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对区块链的长、短期价值要“冷思考”

亿欧网 2019-12-12

当今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日新月异,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5G 等前沿新型技术的加快迭代和融合创新,特别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不断延伸,数字经济在经历了 PC 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正在快速迈向万物互联、全面上云和规模化上链的新阶段,必将与实体经济更加紧密融合发展,催生一批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在 2019 年 12 月 12 日举办的 " 突破 " 区块链与数字经济高峰论坛暨 2019 第八届中关村大数据日上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表示:

通常说来一种新技术、新现象在出现之初都会出现疯狂的状态,会出现泡沫化的现象,慢慢大潮退去之后留下的就是精华,任何一个领域的成熟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区块链也不例外。

数字经济相对于传统经济来说,是基于高科技的深度影响所带来的经济运行方式的变化,同时也意味着资源配置方式也会发生重大的调整,它会变得更加具有效率。

我们要正确的看待一种技术短期与长期的价值,我们还要看到基于很多元素所产生的数字经济的进一步作用。

现在不断的暴雷现象,既体现出从业者的愚昧贪婪,也有监管者的失败落后。科技和金融属于数字经济非常重要的核心内容,科技和金融的结合要纳入到监管的视野之中。

以下为吴晓求演讲原文:

各位来宾,首先非常荣幸参加这样一个我非常陌生的领域的一个论坛。我发现我的知识正在日益老化,如何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首先,我也研究了区块链,新技术革命对于我们这些人类社科的学者来说是一个考验,但是我知道这个社会在发生急剧变化,当然我也知道运用新的事物或新的技术在开始的时候会出现什么状态。

通常说来一种新技术新的现象在开始之初都会出现疯狂的状态,所以在那个时代骗人的事情非常多,会出现泡沫化的现象。慢慢大潮退去之后留下的就是精华,当然任何一个领域成熟都要经历这样一个时期。

我回想 2000 年前后出现了互联网泡沫,包括纳斯达克出现的互联网泡沫市场危机,当时人们觉得它明天就会迅速的产生效果,所以估值变得非常高,从而出现了严重的泡沫,也带来了市场巨大的危机。

一种新技术人们通常短期内会极大的夸大它的价值,会蜂拥而至,而且以为它很快就会改变这个世界,实之不能,改变世界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但是从长期来看,一种新技术人们通常会低估了它的价值,慢慢退潮之后事实上留下的是精华,我想这是人们认知上的一个缺陷,也是之所以会有非理性投资也在于对眼前和未来的判断出现了重大的差异,所以我是在想我们需要一些非常安静的一种战略的思考,去进行非常认真的对未来的判断,这个非常的重要。

在 2000 年前后中国互联网比美国稍微晚一点,我们在新世纪之初也出现了互联网泡沫,甚至我们 2015 年出现了股市危机,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过分夸大了互联网的价值,每个企业都说它跟网连在一起了,所以股价翻几番,实际上这都是非理性的表现。

我确信这个事件在有新技术推进,它是以缓慢的强劲的持续动力在推进,它不是短期的,短期的只能昙花一现,任何一种对未来产生重要推动力的技术都是有生命力的,它会慢慢的植入到人们的生活之中,会慢慢的改变这个社会,也会慢慢改变整个经济引起的状态。

数字经济相对于传统经济来说,是基于高科技的深度影响所带来的经济运行方式的变化,同时也意味着它的资源配置方式也会发生重大的调整,它会变得更加具有效率。之所以数字经济会让资源配置变得更有效率,是因为它会改变人们的交易方式,交易方式是非常重要的,经济活动交易非常重要,交易可以转移风险,交易可以提高整个经济运行的韧性。同时之所以能提高效率,也是数字经济改编了信息的产生方式,以及信息的结构化的处理能力也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它会使得这个社会变得更加透明,也会使得信息的对称性得到有效的改善。

我刚才说的这段话都是经济学的核心命题,经济学核心是在建立价格的合理形成,价格的合理形成经济交易才会平常,数字经济在价格合理性方面迈进了一大步,主要是提高了信息的透明度,改善了信息的对称性,所以我对信息技术是给予高度的评价,因为的确会使得资源的配置更有效率,关键是消费者的水平会得到迅速的提高,它会比较少的出现欺诈现象,特别是在成熟之后,他的欺诈现象会大幅度减少,因为他的价格合理性比以往有极大的改善,交易方式变得更加便捷而安全。

