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史上最大 IPO 幕后:沙特宫斗大戏,34 岁王储逆袭上位

华尔街见闻 2019-12-14

视频版请移步观看:http://t.cn/AieDOcFz

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见闻研究所 叶桢,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几经波折,沙特阿美终于上市了。

作为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沙特阿美 ( ARAMCO ) 周三在当地交易所正式交易,开盘即涨 10%,周四开盘继续强势涨停。

连续两日涨停使得沙特阿美市值突破 2 万亿美元,轻轻松松超过微软和苹果,成为全球最高市值上市公司。阿美此次募资 256 亿美元,超过阿里巴巴 5 年前纽约上市的融资纪录,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 IPO。

沙特阿美就是沙特的国家石油公司,有着全球第二大原油储量(仅次于委内瑞拉),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 " 富得流油 "。

这家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有多赚钱呢?去年盈利 1110 亿美元,日赚 3 亿多美元,排名世界第一。每天 3 亿是个什么概念呢?是第二名苹果的两倍多。今年上半年它的净利润也已经远超同行和其他世界顶级公司了。

不过,我们的主角不是沙特阿美,而是这桩 IPO 幕后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从王储破格上位,掀起反腐风暴,到记者卡舒吉离奇死亡案件。中间的故事环环相扣一波三折,堪称沙特版宫斗大戏《纸牌屋》。这也是为什么阿美 IPO 从 2016 年就开始酝酿,却一拖就是三年的根本原因。

这一切要从一个人说起,他就是年轻的沙特王储,34 岁的穆罕默德 · 本 · 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

01

父子情深

上世纪 90 年代,当西方商人与利雅得省长会面时,经常会有一个小男孩跟在他身边。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小男孩有一天会成为沙特最有权势的人物。

利雅得是沙特中部的一个省,也是沙特首都的所在地,当时的省长后来成为现在的沙特国王老萨勒曼,小男孩就是如今的王储小萨勒曼。

小萨勒曼出生于 1985 年 8 月,在他 30 岁之前,他在沙特众多王子中一点也不出众,甚至鲜为人知。或许有人会疑惑,毕竟是王子,怎么会这么低调?要怪就怪沙特的王子储备量太大了,沙特开国国王伊本 · 沙特生前有 20 多个妻子,留下近百个孩子,其中有 36 个儿子,这些儿子们继续开枝散叶,加上沙特家族的旁系,目前沙特共有 5000 多个王子。

虽然在王子堆里普普通通,但小萨勒曼深得自己父亲的宠爱,他是老萨勒曼与第三位妻子的长子,当其他兄弟姐们跟着母亲生活时,小萨勒曼一直被父亲带在身边养。

也和其他王子不一样的是,他没有被送往西方接受教育。他在沙特国王大学学习法律,并以班里第二名的成绩毕业。大学毕业后,他曾在房地产和金融等私营部门工作。

2009 年,他被当时依然是利雅得省省长的老萨勒曼任命为政治特别顾问,24 岁的他就此开始了政治生涯。

02

平步青云

按照原有的剧本,萨勒曼父子和王位距离很远。但命运真的是太眷顾他们了,从 2011 年开始萨勒曼父子的人生开始像开了挂一样。

那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沙特王储,80 多岁的苏尔坦去世,老萨勒曼就被提拔成副王储兼国防大臣,开始掌权。在沙特,王储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副王储是第二顺位。被提拔为副王储,意味着据国王宝座还有两步之遥。

结果刚过了一年多,2012 年 6 月,接任苏尔坦的纳伊夫王储又去世了,享年 79。副王储老萨勒曼顺其自然就成为王储,离王位仅一步之遥。讲到这里有人就会问了,王储的年纪为什么都这么大?这个后面我们会详细解释。

老爹做了王储,小萨勒曼也跟随父亲进入王储办公室任职,不久就被提拔成部长级的法院院长,之后又被提拔成为国务大臣,负责外交事务。

到了 2015 年 1 月,沙特国王阿卜杜拉也去世,79 岁的老萨勒曼顺利继位国王,站上沙特的权力之巅。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活得久也是非常重要的竞争优势。小萨勒曼也跟着平步青云,被任命为国防大臣,不久后又被任命为经济和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这也意味着他掌管了这个国家最为重要和敏感的两个部门——经济和国防。

这一年,小萨勒曼刚刚 30 岁。

03

破格上位

虽然老爸做了国王,但小萨勒曼离成为王储还差了不止 " 十几个叔叔 " 的距离。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要从沙特的王位传承制度说起。

