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特斯拉与华尔街九年恩怨录:谁比谁更傲娇?

砍柴网 2019-12-14

进入 12 月以来,特斯拉股价持续上涨至 359.68 美元,累计超 80 万辆的销售成绩,也使其重回全球最大电动车企的宝座,然而华尔街对特斯拉的态度,却再也回不去了。

从一时风头无两的当红炸子鸡,到华尔街最受争议的股票,有的投行视其为恶魔极度看空,有的投行视其为天使极度看好,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势态。马斯克一定没想到,华尔街会变得比自己更傲娇。

事实上,特斯拉的崛起不是一帆风顺,中间伴随着现金流危机、产能危机、信任危机等,华尔街有所想法也实属正常;另外一方面,狂妄的马斯克令华尔街难堪。

你买我推荐,真买我不买

2010 年 6 月 29 日,特斯拉以每股 17 美元的价格登陆纳斯达克,成为 1956 年福特汽车公司之后,第一家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汽车公司。

敲钟之后,马斯克傲娇道:" 此时此刻,人们应该对特斯拉的未来更加乐观一点,因为我们在每个方面都将质疑者搞糊涂了。"

承载着美国汽车行业的希望,华尔街对特斯拉股票大体上是友好的:你买我推荐,真买我不买。

口惠而实不至,特斯拉股价沉寂了两年多,中间更是伴随了三次暴跌。

上市第一天上涨,之后交易日股价持续走低,到了第 4 个交易日暴跌 16.1%;上市满 180 天,禁售股可以自由卖出,当天股价暴跌 15.1%,而前一天华尔街的抛售就开始了,股价下跌了 7.8%;2012 年 1 月 13 日,特斯拉副总裁兼总工程师彼得 · 罗林森、汽车和底盘工程总监尼克 · 桑普森离职,股价暴跌 19.3%,创下单日最大跌幅。

之所以华尔街明褒实贬,与彼时特斯拉的处境有莫大关系。

首先,才走出金融危机阴影不久。

马斯克于 2004 年投资 630 万美元成为特斯拉董事长兼 CEO,筹备 4 年推出第一款产品:超级跑车 Roadster。

然而,Roadster 生不逢时,正好赶上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马斯克不得不采取裁员、关闭研发中心等措施以消减成本,特斯拉被逼到破产的悬崖边缘:" 自己那几个月夜夜失眠,压力大到差点精神崩溃。"

私募基金 ValorEquity 的创始人兼 CEO 安东尼奥 · 格雷西亚斯曾做出评价:

" 经历过那种压力的人大多数都退缩了,但马斯克却变得更加理性,依旧能够做出清晰并且有远见的决定。压力越大,他做得越好,任何见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的人,都对他怀有敬意。"

关键时刻,马斯克获得了风投与美国能源部 4.65 亿美元贷款渡过了危机。

其次,贷款并未用于制造。

马斯克并未将贷款用于 Roadster 的生产,而是投入 Model S 的研发,对华尔街而言,一辆实体车都看不到,自然不感冒,颇有后世 "PPT 造车 " 的感官。

对此,巴菲特有一个经典评价:

" 在选择的投资对象的管理层时,我宁可选择一个智商为 130 但以为自己是 120 的人,也不会选择一个智商是 150 却以为自己的智商是 170 的人。比亚迪的王传福很清楚什么是自己能做到的、什么是自己做不到的。而马斯克则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所以我下注,更愿意选择那些有自知之明的人。"

再次,现金流不足。

Model S 于 2012 年 6 月开始交付,但公司现金流不足,华尔街对其能否完成大规模生产持怀疑态度。

马斯克也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通过股权质押从银行获得资金,另外一方面与谷歌接触,外媒曾报道特斯拉与谷歌洽谈了 60 亿美元收购。

此背景下,特斯拉被华尔街冷落也不足为奇了。

既能捧上天,也能踩下地

转机很快降临,2013 年特斯拉节节攀升的销量令华尔街的主流态度 180 度大转弯,获得华尔街的信任与赞誉。

一年多之后,特斯拉股价就翻了 6 倍。随后,更是在 2017 年 9 月创新 389.61 美元的历史高点,成为华尔街的 " 当红炸子鸡 "。

特斯拉迎来与华尔街的蜜月期,前者被华尔街塑造为新时代的硅谷之光。

在特斯拉之前,美系豪华品牌在德系、日系豪华品牌攻击下节节败退,汽车之城底特律沦为 " 破产之城 "。

特斯拉肩负起以科技力量重振美国汽车产业的荣光。

马斯克曾放言:" 我们相信特斯拉终将成为最畅销的豪华品牌。"

