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多家机构曾自称为她募捐近 100 万 但她从来没收到这笔钱

观察者网 01-14 113

2019 年 10 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人吴花燕身患重病、体重一度跌至 43 斤一事,引发社会关注。

据澎湃新闻报道,昨天(1 月 13 日),记者从沙坝河乡政府获悉,吴花燕已离世。13 日 21 时许,沙坝河乡人民政府党政综合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13 日下午,他们得知吴花燕去世的消息。目前正在进一步核实事件经过,将通过相关部门发布通报。

此前,吴花燕在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心胸外科接受治疗。该院心胸外科一位工作人员 13 日晚透露,吴花燕因病情加重,于 11 月初转入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外科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吴花燕确实转到了该院心外科治疗,她今日听说吴花燕已离世。吴的管床医生暂不在,无法提供更多信息。

吴花燕系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学生,父母双亡,与弟弟相依为命。

据贵阳晚报报道,高三那年,吴花燕的弟弟吴江龙的间歇性精神病发作了,原本就身体不好的吴花燕多次往返医院,又跑到了当地民政局,写了 20 多张申请书筹款,到了 2017 年暑假终于把剩下的 5000 元住院费筹到。

当年 12 月,吴江龙痊愈出院,吴花燕的身体却渐渐出了问题,她的双脚慢慢地肿了起来,她想自己不是多么娇贵的人,没有在意,只在药店随便开了点药。

没想到一年后,她开始呼吸困难,并整夜失眠。

去年 10 月 13 日,她到医院检查后,才得知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她的心脏问题也很严重,医生表示,心脏内都有 4 个瓣膜,而吴花燕 3 个心脏瓣膜都有问题,这也意味着后续检查费会很贵。

当被告知做手术前期就需要 20 多万时,吴花燕退却了。

当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全国网友关注,吴花燕也在劝说下,在网上发起手术费的众筹,不到半个月,吴花燕的爱心款已经高达六七十万,手术费也基本筹足,她为了表示感谢,还用 3 天写了一封 1000 字的感谢信:" 像被丢在黑夜里又重见太阳。"

当月底,松桃县民政局召开会议商讨,决定给予吴花燕 2 万元急难救助资金。铜仁市妇女联合会也在官方微信公众号转发求助信息,并用募集所得的资金对吴花燕进行帮扶。

然而筹款的过程中,一些慈善机构或媒体、个人的做法,也遭到了家属的质疑。

据封面新闻报道,如 9958 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其为何会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筹款?同时,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其家人同意的情况下,给吴花燕被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 40 万元?吴花燕的姐姐吴玉荣告诉记者," 这 40 万的筹款,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晓 "。

另外,仔细查看该救助中心发布的内容,该团队在 " 进展报告 " 中解释称,上述做法,是因为 " 相信很多人和我们一样,想为这个善良处境又艰难的女大学生做点什么 ……" 并表示," 本案例项目,将收取筹款额的 6% 作为项目执行成本费用 ……"

再如,某短视频账号在吴花燕不知情的情况下,以 " 护燕行动 " 之名,在抖音平台上用二维码收款的方式,为吴花燕筹款,并发布视频,称 45 万余元爱心款 " 已亲自交至吴花燕。"

但吴花燕及亲属表示,没有收过这笔钱," 我们根本就没有收这笔钱。他们是往医院来了人,但我们爱心款已够,所以就没收。" 吴玉荣很愤怒。

尽管在上述抖音的评论里面,博主后来又介绍:" 我们也已经和小花燕当面沟通对接了善款的详细情况,这笔善款会尽快打到她本人的账户中!" 但吴玉荣并不认可,她认为这种行为存在 " 消费吴花燕,利用吴花燕博眼球和流量 " 的嫌疑。

光是这两笔被曝光的 " 不知名 " 募捐加起来就有 85 万元。

这些举动,让吴花燕寒心,也让家属失去了对媒体和慈善机构的信任。生前,吴花燕为此曾彻夜难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