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与以色列技术突破者探讨技术创新:以色列凭能什么保持创新?| 2019 T-EDGE

钛媒体 2019-12-11

企业如何通过技术增强自身创新力?以色列这个不到一千万人口的小国如何保持持久创新?两家在新技术浪潮下成立的企业如何在企服市场进一步发展?

在刚刚闭幕的钛媒体主办的 2019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以色列机器人和智能系统协会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以色列国家技术突破奖获得者 Yosi Lahad,蘑菇车联副总裁、运营总经理吕斌,北京滴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CEO 赵杰辉在 " 科技创新与产业未来 " 圆桌论坛一起聊了聊这些话题,钛媒体 TMTPOST 集团联合创始人 & 首席研究官担任议题主持。

" 我们是一个小国,创新的时候首先想到全球的环境,我们国内并没有太大的市场,所以我们要把自己放在全球市场上考虑,我们会跟分布在美国、欧洲的客户聊业务。" 另外,Yosi Lahad 也认为,除了全球性视野,以色列有一个保持创新的必要性传统以及不怕冒险的精神。

他坦言,以色列没有太多自然资源,主要是基于知识性的经济,所以对创新的需要是他们的本能。" 创新从哪来呢?我会提两点,其中一点,我们有最顶尖的大学研究人员,我们以色列的研发是全球人研发人员最多的国家,我们有大量的研发人员,这样带来创新动力,还有来自学术和商业化的研究人员。"

现场,蘑菇车联副总裁、运营总经理吕斌还分享了其对车联网领域赋能汽车产业和核心创新科技的看法。" 汽车正在从传统的交通工具向移动智能终端演进。而汽车的智能网联化升级,正需要强大的底层核心技术支撑和海量丰富的车载应用和服务生态。"

吕斌认为,汽车智能化的底层核心技术是具备高兼容、高稳定、高安全的车载操作系统,并具备从车载操作系统、云服务、智能终端到传感器的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实力;而真正贴合车载场景的海量车载应用和服务生态,也需要通过车载操作系统强大的底层技术能力实现快速上车,并服务于用户。

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都是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用户需求,用户对于车联网服务不断增长的综合需求,也催生了车联网产业更多的合作机遇。吕斌相信,在智能网联汽车时代里,合作共赢是核心路径。

而在数字化智能平台服务商滴普科技赵杰辉看来,技术留给滴普科技的大机会在于,数字化的本质是基于数据和连接做整个企业的改造,而不是把流程性软件做成 SaaS。

他表示,所谓数据和连接做企业改造,并不一定说它的流程是软件做的自动化,还是基于 SaaS 做自动化,还是销售流程基于什么方式做的自动化,而是说它的本质在于是否能够帮助企业追求超额利润。所以最后,一定要基于数据和连接做创新和智能化,这才是事情的关键点。

万宁总结,嘉宾们的讨论让他对中国技术的发展更为乐观:" 企业越来越靠一些创新的技术实现它的生存,以色列的企业有极其强烈的危机感,因此对于创新技术的探索、采用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主动。现在,中国的企业也面临一些国际形势的挑战,但像蘑菇车联、滴普科技这些公司,他们在新的技术背景下,也在创造新的机会。"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经钛媒体编辑,有删减:

以色列保持旺盛创新生态的三大原因

万宁:信息科技越来越成为了企业创新的关键动力,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生产力的要素。但是,我们会知道,面对这么多科技的时候," 选择科技 " 变成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在科技创新与产业未来主题里面,我们更多聚焦如何帮助企业建立对于新技术的敏感度。我想从这个角度开始今天这个讨论,希望给我们的嘉宾带来一些启发。

以色列是一个小的国家,但是是一个科技创新强国。我想问一下 Yosi Lahad 先生,以色列企业创新机制是怎样的,怎么样形成旺盛的创新型生态或者状态,值得中国很多企业关注。

Yosi Lahad:这个话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讲,今天时间也不够了。我来总结一下吧。以色列其实是跟邻国联系非常小的孤岛,我们是一个小国,创新的时候首先想到全球的环境,我们并没有国内太大的市场,所以我们要把自己放在全球市场上考虑,我们会跟分布在美国、欧洲的客户聊。

第二,并不是所有的这些客户都会有这样的创新,我们相信需要去培养创新,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如果没有水,必须要找到更高效利用水的方式。如果没有人卖这样的设备给我们,必须要发明这样的设备。这就是我们创新的必要性。

必要性也是我们创新的点,我们没有很多自然资源,是基于知识性的经济,我们需要创新。创新从哪来呢?我会提两点,其中一点,我们有最顶尖的大学研究人员,我们以色列的研发是全球人研发人员最多的国家,我们有大量的研发人员,这样带来创新动力。还有来自学术和商业化的研究人员。

因为我们的文化和行为方式,我们很喜欢冒险,没有那么守,大部分的以色列人不害怕失败,这是我们创新主要的点,很多时候我们的创新都会失败,如果我们非常担心失败,是没有办法做创新。总结来说,可以简短表明创新机制。

万宁:刚才 Yosi Lahad 先生讲了以色列基因文化里面非常强烈的对新技术不断更紧,形成了他们自己的基因。如何发现那些对于企业最为关键的,最有价值的技术?

