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高估值,负利润,造车新势力的 2020 会好吗?

AutoLab 2019-12-15

前几年靠运气赚的钱,今年都凭实力亏出去了。

资本市场一共向造车新势力企业投了多少钱?保守估计在 2000 亿人民币左右,这个数字大概相当于中国一个内地三线地级市 2018 年全年 GDP 总值,也相当于尼泊尔、冰岛等类似体量国家的全年 GDP 总值。

2000 亿人民币的数据来自胡润研究院一份榜单的反推。在今年 10 月份,胡润研究院曾发布一份《2019 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其中有 11 家新势力造车企业入选前 300 名。这些估值是如何得出的呢?胡润研究院官方表示,对于企业的估值,主要参考其在投资界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数据。事实上,多数投资机构、咨询机构评估一家未上市公司的市值时,参考的核心数据都是融资。

由于蔚来已上市,因此胡润研究院的这份榜单并未涵盖。2018 年 9 月 12 日,蔚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筹集 10 亿美元,美股报 6.26 美元。在此后的近半年内,蔚来的市值基本稳定在人民币 400 亿左右,这大致和蔚来上市前的估值相当。

时隔一年,蔚来的股价已跌至 2 美元附近,甚至还时不时需要在 1 美元退市的边缘试探,而蔚来的市值也已缩水至 160 亿人民币左右。因此我们会看到这样一种现象,明明蔚来的体量及发展状况优于威马、小鹏,但市值只有威马、小鹏的一半。我们可以大致理解为,小鹏股东们此刻卖掉小鹏,能买两个蔚来。

这个 " 魔幻 " 的现状,起因在于蔚来股价的跳水,以当下的市值计算,蔚来的投资人确实血本无归。蔚来股价的跳水开始于今年 3 月,由于发布了 2018 年 Q4 财报及全年财报(SEC 强制要求),蔚来股价 2 天跌 40%。不过,通过企查查可以看到,早在蔚来 2018 年的年报发布前,腾讯、顺为资本的几位投资人同时卸任蔚来董事,此后更是传出大股东将在解禁期到期后抛售蔚来原始股,使得蔚来股价始终笼罩着悲观情绪。

新势力造车企业的估值又是如何一步步被推高的呢?这就如同一个 " 众人拾柴火焰高 " 的过程,目前来看,国内所有新势力造车企业短期内都是无法实现盈利,且烧钱速度惊人,需要通过一轮轮融资来续命。而对于估值,则需要每一轮都比上一轮提高一点,这样资本的进入才合乎情理," 故事 " 才能继续讲下去。长此以往,若公司的盈利能力没有改善,雪球只能越滚越大,而庞大的雪球之下却无根基。

一个多月前,曾传出滴滴的部分股东想转手持有的股权,但即使在滴滴估值的基础上打 7 折出售,依然无人接盘。而这种现象也必然在新势力造车企业中出现,已经被严重高估的估值,将直接影响新势力造车企业在未来的融资,而通过上市的形式募集资金恐怕也会很难,毕竟蔚来的股价已经摆在那里。

新势力造车企业的融资困境不光在于高估值,还有当下举步维艰的资本市场。2019 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集资金总额为 8310 亿人民币,同比下滑 20.4%,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总额 4314 亿元,同比下降 53.7%,可以看到,整体投资规模都在严重萎缩。在如此严峻的大环境下,本就被高估值捆绑的新势力造车企业,恐更难获得融资。

距离 2020 的新年钟声响起,还有 2 周的时间,而截至此刻,30 余家造车新势力企业中,仅有不到 10 家完成了首款车型的交付,而已完成交付的企业中,能够上量到每月 1000 辆以上的,目前也仅有蔚来、威马、小鹏、哪吒。

从目前各大新势力造车企业公布的产品进度信息来看,即将到来的 2020 年,各家车企都将铆足劲全力冲刺,天际、拜腾、奇点、博郡等都将实现首款车型交付,而威马、小鹏、哪吒也将推出更具竞争力的次款车型。激烈的战斗背后,或将需要更多的钱,而在最需要钱的 2020,又注定会是比 2019 更严峻的资本寒冬。

雨水充足时,种子争相破土,而当种子发芽准备茁壮成长时,却迎来大旱,更严峻的环境意味着更高的淘汰率,想活下去必须要数倍领先于竞争对手。

新势力造车企业中能有几家突围成功,抑或上演 " 无人生还 ",各位怎么看?

以上内容由"AutoLab"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