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你也像它们一样,追求无法复制的瞬间吗?

物种日历 2019-12-15

猛犸的故事们

物种日历专属的治愈 / 致郁系短故事,来自暖男叶猛犸老师。在每个周末的午夜 12 点,给你的小心脏温柔一击。

此外还有系列连载《蓝星调查手记》,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新系列名直达。

《猛犸的故事》前情回顾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为什么还要付出生命?

狸、兔子和鼹鼠:

你们好。也请代问小树林的各位朋友好。

发出上一封信的时候我还在南美,现在我已经到南极啦!已经和一群企鹅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了,除了有些冷,别的倒是都还好。

说到冷……这里可是夏天啊,但是会比你们那里的冬天还冷吧……真是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啊,只能说世界太大了吧。

这里的生活说起来也蛮不错的。每天和企鹅们同吃同住,他们捕鱼,我就去摸贝壳。不过这边很难找到我喜欢吃的贝壳,所以还是吃企鹅抓到的鱼多一点。每天我都要跟企鹅们说很多声谢谢。

唯一有点不大方便的就是墨水总会冻住。这还得麻烦企鹅帮忙,用孵蛋的姿势把墨水化开。那个姿势其实非常好玩,不过现在我旁边就站着一个企鹅,我不大好当面写他的坏话。

还有就是现在每天都是白天了。其实这么说也不大准确,因为白天也不算很亮……也许说太阳一直不落山比较恰当。看着太阳走啊走,看起来好像要降下去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它又重新升了起来,是一种挺特别的体验。不过现在我所在的位置还不算太靠南,所以可能再过一阵子就看不到这种现象了。

除了这些之外,好像在南极也没有什么更特别的事情了……嗯,好像是。

在刚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有点沮丧来着。我花了很长时间,走过了整条北美洲和南美洲西侧的海岸线,最后才到了南极……可是,就这样啦?就这样而已吗?倒不算是后悔,只是觉得,嗯,好像有点不大值得的感觉。

不过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这一路我见过了许多不同的动物和植物,许多都是我在北美的老家永远也见不到的;还学到了不少事情。这些也算是很好的收获,对吧?

外就是收到了日本猕猴的一封信,让我产生了一种不大一样的想法。你还记得日本猕猴吧?几年前我在日本泡温泉时认识的,后来也经常通信来着。他还总给我寄东西,像樱花啊,闪闪亮的甲虫啊什么的。

这次的信是说他们又去泡温泉了……他们总是花很多时间泡温泉。似乎每年除了追赶樱花就是泡温泉。我是不大理解的啦,既然怕冷,那为什么不找个更暖和一点的地方生活?

日本猕猴这次就回答了我这个问题。他的说法是,这样可以有更清晰更明确的对比……这是什么理论?

刚看到这种说法的时候,我的脑袋好像一池子温泉,雾气腾腾的。不过幸好他又解释了几句,才算看懂。

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辛劳啊疲惫啊寒冷啊,在泡进温泉的那一刻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那一个瞬间,幸福得想要流眼泪。"

大概意思是说,哪怕平时冻得瑟瑟发抖,哪怕冒着雪赶很远的路,但只要泡进温泉里,这些就都会化作一声 " 真值得啊 " 的叹息。

果非要类比的话,大概像是种下种子、好好照料,直到看到又大又好吃的蔬菜成熟时的感觉吧?

或者说,正是因为之前的经历太过艰难,所以最后的收获才显得格外甜美?

又或者说,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

这么说倒是也没错啦……总是自己很努力才摸到的贝壳吃起来会好吃一些……不过或者可能是因为花费了更多体力、所以觉得更饿也说不定。

所以这个问题就困扰了我好几天。我在想,是否因为走了很远的路、花了很长时间来到南极,所以南极对我的意义就变得不一样了呢?我是否应该觉得南极是一个非常非常值得来的地方?

又或者,南极只是南极,无论如何它都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我应该把之前的所有经历都抛开,只是去感受南极本身呢?

我觉得我自己的感觉都被搞糊涂了。都是日本猕猴的错,哼。

我把自己的这些困惑说给企鹅们听,他们都嘎嘎大笑起来。然后有个老企鹅很严肃地跟我说,生活本身就是一切。于是我就更糊涂了。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想了几天,也不算是想清楚了。

我想,日本猕猴对生活的追求,和企鹅们对生活的追求可能是不一样的。日本猕猴追求的,似乎是一种转瞬即逝的东西……无论是樱花也好,还是泡进温泉的时刻也好,都是一种瞬间的感觉;那种感觉无法复制,也没法一再感受。所以他们会这么重视生活中的仪式感,会珍视那些瞬间。

以后再回想起那些瞬间的时候,可能会一边回忆、一边欣赏,同时一边惋惜吧。那可能是一种复杂的情绪,混合了期待和不甘,也许还有一些庆幸和洋洋自得。

而企鹅们的生活,一年到头都没什么变化。他们不栽种,不收获,只是一代一代捕鱼生活。甚至在这片大陆上,连植物都很少能看到。所以他们只是每天都认真做自己的事情,不期待也不怀念,只是踏踏实实地好好生活。

所以,可能是他们的生活环境不同,才带来了对生活的不同视角。这样说来,当时我要来南极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其实有点不记得了……大概是觉得 " 要是能去那里看看,应该也挺好的 " 吧?

那,现在我来了,看到了,然后呢?

还是想不明白啊,唉。

抱歉,不知道这样的信是不是会让你也跟着困惑起来。希望不会吧……或者,也许你会想到些什么?如果是那样的话,请写信给我吧。

祝好

海獭

To be continued

喜欢猛犸老师的故事,向物种日历后台回复关键词可以看更多:

回复 "猛犸的故事" 看本系列。

回复 "蓝星调查手记" 还有其他系列。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 · 网易号 " 各有态度 " 签约账号

本文来自果壳,欢迎转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 GuokrPac@guokr.com

以上内容由"物种日历"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