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高中学历创业,身家曾达 41 亿的他被抓了,留下 3.5 万股东泪奔

ZAKER潇湘 01-19

朱宝良,视频截图

新年刚过半个月,A 股监狱风云再次出现新的角色,他就是兰州民百(600738.SH)实际控制人朱宝良。

1 月 17 日晚,兰州民百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已于 1 月 15 日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

公司爆雷,股民遭殃。

在股吧中,不少股民在猜测,兰州民百会有多少个跌停。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兰州民百共有 3.48 万户股东。

兰州民百实控人被抓

公开资料显示,兰州民百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商贸领域上市公司,朱宝良于 2017 年 9 月 15 日至 2019 年 5 月 16 日任职兰州民百董事。截至 2019 年第三季度,其个人持股兰州民百 1037 万股,占总股本的 1.33%。朱宝良同时为兰州民百控股股东红楼集团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 " 红楼集团 " ) 的法人,持股比例为 60%,红楼集团持有兰州民百 55.6% 的股份,因此朱宝良为兰州民百实际控制人。

另外,朱宝良妻子洪一丹持有兰州民百 4151.2 万股股份,占比 5.3%,同时持有红楼集团 40% 的股份。洪一丹现为兰州民百董事长、董事。

早在 2019 年 12 月 10 日,兰州民百发布公告称,收到桐庐县公安局函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公告强调 " 上述事件为实际控制人个人事务,与公司经营无关。"

证券时报报道称,据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朱宝良此次或涉强迫交易罪被当地公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另外,去年 12 月 27 日,兰州民百公告称,公司收到监事何苏娜家属提供的《拘留通知书》,其因涉嫌职务侵占犯罪被刑事拘留,同日公司收到监事何苏娜提交的辞职申请。兰州民百表示,何苏娜未在公司担任重要管理职务,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正常,运营管理未受到影响。

公告透露,何苏娜曾担任红楼集团会计。

3000 元起家,身家曾达 41 亿

朱宝良 1962 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公关世界》曾有一篇文章介绍朱宝良,称其早年丧父,童年生活拮据。1992 年怀揣 3000 元钱来到杭州,摆过服装摊,开过服装厂。朱宝良在杭州市产业结构大调整期抓住机会,快速积累财富,先后创办了杭州家电城、杭州鞋城、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上海宝良家电市场等。其中,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是朱宝良 1997 年斥资 1.3 亿元建成的,该商场至今仍是红楼集团的重要资产之一。

朱宝良,视频截图

2019 年 10 月 10 日,朱宝良、洪一丹夫妇以 41 亿元位列《2019 年胡润百富榜》第 1008 位,朱宝良曾多年位居桐庐富豪榜首位。

朱宝良出生的桐庐,曾诞生了圆通、申通、中通、韵达,这 4 家快递公司几乎占中国民营快递业半壁江山,桐庐也成为闻名全国的 " 中国快递之乡 "。

2012 年 7 月,朱宝良果断发起一次豪赌。经过 7 天 7 夜的谈判,红楼集团入主上海希伊艾斯快递(现更名为国通快递)。

彼时,朱宝良信心满满,宣称在未来 3 至 5 年内,红楼集团将向 CCES 快递投入资金 20 亿元," 如果做得好,还将推进 CCES 上市。"

几年后,以 " 桐庐帮 " 为首的 " 通达系 " 快递公司(圆通、申通、中通、韵达)陆续踏上境内外上市之旅,但朱宝良掌舵的国通快递在竞争中失速。

华夏时报去年 12 月曾报道,自 2018 年以来公司经营困难,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目前已经处于停工状态。

" 抽血式 " 分红引关注

兰州民百成立于 1992 年 4 月,于 1996 年挂牌上市,是兰州唯一大型商贸上市企业,业务包括百货零售、高级酒店、餐饮娱乐、商业地产等。公司产业分布于亚欧商厦,亚欧连锁超市、亚欧大酒店。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总资产 42.82 亿元,目前公司总市值 41.69 亿元。

2003 年红楼集团出资 1.09 亿元受让兰州民百 6738.9172 万股国有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多次实施重组。

在经历多次重组后,兰州民百近年业绩表现较为稳健。2018 年净利润高达 15.84 亿元,同比暴增 10 倍;不过,业绩骤增主要由于出售资产,扣非后净利润为 1.35 亿元。

正是在 2018 年度,兰州民百突然变得 " 慷慨异常 "。

2018 年间,公司在半年报、三季报、年报中三次实施现金分红方案,分别为每 10 股派发 1 元、3 元和 16 元,累计现金分红数额约占当年度净利润 15.84 亿元的 99%。

这种异常举动被外界质疑为 " 抽血式 " 分红,引发交易所问询。

今年三季报,兰州民百又披露了每 10 股派发 3 元的现金分红方案,现金分红总额 2.27 亿元。今年前三季,公司实现净利润仅 2 亿元。截至 9 月末,公司未分配利润仅余 5.9 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 1996 年上市至 2017 年,兰州民百一共仅实施 5 次分红,分红金额合计 1.97 亿元。

大额分红,其实多数流入了实控人的腰包。数据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红楼集团、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公司 62.23% 的股份。也就是说,不到两年时间,朱宝良、洪一丹家族在兰州民百的一系列 " 壕 " 气分红中揽入约 11 亿元。

大比例分红后,兰州民百业绩却急转直下。财报显示,兰州民百 2019 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 13.6 亿元,同比增长 28.2%,净利润 2.03 亿元,同比下降 83.8%。

