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牛角说】马云指挥交响乐团算不算是让艺术蒙羞呢?

ZAKER吉林 2019-12-12

最近,马云又出圈了,这一次是当起了乐队指挥。视频扩散开来,引发舆论热议。有观点认为,这样的举动令艺术蒙羞,再次证明“只要有钱就能瞎指挥”。据了解,视频来自日前在廊坊举办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周年音乐会,指挥家余隆、小提琴家吕思清与中国爱乐乐团联袂奉献了一场顶级古典乐盛宴。在音乐会的最后,余隆邀请俱乐部主席马云上台指挥一曲国人耳熟能详的《拉德茨基进行曲》。

说马云指挥乐队让艺术蒙羞?这个指控可有点儿狠。那么说马云让艺术蒙羞了吗?我们得先来定义一下,什么样的行为才算是让艺术蒙羞。是否让艺术蒙羞,这里很重要的一个区别就是,这个跑过来指手画脚的外行,是在参与艺术活动还是在干涉艺术活动。

什么叫干涉艺术活动。举个类似的例子,在很多创意设计行业,比如说建筑、室内设计、广告等等,最让从业者头疼的就是甲方指手画脚。他们找乙方来出方案,却并不尊重乙方的专业能力,总想着实现自己的意图。你们得听我的,按照我的想法搞设计,而不是按照你们设计师自己的想法。这种情况,就是外行动用权力和金钱,干涉艺术家的创作自由,这种行为可以看作是让艺术蒙羞。虽然说谁出钱谁说了算,但对设计师和艺术家来说,感觉却是屈辱的。

但马云指挥乐队,却属于参与艺术活动。在这个过程中,马云并没有去强迫艺术家们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说白了马云就是个票友,只不过和其他那些坐在台下看的票友不同,马云这个票友能量比较大,自己扮起角色上台演出去了。而马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半斤八两,比方说这次上台做指挥,结束后他也“娇羞”地捂住了脸。

高级票友把自己的爱好玩的风生水起,这种事其实并不少见。相声演员郭德纲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跑到戏台上跟名角儿们一块儿唱戏。用他的话说,不收他钱就算是占了大便宜了。我想这跟马云没啥区别,当然我们也得承认,这也就是马云和郭德纲,艺术家们才愿意陪他们玩儿,我们普通人恐怕是没这样的机会。

而且反过来看,为什么艺术家们愿意陪着马云和郭德纲玩呢?当然不是他们够专业,而是他们的影响力够大。像交响乐、京剧这些高雅艺术,始终面临着曲高和寡的困境。而马云、郭德纲这样的高级票友,恰恰能够通过影响力帮他们推广推广。或许很多年轻人,就为了捧郭德纲才买票去听京剧。就这样,马云和郭德纲这些高级票友过了瘾,而艺术家们也获得了影响力,双赢,何乐而不为呢?只要这里没有强迫和干涉,也就谈不上让艺术蒙羞。

而且我认为,很多网友并不打算维护艺术的纯洁性,他们真正接受不了的,是有钱就能任性。因为这让他们感到不公平。就像江一燕获得建筑奖,还有翟天临获得博士学位,为什么会引发网友的反感?因为他们感觉不公平。博士生们会想,我们这么辛苦读书,却让一个连知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明星轻松获得学位,而建筑师们也会想,我们这么辛苦搞设计,却让一个明星拿了大奖,这太不平衡了。

我想正是因为这种不平衡感,让很多网友对马云的各种表演看不惯。但我们要搞清楚一件事,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而贫富差距也让我们总是会收获不平衡感。所以我们还是要做一个区分,什么样的不公平是可以接受的,而什么样的不公平不能接受。

我们不能接受的不公平,是那种因为特权而带来的不公平,因为违法而带来的不公平。比如翟天临的博士论文造假,这不仅不是公平竞争得到的,而且还抢占了他人的资源,这给我们带来的不公平感才是不能接受的,而我们的批评也才能够理直气壮。这时候我们可以说,翟天临的行为让学术蒙羞。

而如果对方的成就来自于他们本身所具有的资源和名望,而他们的行为也并没有伤害到谁,虽然我们也会感到不平衡,但我想这样的不平衡也只能接受。其实我也清楚,很多人难以接受。因为马云他们的自由和我们的压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种被抛弃被剥夺的感觉让人难受,于是有人选择在网上发泄不满,释放情绪,可问题是,这样的发泄既没有道理也并不能缓解什么。这就不是马云的问题,而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

新文化报评论员 牛角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