我开始说了两个意思,我们要正确的看待一种技术短期的长期的价值,我们还要看到基于很多元素所产生的数字经济的进一步作用。我刚才在贵宾室和我们人民大学商学院的院长毛基业教授和易教授讨论,请教他们,我说能不能用一句话概括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因为我特别想知道这里面的逻辑。易教授给了我一个迄今为止我认为有价值的回答,我找了多少人,包括最早的中国最著名的区块链专家我找他们来讨论,我说能否告诉我,这还是两三年前,因为我试图解开这个迷。这个年轻的易教授说了一句话,让我有点感觉了,他说最重要的作用是数字经济的确权。以往的绝大多数说法都是它是分布式的,它是透明的,它是不可更改的,这些解释不能说服我,如果是不可更改的,提高信用等级,只要一个公民有良好的契约精神,有很好的法治能力,法治体系,同时有很高的道德水准,我说这些东西都没问题。

英国社会的金融市场为什么如此发达,金融市场发达的机制是契约是透明,所以英国做到了,并没有通过其他的技术来约定。我和毛院长要让所有人了解到,一旦到了数字经济阶段有很多产品权属要确认的,知识产权是市场经济社会的一种重要的基石,如果你连产权都不能够确认的话就乱了,所以这个解释给我一个新的思考。数字经济需要一种产权的权属机制,不可更改的机制,不是说让我们两个人的交易让所有人看到,这个本质上没有意义,所以我想这就是区块链学习在于进步,我经常说这种高深的学问我要努力学习和研究,跟上时代步伐。

我接下来再说第三个,还是谈我的本行,科技和金融。科技和金融当然属于数字经济非常重要的核心内容,科技和金融的结合是要纳入到监管的视野之中。

科技不但改变世界也会改变金融,科技对金融的渗透似乎比任何领域都要更加全面而深入,是因为金融产品多数或者绝大多数都是标准化的,金融产品服务对象无限大,每个人都要接受金融的服务,都要享受金融的服务,金融的服务是通过产品来完成的,而且这种产品除了极其少的个人定制以外,多数都是标准化的产品,标准化的产品加上规模,事实上它和技术的结合就有天然的匹配性。如果这个领域是一个很个性化的领域,我认为技术是很难进入的,一旦它的产品是规模大市场大需求大,容易标准化,技术会迅速的进入,会极大的降低他原来的成本,它会改变这个领域的业态,所以科技金融正在改变整个金融的业态,这是中国金融进一步的推动力和标志。

我是科技金融积极的推动者,也是理论上的论证者,我对它是持有充分的支持态度,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它会有一点惋惜,或者说留恋这样一个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它的物理和时间限制是很严格的,他有严格的时间和物理限制。我们数字化时代主要是要打破时空限制,使得平台是没有边界的,物联网时代平台都是有边界的,有严格的约束,无论是管理的空间、跨度还是服务的半径是有边界的,在数字化时代,互联网也是数字化时代重要的形态,在这个时代它的平台是圆的,是没有边界的,可以无限扩张,激发人们巨大的创造力。如果不是在数字化时代,一个电商、一个商业模式一天能够销售几千亿?你是无法想象的。我们当年说的王府井商场,那是中国最著名的商场,一年销售额十个亿就不得了了,那就创造记录了,现在人一秒钟就超过记录。很多人留恋逛逛王府井商场的时代,那是充满了理想的时代,也有人情味的时代,所以现在没有人情味,吃饭都要送上门。

我们要看清这个时代,所以也不要去抵抗,就像认为农业经济时代被工业化时代摧跨了一样,我对它是持一种肯定的态度,科技和金融的结合,很多人是反对的,认为它加大了金融风险,加大了金融不可控性,因为科技和金融结合之后,风险的基因发生了变化,风险的形态发生了变化。人们过去那种监管传统商业银行的准则监管不了了,因为没办法识别风险。新的金融业态出现以后识别风险技术跟不上了,过去风险识别首先从征信开始,有一套完整的体系,这个人年收入多少,这个人有多少房产,这个人地位怎么样,这个人有没有社会影响力等等,这些都纳入到他的信用评估的元素之中。可是在这个时代,这种信用评估机制已经变得非常的软弱过时了,需要新的信用识别机制,所以新的金融业态之后,科技和金融结合实现新的金融业态,我们的风险甄别跟不上了,你会发现很多新的业态出现了。

