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50 天 3 人自杀,央视曝光韩国娱乐圈吃人真相

口袋电影 2019-12-15 7

今年,对韩国娱乐圈来说,是极其不平静的一年。

崔雪莉、具荷拉、车仁河,50 天内,韩国三位明星艺人接连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终结生命,平均年龄26.6 岁

关于他们死亡的真相,网友们议论纷纷。

网络暴力,抑郁症,是频频被提到的字眼,财阀、阴谋论更成了不少人细思极恐的关键词。

你一言我一语,围观博眼球的不少,正视悲剧的没几个。

最近,央视新闻频道深度报道栏目《世界周刊》,播出了 "韩国娱乐圈自杀魔咒 "的专题节目。

截至目前,该视频转发 4 万余次,评论近 3 万,点赞 97 万。

它彻底撕开了存在已久的残酷真相,韩国娱乐圈早已溃烂。

接连不断的自杀,是偶然吗?

当然不是。

不仅不是,这悲剧的发生早有端倪,如今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暗藏的定时炸弹终于引爆。

01

从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到现在," 韩流 " 愈发在亚洲甚至全世界范围内产生巨大的影响力。

当明星出道,成为越来越多韩国青少年的梦想。

众所周知,在艺人培养这一块儿,韩国有一套自己的训练系统,即,练习生制度

包括 EXO、少女时代、Bigbang、Super Junior 在内的韩国顶级天团的成员,也都经历过几年到十几年不等的练习生时期。

前少女时代成员郑秀妍 Jessica7.5 年,Bigbang 队长权志龙从 8 岁开始当练习生,经历了长达 11 年的练习生生涯。

竞争激烈,出道比例高达千分之一。

尤其韩国娱乐公司对练习生的管控是出了名的严格,军事化管理

成为练习生的那天起,没有一分钟是属于自己的,从早上天刚亮练到第二天凌晨,那都是常有的事。

有的公司还会规定练习生每天必须练满 12 个小时,有的公司会在房间内放置一个水桶,只有汗湿的衣服拧出来的水达到半桶才可以。

训练强度大的同时,练习生们还要保持消瘦的体形。

(曾作为少女时代预备成员的 5 年练习生)

甚至被逼整容,韩国人气女团 Kara 成员朴奎利就曾公开过一张整形合约书,公司要求她出道前必须接受整形。

他们就是流水线上加工生产的产品,身高、体重、外貌都必须达到完美的标准。

不合格,动辄打骂,韩庚就曾曝料过自己被声乐老师打的经历,一个人默默忍受,不敢让家里知道。

男生还好些,如果是女生,稍微长大成人些,有的公司还会安排她们参加各种饭局、酒局,轰动亚洲的张紫妍案就是最直接的证明。

即使是父母亲的忌日,也被传召出门陪酒陪睡,实在都是万恶无赦的恶魔,我列下了名单,死后变成鬼也必须报复到底 ...... 每当穿上新衣服时,就是必须跟新男人陪睡的日子。

( 张紫妍日记)

02

以梦想为诱饵,经纪公司们用少数人的成功为怀揣明星梦的青少年描绘了一幅美丽的图卷。

这些年轻人们相信,只要苦熬出道就好了,只要成功就可以了。

并没有。

不过是从一个地狱到了另一个地狱,一年 365 天,一天 24 小时,只要有工作任务,就没有休息的时间。

韩国 JJCC 组合前成员麦亨利说,当艺人的每一天他都感觉很累。

如果有工作任务,你可能要每天工作 24 小时,工作 7 天。举个例子,我工作的时候,每天要早上 6 点钟起床,必须跑两个小时步,之后去练舞。如果有演出等表演安排,结束后如果时间早,晚上 11 点我还要继续练舞,直至凌晨 1 点,然后才能回家,洗澡睡觉。