Yosi Lahad:你是说来自以色列以外的人找到这样的技术吗?我觉得这样的答案可能会让很多人失业。

我们做的时候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来源,学术圈。学术圈大量的信息和大量的研究,这些研究很多没有商用。还有一个来源,在这些创业的公司,在以色列有六七千家创业公司,对一个小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每年有六七千家创业公司。还有一些具体研究的组织,比如基金协会、医疗的协会。在这些地方可以获得一些信息。创新的机构,政府的这些机构也会提供一些信息的分享。这是我们可以了解什么样的技术适不适合我们的应用渠道。

数字化本质是基于数据和连接做企业改造

万宁:赵总,我很认同你现在说的 PaaS 或者针对企业应用未来发展,大家把各个不同的应用平台数据进行聚合,成为了现在新的需求。这是你们的切入点。

在目前为止来看,刚才说该做的都做了,搞了很多系统,你们怎么看待这样的机会,由滴普科技切入进来,我相信大家很关心,刚才没有更多的时间把这个东西讲透了,这个才是作为一个创业者核心所在。

赵杰辉:作为一个创始人,如果每天跟着媒体创业基本上是死路一条,一定是别人没说过你开始做才有意义。

企业服务这个市场现在有一个很大的机会和变化,是什么呢?不是说把原来流程性软件做成 SaaS,让它更便宜用到,或者让流程更加快,这个事情是小机会。真正的大机会是什么?数字化的本质要基于数据和连接做整个企业的改造。

所谓数据和连接做企业改造,并不一定在乎它的流程是软件做的自动化,还是基于 SaaS 做自动化,还是销售流程基于什么方式做的自动化,这是传统思路,服务器端软件到手机端软件革新不大,真正的革新是企业做的事情,本质是追求超额利润。最后要基于数据和连接做它的创新和智能化的事情,这才是事情的本身。

数据和连接这件事情,连接分为几个层次,AI 感知层技术,不管是语音也好,视觉也好,再加上 5G,让高清视频传输更快。本质不是物理层连接,把数连进来。

第二层连接,基于数据处理技术,让逻辑连结。这个平台之后,剩下的东西是场景化、灵活的东西。比如面临大促导致的超卖情况,库存的问题,有没有算法可以解决。遇到了产线良品率问题,有算法做优化。不管做商业领域的事情,还是工业领域的事情,本质是有数据处理的平台和连接平台,这是事情本质。把原来的财务软件从原来的 ERP 或者说从 NC 换成某个云上的 SaaS,这个意义不大。

第二,当看到这个企业用了十个 SaaS 的时候,数据是不是更加孤立。我们认识到这个机会的本质是企业一定要基于数据和连接做变革,或者做科技化改造。我们瞄准这个机会。

数据智能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更好的创新

万宁:Yosi Lahad 先生,你刚才一直讲我们只是完成了物理的连接,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用一些更好的技术,就像今天讲的,用机器做的一些事情提高整个的效率。问一下 Yosi Lahad 先生,像刚才赵先生提出的,更多数据产生的时候,用更多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方式可以帮助到传统的企业,可能在这个方面寻求一些技术突破,或者是我们的机器人的一些技术,可以帮助到企业在这个方面展开新的一些创新。

赵先生说通过互联网平台使得企业获得数据,我们现在是不是有一些更好的智能基于 AI 相关的科技,可以帮助到我们的企业实现更好的一些创新突破?

Yosi Lahad:我不是很清楚是否数据能够带来更多的创新,更多的数据当然能够允许我们更好学习、预测,获得更好的结果。特别是在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当中,医药、健康甚至其它方面,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们在机器学习方面,当然能够帮助我们收集更多的信息。我们可以使用这些数据进行预测,它能帮助我们获得更好的设备,当然也可以促进创新。

万宁:刚才 Yosi Lahad 先生讲的比较谦虚,我们会认为用这样的技术可以解决,但是把这个问题抛到你那里。我们已经迈到这样的数字形式上,更多的场景可以让我们在数据中实现刚才对企业的改变。这种改变需要建立一个新的数字中枢概念,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转变,用什么样的方式帮助我们的企业实现这样的转型,假如没有中枢和数字性的连接平台,可能使得我们企业错失企业转型的时空机会。