未曾想到,从 2018 年开始,特斯拉开始与华尔街的交恶,唱空特斯拉成为市场主流声音,导致特斯拉股价不断走低,这与之前追捧盛景的恍如隔世。

究其原因,特斯拉的处境发生了微妙变化。

补贴逐步退坡。2018 年购买特斯拉还可以享受 7500 美元税收减免,2019 年 1~6 月享受 3750 美元的税收减免,7~12 月享受 1875 美元的税收减免,到了 2020 年就不再享受任何税收减免,而补贴降低乃至完全取消后,会不会降低消费者购买特斯拉热情,这得打个问号。

高管变动频繁。2017 年 11 月之后,每个月都有特斯拉高管离职,被舆论预言为 " 跳船的老鼠 ",事实上特斯拉高层频繁变动,早就被外界视为一个障碍,不利于公司稳定发展。

Model 3 一度产能不足。2017 年第四季度 Model 3 只生产了 222 台,2018 年的产能提升也不如预期,马斯克于是睡在工厂里,监督产能爬坡:"Model 3 产量是特斯拉优先级别最高的事项。"

自燃事件挫伤消费者信心。 这一两年,特斯拉发生多起自燃事件,特别是 2019 年 4 月上海 Model S 自燃爆炸事件,令多家媒体质疑道歉缺乏诚意。

更为糟糕的是,马斯克于 2018 年 8 月在推特上表示欲私有化特斯拉:" 我们正在考虑以 420 美元 / 股的价格收购特斯拉股票。"

马斯克直言,特斯拉的股价剧烈波动对公司产生 " 重大干扰 ",华尔街每个季度制定业绩目标的做法,并不一定适合特斯拉。

这是赤裸裸地打脸华尔街。

摩根士丹利针对此事表示:" 如果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真的想要私有化公司,为什么要以这种向世界宣布的方式?"

摩根大通称:" 要知道这样的话从一位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口中说出,我们认为还是应该更加斟酌一下。"

高盛则回应:" 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潜在的问题。"

到了 9 月初,马斯克参加一档网络直播节目时,对着镜头瘪嘴挑眉抽起了大麻,引来一片哗然,华尔街用脚投票,一个交易日就令特斯拉市值缩水超过 40 亿美元。

因 2008 年做空贝尔斯登、雷曼而声名大噪的绿光资本更为悲观:" 我们认为,特斯拉似乎再次处于崩溃的边缘。"

马斯克遭遇华尔街的信任危机。

最高最低目标价相差 10 倍

进入 2019 年,特斯拉成功渡过产能危机,但华尔街对其态度依旧呈现两极分化的事态,一些投行极度看好,另一些则极度唱衰。

特斯拉 2019 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交付量创纪录,Model 3 交付 79600 辆同比增长 42%,不但实现年内首次盈利,连现金流都转正,业绩阴霾一扫而空。

一部分华尔街投行重新看好特斯拉,譬如派杰将特斯拉目标股价由 372 美元上调至 423 美元:" 特斯拉是一支必须投资的股票。"

于是,特斯拉成为华尔街最具争议的公司。

金融数据公司 FactSet 表示,机构预估的特斯拉最高价为 949 美元,最低价为 160 美元,两者差价是所有股票中最大的。

而在老虎证券上,可见有 31 家机构给出了目标价,最高目标价为 558.31 美元,最低目标价为 44.52 美元,相差 10 倍之多。

" 特斯拉上市以来,收到超过 85 份文件源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多数要求公开更多财务信息。" 一名私募人士称," 对业绩转好,华尔街有人不认可也情有可原,主要是怀疑其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一名美股投资者告诉锌刻度,今年下半年特斯拉的股价,多数时间高于华尔街平均预测目标价,他以此为基准进行高抛低吸:" 来来回回做了三四次,利用市场先生悲观赚点差价。"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华尔街分裂的根本原因是关注点不同,悲观者更多关注的是特斯拉缺点:特斯拉市净率超过 10 倍、依然处于亏损中、新品预定量不等于交付量、画饼充饥;乐观者更多关注的是特斯拉优点:技术领先、创新不断、市场认可度不断提高、营业收入不断增加等。

特斯拉与华尔街的恩怨,远未到终结之时。但终究,是看好或者唱衰,取决于特斯拉公司、业界发展的本身。

来源:钛媒体

以上内容由"砍柴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