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通廉航空”破解高高原支线航空发展难题

中国青年报 2019-12-10

42 岁的普措南丁再也不用数着一个又一个没完没了的弯道了——曾经的 91 个弯道在他眼里,如今都隐没在舷窗外平静的雪山和草地中了。

曾经,普措南丁从果洛玛沁县到西宁,乘坐长途客车需翻 14 座高山。440 公里的公路,最快也要走七八个小时。他每次坐上车就开始数弯道,等数到 91 个弯之后,他就知道西宁到了。

如今,从果洛到西宁的航班 45 分钟即可到达。14 座高山,连同 91 个弯道都成了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不要说 91 个弯道了,14 座高山还没来得及数呢,西宁已在脚下。

更让他高兴的是果洛飞西宁的票价最低能低到 150 元,只有长途客车票价的 2 倍。这对于需经常到西宁来看小孙子的普措南丁来说,真是天路天降天遂人愿。

给普措南丁带来天遂人愿便利的,是西部机场集团青海机场公司在全国首创的 " 通廉航空 " 新模式。

" 通廉航空 " 先通为上

果洛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省东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的巴颜喀拉山和阿尼玛卿山之间,平均海拔 4200 米以上,人口 20 万。

3 年前,果洛州交通出行只有公路,如果遇到夏天水淹、冬天雪封,就不得不望路兴叹了。即使公路畅通,那一座又一座山,一道又一道湾也是够熬人的。普措南丁就曾是这样一个又一个弯地数着、盼着、熬着过来的。

和果洛一样,青海的其他一些州县也大都存在类似问题:深处高原、老少边穷、山高路远、交通不便。无疑,对于这些地区来说,发展航空运输意义重大。

但与此同时,在这些地区发展航空运输也存在很大困难。西部机场集团青海机场公司总经理魏博平说:" 这些地区既是老少边穷地区,又是高高原地区,受限于机型、成本等因素,长期以来一直缺乏适宜的航空运输产品供给,导致完全按市场方式开展支线航空举步维艰。"

高高原机场是指海拔高度在 2438 米或 8000 英尺及以上的机场,运行环境比一般机场要复杂得多。青海机场公司目前所运营的 7 个机场中,除了西宁机场属于高原机场外,其他 6 个都属于高高原机场。

魏博平说,德令哈机场 2014 年开航后每周仅 2-3 班,客座率仅为 30%,执行率不到 50%,撑到了 2015 年,由于航班少、票价高、客座低,面临停航风险。花土沟机场 2015 年开航初期每周仅有 1 个航班,3 个月之后就被迫停航。果洛机场 2016 年开航时也曾非常困难。这些都导致青海省内高高原航空运输发展一度陷入困境。

为解决高高原支线机场开航难、稳定难的问题,青海机场公司深入研究国内外案例,参考欧美基本航空服务计划,借鉴新疆、内蒙、云南等地支线航空发展模式,结合青海实际,在全国首创了 " 通廉航空 " 发展新模式。

何为 " 通廉航空 "?魏博平这样讲:" 通廉航空 " 是 " 通勤 + 低票价 " 运营模式的简称。" 通 " 是通勤、通达,也就是 " 航空公交化 "、航班频次稳定,保障最基本的通达性;" 廉 " 是低价,指通过降低票价水平,以民众能够承受的票价,实现旅客低成本出行,使航空运输成为民众的可行选择。

该模式以 " 政府主导、各方尽责、合作经营、共同培育 " 为原则,通过加大地方财政资金对支线航空的扶持力度,搭建地方政府、行业机构、航空公司、机场公司共同经营、共担成本的运营机制,从而有效发挥航空运输对改善民众出行条件和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最终形成航班健康运营、产业良性互动的长效机制。

具体做法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各方尽责,共同培育市场;二是降低票价,惠及民生;三是稳定频次,方便出行。

在运营初期,青海省政府从航空运输专项资金中给予通廉航线补贴。市、州政府负责引导民众选择航空出行,在航班宣传、旅游推介、经贸推广中给予全方位支持。航空公司负责开通支线机场经西宁至省外枢纽机场的航线航班,降低票价、丰富产品。机场公司减免部分机场收费,协助进行营销推广,共同培育市场、稳定运营。