赵杰辉:这个事情答案大家很清楚,只是名字很多。每个名字的范围,包括外延又参差不齐。我自己认为本质的概念是完全一样的,不管是数据中台还是 IOT,我认为在任何一个企业里面要建的一个核心,叫数据智能也好,数据中台也好,这几个概念已经被讲的有点烂,本质至少分三个层次。

第一,核心 C 位系统,所谓的数据平台,面向数据处理的开发工具,这是市面上讲的最多的数据中台范围。基于企业数据体系,可能形成资产化的一层,所谓数据变成资产的平台,矿石炼成金子,建立数字标签体系或者数字资产化这一层。最重要的事情,数字资产化的平台,刚才已经变成金条或者金块,变成孵化平台,可以把数据能力孵化出去,共享给所有业务单元,不管优化什么场景,可以通过 API、更容易订阅的方式支撑闭环,这是算法基础,不管是不是 AI,有时候 AI 无能为力,可能 AI 加传统算法合适一些。目的是做场景智能化优化,围绕库存、良品率,还是潜在客户触达,这是一个算法应用层。

这三层建立起来之后,外围,不管是 AI+5G,把摄像头数据搞进来,还是什么,通过各种方式物理方式进入这个平台。传统的 ETR 工具,再加上主数据平台,业务中台本质就是主数据平台,把主数据平台数据打通。

整个这套体系建立之后,整个智能化基础具备了。闭环的业务场景,基于流程引擎也好,快速响应场景需求,变成可以用的东西。我认为企业的科技化改造,本质是数据处理和连接,外围的东西变得敏捷。

2020 趋势展望:AI、网联与企服新巨头

万宁:我们是物理上所有数据把平台聚合到上面,反过来支持现在企业实现的数字化的相应场景落地。时间关系,问最后一个问题,这是每年大会的关键点。从 Yosi Lahad 先生这里问,2020 年您最关注的趋势和事情是什么?展望一下。

Yosi Lahad:其实预测是很难的,敢于预测的其实都失败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例子,像 IBM 的 CEO 说了不需要 PC 端的产品了,你知道预测是很难有风险的。我认为 AI 会进入更多的领域,比当今的领域还要更加广泛。很有可能是更加个性化的场景应用,功能性更强。

我的同事提过,比如自动驾驶。其实在各个地方我们都看到个性化的需求和产品会出现。这是一个具体应用,可能是最大的 AI 能力,它能够帮助我们收集数据、存储数据,进行信息的加工,从而最终改善功能性。这样使我们的每一个个人获得更好的体验。这个就改变生活的方方面面了。

赵杰辉:我关注的事情,大家讲的比较多,我认为企业服务市场一定会诞生新的巨头,明年年底两个结果,要么我已经死掉了,参加不了这个会,要么以更大的巨头参加这个会。

万宁:你关注的是明年坐在这里以更大的姿态,还是从这个舞台消失,是一个很达观的心态。我们今天设计这个讨论也有这样的目的,除了问明年这样的问题之外,试图通过你们的回答理解在这个市场中我们对于技术的认知,企业越来越靠一些创新的技术实现它的生存,就像 Yosi Lahad 先生讲的,其实以色列的企业有极其强烈的危机感,因此对于创新技术的探索、采用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主动,这成就了以色列创新环境。通过这个,我们也能看到,中国的企业可以在这个方面,应该形势变得越来越不好,有贸易战、科技战大的背景,我相信这是一个特别好的讨论。

我们有更多技术方式实现连接,物理连接、数字连接,还会出现新的机会。通过对你们的观点,我变得乐观一些,我发现有更多新的技术给我们打开新的窗口,明年也许你不会用滴普科技方式站在这里,可能以另外的身份。我们发现钛媒体舞台上,这群人有一个特质,会有不停息的状态,这个状态恰好是我们现在中国企业家非常优秀的群体特质。我们希望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像你们这样愿意用这样的生态讨论这个话题,今天也许我们在这里,明天用另外一个声音形态出现在创新的环境里。

Yosi Lahad:我代表以色列的机构和公司,我们这里有很多以色列的同事,他们今天下午做了介绍,我相信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做了很多事情,获得了一些成功或者失败,就是要学习中国的优势,比如说中国的人口,中国的市场还有中国这么大的公司在以色列创新,把两者结合起来,我们觉得合作式的创新或者共同创新,一起做事,而不是做最终的产品。我们只是一起创新,我觉得这可能是各自的优势创新

万宁:给了我们外部观察者的诚恳的建议,从建议中感受到对中国更加乐观的观察,因为有足够大的市场,有足够多的企业和用户,如果我们在创新方面有更大的投入或者热诚,我相信中国会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谢谢 Yosi Lahad 最后的建议。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万宁ai钛媒体saas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