职业,我多次提出想出去工作,郝表示以后我们钱富裕了可以开个小店,也比出去给别人打工强,说他郝云的媳妇儿,不能在外面替别人打工。

我在分居之后除了匆忙找了一个安保措施严格的小区短租的房子有些贵之外生活都很拮据,也向朋友借了些钱来维持生活,找工作赚钱,因为没有车了每天几乎都是公共交通出行,并没有奢侈开支,反而郝先生拥有两辆车住在别墅,还花了七万去做牙齿美容,除了给胡女士付房租还多次带胡女士国内外旅行购物。又是谁声称没钱还奢侈消费呢?

最后,对于我的过错,我做过的我认,并真诚道歉。但诽谤造谣的我也会追究责任。对方愿意把我污蔑成一个什么形象来洗白自己没有背叛和家暴的行为或是炒红自己,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这一场闹剧应该结束了。事已至此对所有牵扯到的进来的人都道个歉,对不起。因为我们两个人的事闹到现在这样不堪的局面,我也因此受到了惩罚,更多的证据涉及隐私不便放在媒体,会移交给法庭让法律来判。

生活里没有童话故事,能够平静的面对眼下的挫折和不堪已经是一种成长,只是深吸一口气,然后扛着,扛着……

一切都会过去,依然相信未来会好,但首先,要离开现在,换个方式,重新活过。

对不起孩子,对不起两家人,对不起占用了公共资源。

以上内容由"网易娱乐"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