在票价上,参照其它交通方式价格及当地民众收入水平来确定。德令哈 - 西宁票价 200 元,等同于火车软卧价格。花土沟 - 敦煌 240 元、西宁 - 果洛 250 元、西宁 - 花土沟 550 元,均为长途汽车票价的 2 倍。

经过多方共同努力," 通廉航空 " 在青海成功起飞。

2015 年 10 月 25 日," 通廉航空 " 在德令哈至西宁航线试点实施,每天 1 班,航班单程票价 150 元,实现了偏远地区民众享受廉价航空服务的目标。

2016 年 6 月 2 日," 通廉航空 " 模式在花土沟 - 敦煌航线成功推广,单程票价仅 190 元,将海西州茫崖地区与石油基地、省会之间的交通时间缩短了 80%,搭建了青海省融入 " 丝绸之路经济带 " 的崭新平台。

2016 年 7 月 1 日," 通廉航空 " 模式在新建成的果洛玛沁机场再次复制,单程票价 200 元,将果洛至西宁交通时间由 6 小时缩短至 45 分钟,被评价为青海省 " 加强民族地区民生建设、让民族地区群众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重要体现 "。

普措南丁正是这一模式的受益者,从 2016 年以后,他从果洛玛沁县到西宁看望小孙子,就彻底告别了 "91 道弯 "。

魏博平高兴地说," 通廉航空 " 模式实施后,政府在每个地区年投入不到 2000 万元的补贴,即实现每天一个航班稳定运营,确保了通达性和低票价,同时随着市场逐步成熟,实行淡旺季差别票价,政府补贴最终会逐步减少。

" 通廉航空 " 培出市场天地宽

更让魏博平高兴的是," 通廉航空 " 模式为高高原支线航空发展探索出了新的方向和路径。

目前," 通廉航空 " 模式实施以后,青海省内支线航班频次稳定、客座率稳步提升,迅速走出了发展困境,并在行业内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力。

国家民航总局对这一模式高度重视。2017 年 11 月,青海省政府与民航局联合下发《关于在青海开展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试点工作的通知》,以在青海推行两年的 " 通廉航空 " 为基础,在青海省内德令哈、花土沟、果洛、祁连机场开展基本航空服务试点,青海省因此成为全国基本航空服务计划唯一试点省份。

至此,青海 " 通廉航空 " 实践上升为新时期国家民航发展的一项重要工作。

魏博平介绍说,2018 年 3 月 25 日夏航季开始,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试点在德令哈、花土沟、果洛、祁连四个机场启动。截至今年 7 月,已累计执飞航班 5280 架次,运输旅客 42.7 万人次,各项工作稳步推进,试点成效显著。

首先是试点航班频次大幅增加。德令哈由每周 7 班增加至每周 13 班,今年航班换季加密至每天 2 班。果洛由每天 1 班增加至每天 2 班,至今保持稳定运营。花土沟在保持与敦煌、西安联通的基础上,实现了与西宁的直接联通。新建祁连机场开航后执飞祁连 - 西宁每天 1 班。

" 受航班量增长的带动,德令哈、果洛 2018 年旅客量突破 10 万人次,花土沟旅客量实现翻番,祁连机场顺利通航,省内支线发展迈上了新台阶。" 魏博平难掩喜悦。

与此同时,票价目前也正逐步实现与市场接轨。去年和今年 7 月两次提高试点航线公布运价水平,改变原有统一低票价的初级培育模式,实施阶梯舱位、固定比例、动态调整的市场化过渡模式。通过动态调整,航线在客座率保持稳定情况下,票价水平和航线收益均稳步提升。

魏博平说,预计 2020 年 3 月,果洛、花土沟至西宁补贴水平可大幅下降,到 2021 年 3 月可基本实现盈亏平衡。

西部机场集团党委副书记段克明说,青海机场公司首创的 " 通廉航空 " 以低成本的运营模式,为青藏高原搭建起快捷 " 民生航线 ",对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方便各族群众出行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说,由于实施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试点,航空出行在试点地区农牧民、少数民族群众中基本实现全覆盖,民航已经成为当地不可缺少的交通方式,是恶劣天气下的唯一选择。同时,基本航空服务计划试点实施后,极大改善了地方交通出行条件,对于促进精准扶贫、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产业转型升级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以上内容由"中国青年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