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男子变性后遭辞退上诉法院:打官司是为了社会认同

扬子晚报网 2019-12-09

12 月 3 日上午,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浦沿法庭开庭审理了一个较为特殊的案件,本次诉讼是 2018 年 12 月最高法发布 " 平等就业权纠纷 " 案由以来,第一起以该案由立案的跨性别就业歧视案,当天法院未当庭宣判。

原告小马(化名)是一名跨性别者,他出生时是一名正常的男孩,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个女孩,这种想法到青春期后愈演愈烈。去年 10 月,她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后,如愿拿到变更的女性身份证。然而,今年 2 月,小马所在的公司以其迟到早退,严重违反公司制度为由与她解除了劳动合同。虽然经过劳动仲裁,小马获得了 2.5 个月工资的赔偿。但她仍然认为,公司的行为是基于跨性别身份的性别歧视,损害了她的平等就业权。今年 8 月,小马在律师帮助下提起平等就业权诉讼,要求公司赔偿 1 万元精神抚慰金并公开道歉。

开完庭后,小马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提起此次诉讼,想要获得经济赔偿并不是主要原因,她更希望跨性别者能够有更大的认可度," 首先我是一个普通劳动者、普通女性,其次才是我的跨性别身份,我不希望有特权,只希望社会能把我当一个普通人。"

为平等就业权起诉

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并道歉

12 月 3 日早晨,小马早早起了床,她画了一下眉毛,涂了裸色的唇膏,稍稍修饰了一下就出发了。今天她要出庭参加此前提起的平等就业权诉讼,昨晚她准备材料到凌晨。

小马是一名跨性别者,去年 10 月份在泰国进行了性别重置手术。此前 3 年,她在杭州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上班。

这次庭审源起今年 2 月,她被所在的公司以其迟到早退、严重违反公司制度为由与她解除了劳动合同。如今,她重新找了一份工作。

虽然公司解除合同后,小马经过劳动仲裁获得了 2.5 个月的工资,但她仍然认为自己之所以被辞退,还是基于自己跨性别者的身份," 这是性别歧视,损害了我的平等就业权。"

走进法庭,小马看见了自己的老领导,本想微笑一下打个招呼,但还是没能做到," 虽然时隔 10 个月了,但心里的创伤还在。" 她认为被歧视后,受到的伤害很深。

在起诉书中,小马要求公司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1 万元。

在本次庭审中,小马及其代理律师还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录音。这份录音是其公司人事部门的职工与小马的一段谈话。小马的工作需要和剧组以及艺人接触,谈话中,人事部门职工提到,小马在接受性别重置手术后,不方便跟男艺人、也不方便跟女艺人。还认为原告性别重置手术后,需要休息,不能胜任跟剧组的工作。

小马的代理律师,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的王永梅律师称,在小马接受完性别重置手术之后,虽然变更了法定性别,但其男性性别气质依然存在;录音中的对话,则体现了公司对小马性别气质的歧视,也是解聘小马的真正原因。

被告公司在法庭上表示,他们没有跨性别歧视,公司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系合法解除,且该劳动仲裁已经杭州市高新开发区(滨江)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调解书结案,双方达成调解且公司已经付清相应款项,双方无其他劳动争议纠纷。

庭审中,因当事双方未能就被告是否应该向原告道歉,并进行经济赔偿达成和解,法院将择日宣布审判结果。

小马(左三)

增加 " 平等就业权纠纷 " 案由后

这是第一起跨性别就业歧视案

王永梅律师告诉紫牛新闻,本次诉讼是 2018 年 12 月最高法发布 " 平等就业权纠纷 " 案由以来,第一起以该案由立案的跨性别就业歧视案。

而早在 2017 年,贵阳的跨性别者 C 先生就曾胜诉过国内第一起 LGBT(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就业歧视案。只不过当时还没有 " 平等就业权纠纷 " 案由,当时提起的是一般人格权侵权诉讼,在该案中," 性别认同 "、" 性别表达 " 等词条也被首次写进了判决书。

庭审后,小马松了一口气。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庭前有些紧张,但开庭时反而放松了下来," 我们社群来了 10 多位朋友,看到那么多小伙伴站在我身后,仿佛打了一剂强心剂。"

小马(左二)和其律师团队举起跨性别旗帜

说起这次起诉的原因,小马表示其实并不在乎经济赔偿的多少,重要的是维护自己平等就业的权利,更希望跨性别者能够有更大的能见度。

如今,小马又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公司里的人还不知道她是跨性别者,紫牛新闻记者询问她是否会担心公司知道后又被开除?她爽朗一笑:" 那就再告他们呗 "。她觉得只要给公司创造效益就可以了,不会担心这些事。

性别重置手术后

如愿拿到女性身份证

说起自己的成长经历,小马介绍,自己是家里的独生子女,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自己从小性别认同就是女性,性别认同自我察觉发生在青春期。" 小时候也并没感觉到男女性别的差异,到开始发育的时候发现自己跟自己想象中的会变成的样子不一样了,这时候才感觉不对劲。"