P2P 是个典型,它的目的是想弥补传统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那些不能服务到的客户,因为那些客户到商业银行要贷款是要不到的,没有抵押、资产负债表不完整等种种原因传统征信评估标准是不好的,可是它也要发展,P2P 出来了,也带来了严重的问题。信用评估和传统评估是不一样的,线上评估需要足够的大数据,还要对数据进行培训,要做一个模型,把这个非常复杂的数据通过模型化重构出来,来甄别这个客户的信用,要求非常高,正是因为要求高,所以它的成本是高的,利润是低的。之所以 P2P 爆雷,一是信用评估能力跟不上了,它不知道客户究竟是什么信用水平,就把钱贷给他了,这个风险很大,而之所以不知道这个信息是因为背后没有大数据,即使有一点点数据,也没有重构的能力,数据没有重构能力就是没法甄别的。我为什么说银联糟糕,因为银联有中国最完整的金融数据,但是它没有进行科学有序的重构。后来我想这个必然会走向灭亡。再加上这个领域是利润非常微薄的行业,它是个平台,做中介很难暴利的。从业者又开始以为这是一个服务的业态,这两个决定了它必然是不成功的,怎么可能成功。但是我们不要否认这个业态本身,业态本身是有价值的,所以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的确带来了新的风险,需要我们监管者要认真的思考这个风险的特点是什么,我们要做什么样的金融基础设施。

中国的金融基础设施,特别数字化的金融基础设施特别差,中国整个经济的基础设施很差的,不是说我们有多少的高铁,有多少的港口,有多少的机场,我不是说这个,我指的是我们软条件很差。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我们留下了一大堆的问题,中国金融也快速扩张,我们基础设施根本跟不上,根本没建设,中国连一个合格的执行评估机构都没有,你还怎么去发展现代金融业。美国有三大咨询评估机构,中国有吗?没有,每个金融机构都想赚钱,几乎没有人去思考这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建设,金融也如此,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要反思,所以我经常说 6% 的经济增长速度挺好的,我们缓一缓,别又想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何必呢?中国要好好治理过去遗留的很多问题,环境破坏严重,城乡发展不均衡,东西部也不均衡,我们社会医疗保障怎么改善,我们的教育怎么去公平,人们的医疗怎么去改进等等,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巨大问题,我们根本没跟上。

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给监管提出了更高的挑战,监管不能够用传统的工业化时代的思维去看现代数字化时代这样一个新的金融业态,那就看不懂了,药也会吃错了。

当然,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的确,刚才我说推动中国金融进步了,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就是推动中国金融业态支付的革命。我们跨越地看,它使成本降低了,也有人说第三方支付加大了支付的风险,我完全不同意,你这是想让我们回到卡支付时代,让每个人都拿着支票?那样效率极低,现在不要说拿现金拿支票,就是你划卡都很麻烦,我们新的支付业态多快呀,可是我们监管部门还是约定了,你一天超过多少钱就不能动,这是我的钱,我凭什么不能交易,要不行就停了,停了回到传统金融机构去,这叫什么事,这都是没有深刻理解科技的作用。

第二个巨大的进步是它改变了我们的交易方式,包括电子商务也好,以及跟电子商务相匹配的交易的便捷,以及最关键的是它改善了透明度,提高了信息的对称性。金融有个功能,是提供信息发布功能,这个也是金融的巨大进步。

当然还有第三个,正调整我们金融的业态,很多现在民用资本要办银行,现在不再办传统了,都要做网上银行。传统银行想超过工商银行是不可能的,你的信用也没他高,你怎么提供差别化的服务?一定是依托于数字化,依托于互联网,找一个新的金融机构的业态。我们国家有很多新的金融机构发展非常快,成本很低,几乎没有网点。

所以,总的说来这些变化我们充分的肯定,同时监管要与时俱进,这样我们金融风险会降低。现在不断的暴雷,既有从业者的愚昧贪婪,也有监管者的落后。

我讲的就这些,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