为了减少皇室家族中的权势斗争,沙特开国君主伊本 · 沙特生前定下了 " 兄终弟及 " 的王位传承制度。我们比较常见的世袭方式是 " 父死子继 "," 兄终弟及 " 顾名思义,就是王位由哥哥传给弟弟。

(沙特皇室图谱 图片来源:路透)

所以在伊本 · 沙特死后到现在,沙特历任国王都是伊本 · 沙特的儿子,也就是说,权力传承至今依然还停留在第二代。

但伊本 · 沙特的儿子们都已经年迈,最小的都已经七十多岁。而沙特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3000 万公民中,70% 的人口不满 30 岁,一个由老年人统治的政府显然是力不从心。

从国家的发展来看,沙特确实需要一个年轻的领导人。老萨勒曼通过一番操作,硬是打破 " 祖训 ",拼了一把老骨头也要把自己的儿子送上这个位置。

老萨勒曼执政后,先罢免了当时的王储,也就是他的异母弟弟穆克林亲王,并指定他的侄子纳耶夫为新王储,儿子小萨勒曼为副王储,这意味着 1932 年以来的沙特王权开始向第三代转移。

纳耶夫比小萨勒曼年长 27 岁,他在美国接受教育,说一口流利的英语,长期在沙特情报部门和内政部门工作,负责国家反恐机构和相关行动。对反恐的贡献使得他深受西方政届、学者和媒体欢迎,都认为选他作为沙特王权接班人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中:纳耶夫;右:小萨勒曼)

但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纳耶夫的王储身份只持续了两年。

2017 年 6 月,伊斯兰斋月接近尾声的一个午夜,在国王的召唤下,纳耶夫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官员们拿走了他的手机并被迫使他放弃王储和内政部长的身份。起初,他拒绝了。但随着黑夜渐深,这位患有糖尿病的王子变得疲惫不堪,在黎明到来前,他妥协了。

作为沙特的反恐先锋,纳耶夫曾多次遭遇恐怖分子暗杀。沙特王室对外宣称,自遭受暗杀以来,纳耶夫 " 经历了挥之不去的痛苦 ",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迹象。病中他逐渐对药物严重上瘾,这使得他无法在未来胜任国王这一职位。

于是,一夜之间,32 岁的小萨勒曼被扶正为王储。而纳耶夫,从那之后就一直被软禁在了他位于红海沿岸城市吉达的住所里。

04

除旧布新

通过 " 废弟立侄 " 和 " 废侄立子 " 两大步骤,老萨勒曼将沙特王权传统的 " 横向传承 " 模式转换为 " 纵向传承 ",并将权力集中到父子二人手中,还将行政大权充分交给儿子,自己退居幕后保驾护航。

虽然成为正牌王储的 " 程序正义性 " 存疑,小萨勒曼却颇受沙特人民欢迎。他给自己打造了一个年轻改革者的人设,这个被老一辈统治了几十年的保守国家看到了改变的希望。在他成为王储的那天,沙特股市上涨了 3.5%。

沙特自开国以来就是一个绝对的君主制国家。在西方,沙特经常被描绘成一个落后的、内向型的国家,意识形态极端保守,尤其是在剥夺妇女权利方面。

小萨勒曼为了笼络民心,上位以后推行了不少变革,比如破天荒地取消对女性的驾驶禁令,允许离婚女性拥有子女抚养权,并且推广娱乐活动,包括音乐会、戏剧、电影和喜剧等,要知道在以前,沙特是连电影院都禁止设立的。

这个年轻的王储还很善于利用媒体来经营形象。他和普通的沙特民众自拍,用平易近人的方式强化了一位受欢迎的王子形象。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提出的 " 愿景 2030" 规划。石油是沙特经济的命脉,石油收入占国家财政收入超过 70%,占出口 90%。经济结构太单一,使沙特在面对国际经济政治大环境波动时,十分敏感和被动。油价一动荡,沙特的经济收入就随之发生大幅波动。而且随着全球原油需求在可预见的将来逐步见顶,躺在石油上赚钱而不思变革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小萨勒曼的这个规划就是要推动沙特经济多元化,减少对石油收入的依赖,向高科技、旅游等多元化经济结构转型,并开放国家、吸引外资。比如最近,沙特就史无前例地开放旅游业,对包括中国在内的 49 个国家开放旅游签证申请。