小时候的小马挺文静的,家里人还觉得挺乖的,也根本没想过另一个层面的事情。更多地了解到两性差别的时候,小马产生了焦虑,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包括毛发的生长以及声音变得低沉,其他的小姐妹们有了胸部发育,而自己却没有。" 发现变化之后,小马没人倾述,只能自己去排解,对性特征的变化都很排斥," 腿毛长出后就自己去拔,偷偷用爸爸的刮胡刀去刮。"

通过报纸以及杂志,小马对自己的情况有了初步了解,当网络兴起后,她查询到其实是可以做性别重置手术来解决自己的问题的," 但那时费用很高,可能要六七十万,我觉得是天文数字,也不敢去想象。" 小马说,父母都是工人,家境一般。

小马大学毕业后,工作薪酬也一般。但近两年他了解到性别重置手术费用已大大降低,而且他也感觉到一直这样下去,自己最终会无法忍受。

2016 年,小马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父母,母亲在知道后查阅了相关资料,接受得比较快,但父亲接受还有一个过程," 我妈妈比较了解我,觉得我都三十多了,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爸爸虽然也接受了,但更多的可能是对我的爱。" 对于父母能理解自己,小马除了感恩之外,彻底地放松了下来," 装了 30 多年,终于不用装了。"

平时,小马的穿着打扮并不是十分女性化,更偏向于中性。小马告诉记者,他身高一米八几,人也长得壮实,如果穿的女性化反而不好看。

小马觉得泰国医院的性别重置手术熟练度更高,风险小,于是将手术地点安排在泰国。去年 10 月,小马用了 20 多天时间在泰国完成了性别重置手术,总费用 10 万,其中医疗费 7 万。在那里,小马的男性生殖器得到了改造,因为没有喉结,胸部之前在医生指导下用过荷尔蒙药物,所以不需手术。

手术后,小马拿着医院的性别证明,带上身份证件,完成了信息变更后,如愿拿到女性身份证。(做过性别重置手术后,可以携带相关资料去户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办理身份信息中的性别信息变更)

小马

生活中的不便我不在意

把我当一个普通人就好

在生活中,小马也会遇到不同眼光的人,但自己不会在意,她理解为是自己的 " 心大 "。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有一次从地铁站出来,听到一个黑车司机在说 " 这人男的还是女的 ",旁边一人搭腔道:" 一看就是一个女大力士 ",小马听后一笑了之," 女大力士怎么了?女大力士也是女的呀。" 她的内心反而还觉得不错,自己的女性身份得到了肯定。

一般人会以为跨性别者会单独有他们的圈子,小马说其实并不是常人想象的那样。" 我们在网上是会有一些群,但并不会因为你是跨性别,我也是跨性别就自然而然地成为朋友,不是别人以为的抱团或者什么,只是因为身份更容易有话题而已,就像一般人有共同爱好聚在一起一样。"

作为跨性别群体,在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不方便的时候,但小马觉得这只是自己对自己的约束。" 曾经也有人问过我,你上厕所会不会觉得不方便?我会根据当天的打扮来判断到底是进男厕所还是女厕所,如果打扮更女性化一点就会去女厕所。" 她的准则就是不要让里面的其他人产生困扰和麻烦。

小马还向紫牛新闻记者分享了一个小故事," 有一次在高铁站,当天穿着热裤,上身是一件宽大的 T 恤,长头发用发箍扎了一下,去了男厕所后发现里面的人都扭头看着我,觉得挺尴尬的。出来后,我就转身去了旁边的女厕所,虽然刚解决完尿不出来了,但还是在隔间里站了一小会,出来后还在镜子前理了理头发。" 小马说,在女厕所里一点障碍都没有,这次过后,她以后就会更多地选择女厕所。

生活中的小马

小马表示,如果别人问起她的情况,他也会如实说,不过不会去刻意公开。" 目前亲戚们还不知道,他们如果不理解,对我有看法我也不在意,只是担心父母有压力。

现在,小马觉得很开心," 该有的都有了 "。有了一个女性身体后,小马也渴望有个伴侣,她也坦言自己是双性恋,如果将来有个伴侣也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当前是个多元化的社会,当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他们这个群体时,小马也深受感动," 我有一个朋友就是直男,他知道我的情况后就跟我说,‘我以前叫你哥,现在叫你姐,不管你是哥还是姐,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

对于此次诉讼,小马表示,并不在乎赔偿多少,只希望社会能把她当一个普通人来对待。" 我只是一个正常的女性劳动者,该有的权利能得到,该尽的义务去完成,这些就够了,我也不需要享受优待,社会把我当一个普通人就好。"

(文中小马做完性别变更手术,拿到女性身份证之前,使用的是 " 他 ",之后使用了 " 她 ")

以上内容由"扬子晚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