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我爸爸是香港警察!”只有到了深圳,5 岁的儿子才可以大声说出

上观新闻 2019-12-15

天色有点暗了,香港警嫂梁洁牵着儿子的手,脚下步子又加快了些。母子俩刚刚在外面吃晚饭的时候,听说今天有暴徒在警察宿舍闹事。没来得及等孩子好好吃完,他们便匆匆往回赶。早点回家吧,外面不太平。

还没走到他们位于警察宿舍的家,梁洁就看到路上聚集了一群蒙面黑衣人挥舞着拳头,高声叫骂。暴徒对面,警察架起路障,列阵戒备。梁洁赶紧抱起儿子,远远躲开黑衣人。

梁洁的丈夫李先生是一名警察。修例风波以来,警察成为暴徒攻击的目标。不久前,一名警察在港铁观塘站处理刑事毁坏案件时遭黑衣人割喉。机动部队一名警员曾被暴徒围殴,导致眼角膜破裂,眼帘缝补 20 针。还有后来被海内外网友熟知的 " 光头刘 Sir",也曾多次被暴力分子围堵攻击,至今膝盖里还有一处碎骨。截至 11 月 18 日,已有 454 名警察受伤。

暴徒还使用网络暴力威胁恐吓警察。特区政府警务处日前透露,共有 1614 名警察及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人发布在网上,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生日、住址、照片等。在香港的街道上,至今仍能发现暴徒喷涂的警察姓名、电话、家庭住址。

梁洁等警察家属也受到牵连。有警察宿舍被喷上 " 祸必及妻儿 " 字句,还有警察子女在学校遭到欺凌。香港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在社交平台上甚至咒骂警员子女 " 活不过 7 岁 "。

梁洁抱着儿子,躲躲闪闪避开黑衣人,终于在天黑前安全到家。示威者在楼下的嘶喊声不绝于耳。后来,她听说另一名警察的家被人砸烂了。当时,一些暴徒从街上扔砖头砸窗,还有一些冲上来拍门。那天,两个孩子和奶奶在家,他们躲在客厅的桌子底下,家里的家具都被打烂了。第二天,全家就搬离了警察宿舍。现在两个小朋友还经常做噩梦。

尽管梁洁的丈夫李警官是一名文职警察,日常并不在一线执勤,但她还是免不了为丈夫担心。那天,在家里打开电视,她说:" 以前我从来不看电视,也不看网络直播,那天不知为什么开了电视,恰好看到我老公和几位同事在检查路人身份证。"

" 你怎么不戴口罩啊?" 她看到电视上,丈夫竟然不戴口罩执勤,立刻发短信提醒。在当前局势下,警察身份若遭泄露,人身安全随时会受到威胁。可是正在执勤的李警官哪里有空看手机。

梁洁刚发完短信,手机就 " 嘀嘀嘀 " 响了起来,很多朋友发来发信息说,在电视上看到李警官了,竟然不戴口罩。

在混乱中,警察家属不得不学会隐藏身份。不久前,在金钟添马公园一场挺警方的集会上,一位警察家属谈起近来遭遇时情不自禁落泪。她无说:" 我现在不敢跟人说我是警察家属,甚至不敢讨论相关话题。" 有的家属打车或坐巴士选择提前或者迟一站下车,再走回警察宿舍的家。

梁洁也有过相似的经历。一天,她带着儿子乘地铁,地铁电视上正播着防爆警察的视频,5 岁的儿子脱口而出:" 爸爸、爸爸。"

梁洁一把捂住儿子的嘴。" 我当时吓懵了,这是在公共场合,千万别惹事啊。" 梁洁后来回忆那天的情形时,仍然后怕,同时又觉得有些可悲。" 爸爸是警察,儿子特别骄傲。怎么现在连说都不敢说了呢?"

梁洁想不通的问题,暴力示威者却有一套似乎能自圆其说的答案。在暴徒看来,暴力抗警是 " 违法达义 ",就是说,他们的目标是正义的,而使用暴力是迫不得已——如果说示威者使用暴力不合理,那警察使用暴力也是不合理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散布各种谣言,污蔑警察,进一步证明暴力抗警的合理性。谣言不一而足:" 警察强奸了中文大学一名女生 "" 警察打瞎了一名无辜市民的眼睛 ""15 岁少女因参与游行,被杀并被浮尸海上 " ……本月上旬,警方还破获一起非法持有枪支案,落网激进分子交代,他们企图在游行时用枪械制造混乱,嫁祸警察。

除了面对暴徒,香港警察还要承受来自舆论的压力。一名防暴警察的妻子发文讲述家里的一幕:" 我丈夫经过一天的奋战后回到家中,身心俱疲,还没来得及冲凉便睡倒在沙发上。醒来看到电视新闻回放片段,‘尊贵的’议员在那里批评警方,我丈夫非常气愤,委屈落泪,握在手中的玻璃杯都被捏碎了,血水从指缝滴下来。"

梁洁说,修例风波以来,夫妻俩基本碰不上面。李警官有时上早班,一天十几小时在外,有时上晚班,十几小时后回来倒头就睡," 最夸张的是一连工作 40 个小时 " 。梁洁在香港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自己工作也很忙。两人偶尔在家碰面一二十分钟,也来不及说什么。李警官在家从不谈工作上的事,因为在他看来,和家人说警务 " 很不专业 "。

每到周末,梁洁就带着儿子去深圳或珠海,她说:" 在那里吃吃玩玩真开心,也不想香港那些有的没的了。" 李警官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这几个月也爱上了来内地,现在警界兄弟们聚会都改在河对岸的深圳了。

最近,梁洁听说楼下邻居把孩子送到深圳的一所国际学校念书了。她和李警官也在想,要不要效仿,只是那样开销太大。

然而,转学深圳的好处显而易见,起码 5 岁的儿子可以大声说出来:" 我爸爸是警察。"

(为保护隐私,梁洁使用化名)

栏目主编:洪俊杰 本文作者:宰飞 吴頔 文字编辑:洪俊杰

图片摄影:老林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