而这个计划的核心就是我们开篇提到的沙特阿美 IPO。把沙特国有石油公司的部分股权上市,用融资收入来促进技术和工业等非石油领域的发展。

对内揽获民心,对外小萨勒曼也很激进。在他的引领下,一贯保守的沙特在国际舞台上也展现了少见的大胆姿态。一度处于休眠状态的沙特主权财富基金 ( PIF ) 斥资数十亿美元,投资了一系列新兴高科技公司和基金,包括优步 ( Uber ) 和孙正义的愿景基金。

在国际外交舞台上,他也十分活跃。在正式成为王储之前,他就以副王储和国防部长的身份,在几个月时间里访问了美国、俄罗斯,与世界上最有权势的领导人谈笑风生,向外界传递出沙特愿意维护安全稳定并提升国际地位的强烈信号,风光远超过了当时还是王储的纳耶夫。

小萨勒曼还十分注重维护和特朗普政府的关系。他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 ( Jared Kushner ) 私交甚好,2017 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将首次外访之行的第一站放在了沙特,沙特也很大方地下单了千亿美元的巨额军购合同。

05

反腐风暴

王储逐渐站稳了脚跟,但推行改革不但要魄力,还要钱,他接着又干了一件轰动海内外的大事,不仅充实了国库,还顺便巩固了势力。

2017 年 11 月 4 日,一个周六的深夜,沙特首富,有 " 中东巴菲特 " 之称的瓦利德王子 ( 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 ) 接到一个电话,是国王召见他。瓦利德毫不犹豫地赶到王宫,但等待他的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当晚,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席卷沙特政商届高层,沙特政府以涉嫌腐败、洗钱等罪名连夜逮捕了 11 名王子,4 位现任部长和数十位前任部长,其中就包括瓦利德。

这位王子在商场上白手起家,他曾经抄底花旗,入股苹果、Twitter,投资足迹遍布全球商业各个领域,以开放精明的商人形象为大家所熟知。他一直以来远离政治和石油,但即便如此也未能逃过权力之网。

就在这场抓捕行动开始前的几个小时,萨勒曼国王刚刚下令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担任领导人的正是王储小萨勒曼。

这场反腐行动可以说是声势浩大,腥风血雨,两位王子在抓捕过程中丧生,短短两天里抓了 500 多人,涉及政、商、军各届人士,他们被囚禁在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酒店。

囚禁这些达官显贵的虽然是五星级酒店,不过等待他们的也并不是什么豪华套房,他们被安排在酒店大堂里打地铺。周围围绕着也不是有求必应的服务员,而是荷枪实弹的看守警察。

小萨勒曼本人称这场逮捕行动是打击 " 腐败之癌 " 的必要之举,但国际上质疑不断,有人认为这实际上是一次打着反腐名义的清洗行动,目的是打压异己和反对派,以巩固王储自身政权。有媒体直呼这是一场现实版的 " 权力的游戏 "。

长期以来,在自由化改革派和极度保守派之间保持平衡,是维持沙特稳定的支柱。但小萨勒曼上台以来风驰电掣的现代化速度打破了这种平衡,点燃了反动势力。通过 " 清洗行动 ",小萨勒曼终结了沙特王室几十年来各派共治的传统,他对王室、军队和经济部门的铁腕控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有沙特学者称,这是自上世纪 70 年代以来,沙特王室权力最为集中的一次。

这场反腐风暴持续了 15 个月之久。今年 1 月,沙特宣布结束反腐调查。据官方数据,这次反腐行动一共追回约 1070 亿美元资产,这个金额是沙特阿美融资规模的四倍多。

备受外界瞩目的瓦利德王子在被囚禁 3 个月后获释,但行踪依然受到监视。这位亿万富翁王子重获自由的条件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06

杀人疑云

小萨勒曼上位以后,其实外界一直在猜测,沙特新一代的王储究竟是中东的萨达姆还是李光耀?如果说以反腐之名的清洗风暴揭露了王储黑暗面的一角,那么接下来发生的记者离奇死亡事件可以说是彻底瓦解了他悉心打造的沙特新一代开明改革者的形象。

2018 年 10 月 2 日下午一点多,59 岁的沙特裔记者卡舒吉 ( Jamal Khashoggi ) 走入了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领事馆,办理结婚需要的文件。他的未婚妻简吉兹 ( HaticeCengiz ) 在外等候。