行程不能取消,演出、节目不能中断,身体不舒服只能硬撑。

巨大的工作量,日夜连轴转,女艺人还必须保持公司规定的体重,一旦超过这个标准,就必须得接受跳舞、跑步、禁食的惩罚。

长时间下来,艺人身体吃不消在舞台上晕倒的情况屡屡发生。

2010 年 10 月,f ( x ) 组合成员郑秀晶在演唱会表演期间突然昏厥倒地。

2016 年 11 月,韩国女团 Gfriend 成员 Sin B 在身体状态非常不好的情况下登台演出,最终撑不住倒在台上。

曾经以 EXO 成员在韩国发展的吴亦凡、鹿晗、黄子韬,都在解约时指出 SM 公司无视艺人身体健康。

于经济公司而言,所谓艺人,不过是赚钱机器而已。

统统不需要考虑,压榨,只有压榨到底,才是他们唯一的价值,而这背后进一步激化的是不成正比的付出与回报。

03

按照惯例,韩国经纪公司和艺人们的出道合约会一签数年,7 年到 15 年不等。

收入分配的原则,公司占 8 成,艺人占 2 成,好一点也不过是 7、3 分成。

在韩国乐坛拥有举足轻重分量的组合东方神起,是曾经由郑允浩、朴有天、金在中、金俊秀、沈昌珉五人组成的男子组合。

2009 年 7 月 31 日,朴有天、金在中、金俊秀三人起诉经纪公司 SM,要求解除自身合约,根本原因就是奴隶合同。

他们有一首被封杀至今不能公开的无名歌,其中歌词,揭露的就是他们当年如何被压榨的惊人内幕。

像他们这样的超人气组合还会被如此压榨,更不必说其它非一线、小公司的艺人们。

所以,出道的头几年,很多艺人是赚不到什么钱的,更有甚者,赚的甚至还不如普通的上班族。

舞台上光芒四射,舞台下住出租屋、挤地铁公交。

红极一时的韩国组合 2pm 成员灿盛在看到柳岩的家后大吃一惊,反复地确认 " 哪个是柳岩的家 "," 全是柳岩的家吗 "

因为出道 6 年的他,当时还在住着出租房。

今年 9 月跟公司闹掰的韩国艺人 Sleepy,出道 13 年,出的唱片不下 40 张,每个月赚的折合人民币连一万块都不到。

不仅如此,本来应该公司负担的水电费、房租还经常拖欠,最后沦落到被房东扫地出门。

负担不起经纪人,不敢和朋友见面,一天只吃一顿饭,30 多岁的大男人,身上却带 100 块韩元都没有。

曾经许诺的光明前途,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空。

04

更悲哀的是,就是这样被公司压榨的他们,还有可能面临更多无形的刀剑。

为了提升艺人的人气、扩大影响力,公司会鼓励艺人多和粉丝交流,多在社交平台上更新动态。

这样一来,艺人们也被最大化暴露在复杂的网络环境中。

今年 10 月 14 日去世的崔雪莉,生前就曾长达数年遭受网络欺凌。

急于摆脱以往清纯少女形象的她,在退出组合后,频频在社交平台上发布风格大胆的个人照片。

而这些照片的发布,却让她被贴上了 " 失心疯 "、" 放荡 " 的标签。

性格直率的雪莉,虽然常常会在网上直接怼回去,长期下来身心仍然不可避免地留下严重创伤。

到最后,她甚至眼中带泪地哀求:

" 记者们,请多多疼爱我吧 "

" 各位观众,请多多疼爱我吧 "

那时自杀未遂的雪莉,早就站在死亡的边缘。

" 如果有几百万人不断地批评你、辱骂你,你很难过上正常的生活。"

3 年后,雪莉再次自杀,这一次她永远地离开了。

据统计,2005 年至今,近 10 年间已有超过 30 位韩国演艺界人士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

2005 年 2 月,25 岁韩国女星李恩珠在公寓内自杀。

2008 年 10 月 3 日,26 岁韩国女星张彩苑被发现在家中浴室上吊自杀。

2017 年 12 月 8 日,27 岁 SHINee 组合成员金钟铉在公寓内烧炭自杀。

2018 年 4 月,一位曾在知名娱乐经纪公司当了 3 年练习生的 A 某,因为在快出道的阶段失败,选择跳海轻生 ......

人人都以为明星光鲜亮丽,却不知道镜头背后的他们,也许正处在生与死的边缘。

这就是身为韩国艺人的悲哀。

在光辉灿烂中冉冉升起,又在光辉灿烂中沉沉死去。

真心希望,这 " 吃人 " 的游戏规则能够早一天消失。

当太阳升起的新一天,不要再有一颗星星陨落。

以上内容由"口袋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