朱宝良,视频截图

新年刚过半个月,A 股监狱风云再次出现新的角色,他就是兰州民百(600738.SH)实际控制人朱宝良。

1 月 17 日晚,兰州民百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已于 1 月 15 日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

公司爆雷,股民遭殃。

在股吧中,不少股民在猜测,兰州民百会有多少个跌停。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兰州民百共有 3.48 万户股东。

兰州民百实控人被抓

公开资料显示,兰州民百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商贸领域上市公司,朱宝良于 2017 年 9 月 15 日至 2019 年 5 月 16 日任职兰州民百董事。截至 2019 年第三季度,其个人持股兰州民百 1037 万股,占总股本的 1.33%。朱宝良同时为兰州民百控股股东红楼集团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 " 红楼集团 " ) 的法人,持股比例为 60%,红楼集团持有兰州民百 55.6% 的股份,因此朱宝良为兰州民百实际控制人。

另外,朱宝良妻子洪一丹持有兰州民百 4151.2 万股股份,占比 5.3%,同时持有红楼集团 40% 的股份。洪一丹现为兰州民百董事长、董事。

早在 2019 年 12 月 10 日,兰州民百发布公告称,收到桐庐县公安局函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公告强调 " 上述事件为实际控制人个人事务,与公司经营无关。"

证券时报报道称,据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朱宝良此次或涉强迫交易罪被当地公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另外,去年 12 月 27 日,兰州民百公告称,公司收到监事何苏娜家属提供的《拘留通知书》,其因涉嫌职务侵占犯罪被刑事拘留,同日公司收到监事何苏娜提交的辞职申请。兰州民百表示,何苏娜未在公司担任重要管理职务,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正常,运营管理未受到影响。

公告透露,何苏娜曾担任红楼集团会计。

3000 元起家,身家曾达 41 亿

朱宝良 1962 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公关世界》曾有一篇文章介绍朱宝良,称其早年丧父,童年生活拮据。1992 年怀揣 3000 元钱来到杭州,摆过服装摊,开过服装厂。朱宝良在杭州市产业结构大调整期抓住机会,快速积累财富,先后创办了杭州家电城、杭州鞋城、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上海宝良家电市场等。其中,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是朱宝良 1997 年斥资 1.3 亿元建成的,该商场至今仍是红楼集团的重要资产之一。

朱宝良,视频截图

2019 年 10 月 10 日,朱宝良、洪一丹夫妇以 41 亿元位列《2019 年胡润百富榜》第 1008 位,朱宝良曾多年位居桐庐富豪榜首位。

朱宝良出生的桐庐,曾诞生了圆通、申通、中通、韵达,这 4 家快递公司几乎占中国民营快递业半壁江山,桐庐也成为闻名全国的 " 中国快递之乡 "。

2012 年 7 月,朱宝良果断发起一次豪赌。经过 7 天 7 夜的谈判,红楼集团入主上海希伊艾斯快递(现更名为国通快递)。

彼时,朱宝良信心满满,宣称在未来 3 至 5 年内,红楼集团将向 CCES 快递投入资金 20 亿元," 如果做得好,还将推进 CCES 上市。"

几年后,以 " 桐庐帮 " 为首的 " 通达系 " 快递公司(圆通、申通、中通、韵达)陆续踏上境内外上市之旅,但朱宝良掌舵的国通快递在竞争中失速。

华夏时报去年 12 月曾报道,自 2018 年以来公司经营困难,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目前已经处于停工状态。

" 抽血式 " 分红引关注

兰州民百成立于 1992 年 4 月,于 1996 年挂牌上市,是兰州唯一大型商贸上市企业,业务包括百货零售、高级酒店、餐饮娱乐、商业地产等。公司产业分布于亚欧商厦,亚欧连锁超市、亚欧大酒店。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总资产 42.82 亿元,目前公司总市值 41.69 亿元。

2003 年红楼集团出资 1.09 亿元受让兰州民百 6738.9172 万股国有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多次实施重组。

在经历多次重组后,兰州民百近年业绩表现较为稳健。2018 年净利润高达 15.84 亿元,同比暴增 10 倍;不过,业绩骤增主要由于出售资产,扣非后净利润为 1.35 亿元。

正是在 2018 年度,兰州民百突然变得 " 慷慨异常 "。

2018 年间,公司在半年报、三季报、年报中三次实施现金分红方案,分别为每 10 股派发 1 元、3 元和 16 元,累计现金分红数额约占当年度净利润 15.84 亿元的 99%。

这种异常举动被外界质疑为 " 抽血式 " 分红,引发交易所问询。

今年三季报,兰州民百又披露了每 10 股派发 3 元的现金分红方案,现金分红总额 2.27 亿元。今年前三季,公司实现净利润仅 2 亿元。截至 9 月末,公司未分配利润仅余 5.9 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 1996 年上市至 2017 年,兰州民百一共仅实施 5 次分红,分红金额合计 1.97 亿元。

大额分红,其实多数流入了实控人的腰包。数据显示,公司控股股东红楼集团、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公司 62.23% 的股份。也就是说,不到两年时间,朱宝良、洪一丹家族在兰州民百的一系列 " 壕 " 气分红中揽入约 11 亿元。

大比例分红后,兰州民百业绩却急转直下。财报显示,兰州民百 2019 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 13.6 亿元,同比增长 28.2%,净利润 2.03 亿元,同比下降 83.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等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