但卡舒吉从此就再也没有出现,仿佛人间蒸发。卡舒吉或许预感到自己可能会出事,他在进去前把两部手机交给简吉兹,嘱咐道万一他出不来,就打电话通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一位顾问。简吉兹前后等了 10 个小时未见人影,于是报警。

卡舒吉是沙特资深媒体人,曾多次采访过本拉登,也一度成为沙特政府高官当顾问,但后来成了异见人士,经常在各大媒体批评政府。2017 年,卡舒吉成为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经常批评萨勒曼的政策。

(沙特阿拉伯裔記者卡舒吉)

沙特方面坚称,卡舒吉在办好事情后就从领馆后门离开了,但土耳其方面则不断爆料,说有音频和录像表明卡舒吉在领馆内受到审讯、折磨,然后被杀害,尸体被肢解后运出领馆。

性质之恶劣,手段之残忍让国际舆论一时哗然。眼看着纸包不住火,沙特检察机关不久后承认,卡舒吉已在馆内身亡,死亡的原因是与使馆人员发生争执而导致的肢体冲突。沙特方面也逮捕了一批涉案人员,希望可以息事宁人。

但种种迹象表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事发一个月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甚至亲自在美国《华盛顿邮报》上发文称," 杀害卡舒吉 " 的指令来自沙特的 " 最高级别 ",但认为沙特国王不是主谋。虽然没有道破主谋是谁,不过这个指向已经非常明显了。

卡舒吉之死将小萨勒曼一直以来被忽视的黑暗面曝露在了国际聚光灯下。在亲民的面具之下,是不是隐藏着一位冲动且无法容忍异见者的暴君?

这位年轻的王储一下子面临着从政以来的最大危机,来自西方的声讨越来越激烈,要求彻查和制裁的声音铺天盖地,甚至有一些势力想要借这件事情推翻小萨勒曼,罢黜这位王储。

更严重的是,王储殚精竭虑推动的 " 愿景 2030" 转型大计濒临破产:沙特阿美 IPO 停滞不前,用于吸引外资的 " 沙漠达沃斯 " 论坛也在去年 10 月召开前夕蒙受巨大压力,国际政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取消了行程。

不过小萨勒曼和特朗普政府的铁关系这时候派上了用场。不顾来自国内外的各方压力,特朗普多次力挺沙特王储,态度明确且强硬。即便是美国中情局 CIA 已得出结论,是王储下令杀害卡舒吉,特朗普依然坚持称这一结论 " 非常不成熟 "。

特朗普自然有他的考虑。制裁沙特不符合美国利益,如果因为这件事导致和沙特之间的军事订单打水漂,那无疑是便宜了欧洲和俄罗斯的军火商。而且,特朗普想要降低油价、推进巴以和平进程、制裁伊朗等中东政策,都需要沙特配合。

目前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沙特处置了几位涉案人员,美国也制裁了一些个人。今年 6 月,联合国发布调查报告,再次把矛头指向小萨勒曼,认为卡舒吉是遭到有预谋的法外处决,有必要对沙特高级别官员在事件中的责任开展进一步调查,其中包括沙特王储。

但这份报告也没激起多大的波澜,在美国的庇护下,舆论逐渐平息,小萨勒曼依旧活跃在外交舞台上,频繁出访多国。今年 10 月举行的沙漠达沃斯,一扫去年的冷清,热闹非凡,要客云集。

这件事似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07

黑天鹅和纸牌屋

舆论健忘,资本就更是无情了。

卡舒吉事件刚过去几个月,投资者已经陆续回到沙特,尤其是美国跨国企业包括陶氏化学、霍尼韦尔、通用电气等在沙特的基建投资一如既往地推进。外资更是纷纷涌入沙特股市,一改去年事件发生后净流出的态势。今年 4 月,沙特阿美在国际市场上首次公开发债也大获成功,原本计划筹资 120 亿美元,实际认购需求却超过 1000 亿美元。

国际投资人重返沙特的强烈意愿意味着卡舒吉事件带来的阴影可能已经一扫而空,这也给了沙特很大的信心,停滞很久的沙特阿美 IPO 计划是时候重新推进了。

8 月,沙特阿美举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财报电话会,为与投资者互动做好准备,一切看起来都已经箭在弦上。但紧接着一只巨大的 " 黑天鹅 " 腾空而起,这桩 IPO 一下子又前途未卜。

发生了什么呢?今年 9 月 14 日,当地时间周六凌晨,沙特阿美两座关键石油设施遭遇 10 架无人机袭击,现场火光冲天,沙特原油产量一夜 " 腰斩 "。

这场被称为石油市场的 911 事件瞬间改变了油市格局,当时正在面临方向选择的油价顿时被供应紧缺和地缘局势担忧笼罩,不仅如此,这还动摇了投资者对沙特原油供应安全的信心。沙特每年花大钱布防的安全防御系统,居然被几架无人机炸到停产,这有多脆弱?

事情发生在周末,周一开盘,国际油价跳空高开,布伦特原油开盘飙涨 17%,很快又冲到了 19%,创 1988 年上市以来的最大日内涨幅。WTI 原油期货也闻风大涨 15%,一度触发熔断,暂停交易两分钟。

当时不少人认为,油价这下子要冲击 100 美元了,不过随着沙特原油产量逐渐恢复,加上全球经济放缓,对需求端的担忧重新占上风,油价逐渐从 70 美元回落到 60 美元左右,基本是沙特遇袭之前的水平了。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袭击了沙特?这又是一出罗生门。袭击发生后,沙特的老对手也门胡塞武装组织跳出来宣称对这次袭击事件负责,但美国不认,一口咬定是伊朗干的,伊朗当然否认,说美国这是想要借机报复。

各执一词,一时间各种阴谋论都来了,其中一种是,有没有可能是沙特自己炸了油库,自导自演了一场苦肉计?之所以有这番猜测,是因为在袭击事件发生的半个月前,沙特政坛刚刚上演了一出 " 纸牌屋 "。

这要从沙特能源老臣法利赫(Khalid al-Falih)说起。今年 8 月,对他来说注定难忘,59 岁的他短短一周内连丢三顶乌纱帽。

先是职务大幅缩水,法利赫从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变为了能源大臣,因为沙特政府突然宣布把工业和矿产资源剥离出去,成立单独部门,由别人来领导。

接着,法利赫又被免去了沙特阿美董事会主席,这个他坚守了六年的职位。没过几天,他连能源大臣的官帽都没能保住,接替他的人是王储同父异母的亲哥哥阿卜杜拉王子(Abdul Aziz bin Salman)。

在他担任能源大臣的三年里,法利赫也立下了不少功劳,一手敲定了 OPEC 和俄罗斯等国家的联合减产协议,把油价从多年低位一路推高。但在推进沙特阿美 IPO 事宜上,法利赫的立场与王储并不一致。

年轻气盛的王储希望快速筹资,而法利赫则谨慎小心。他顾虑的事有很多,包括上市方式、上市地点、海外监管风险、信息公开披露原则可能导致的沙特能源机密曝光等等。

新能源大臣阿卜杜拉就和王储目标一致。他上位后明确表示,沙特的目标是让阿美公司 " 尽快 " 上市。他还说:" 为了保护这家国有公司的利益,我会做任何事情。" 话音刚落,沙特境石油设施就遭到无人机轰炸。此时,距离法利赫被炒鱿鱼仅仅相隔一周。

沙特自导自演炸自己?这个猜测靠谱吗?表面上看,沙特遇袭,油价暴涨,对于沙特阿美提升估值来说确实是有帮助,但这一袭击不但对沙特阿美的营收和利润造成沉重打击,也动摇了投资者对沙特阿美原油供应安全的信心,从根本上伤害了阿美石油的长期投资价值。更何况,油价涨了,沙特供应却中断,这只会白白把市场份额让给别人,可以说是吃力不讨好。

08

世纪 IPO

几经波折,沙特阿美 IPO 终于来了。不过这桩 IPO 和最初的设想相比,已经大有不同。

首先公司整体估值从约 2 万亿美元减少到 1.6-1.7 万亿美元,融资规模从 1000 亿美元缩水到至多 256 亿美元。上市地点也从原来考虑的纽约、伦敦退回到先在沙特本土上市,同时取消了国际路演,而是专注于吸引本国股民和部分海湾国家投资者。

从原油市场情况来看,目前也不是沙特阿美上市的最好时机。有分析认为,原油价格达到 70 美元时,沙特阿美的估值才有希望达到 2 万亿美元,眼下油价还徘徊在 60 美元附近。

但小萨勒曼没有耐心继续等了,他的 " 愿景 2030" 计划推出三年多来始终没有突破性的进展,能源产业在沙特经济中的比重一直居高不下,而油价下跌也使得国家财政面临巨大压力。

是时候放手一搏了。

以上内容由"华尔街见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