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摇晃”的音悦台—— “偶像泡沫”的牺牲者

财联社 2019-12-08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陈夏怡)讯,偏执狂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并不是一个褒义词,但张斗似乎很满意这个评价。

张斗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认为作为一个企业家,他首先要具备的特征就是偏执,偏执地认为我这个方式是对的,偏执地认为只有我们这个方向才能成功……这样的性格特征也为如今音悦台的现状埋下了伏笔。

12 月 4 日,有媒体报出,音悦台的官网无法正常访问,并且主要的微博账号大多也已经在 11 月底卖出。12 月 5 日,《科创板日报》记者尝试登陆音悦台官方网站,发现仅首页和部分页面可以正常访问,但大部分视频无法播放,评论也悉数消失。

《科创板日报》记者在微博上搜索音悦台,发现总能关联上 " 倒闭 "、" 欠钱 " 的关键词,作为创始人的张斗本人也被扣上了 " 老赖 " 的帽子,其微博评论下也满是 " 坤音女孩 "(指坤音娱乐旗下组合 "ONER" 的粉丝)各种关于 " 还钱 " 的评论。

12 月 5 日,《科创板日报》记者致电音悦台方面,但截止发稿对方未予接听。

偶像经济的先行者

纵使如此,音悦台曾经也有过一段恢弘的岁月。

据天眼查显示,音悦台的实际经营主体为 " 北京宽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成立时间为 2005 年 10 月,此前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均为控股股东张斗,平台主要致力于高清音乐 MV 分享以及粉丝经济运营。

张斗曾经说过,他对音乐并没有感觉,但他认为做音乐产业并不需要懂音乐,更重要的是懂市场。

张斗的女儿是韩国组合 Super Junior 的粉丝,在女儿的抱怨声中,张斗了解到国内 MV 画质不清晰且伴随大量广告,使得国内追星族的体验不佳。

面对韩流的兴起,以及国内追星消费意识的逐渐苏醒,张斗迅速判断这是个 " 有利可图 " 的赛道。

在这之后,依托于张斗本人及其团队强大的执行能力,音悦台凭借高清的画质,迅速吸引了一大批追星女孩。很快,仅仅成立四年的音悦台,月活达 4000 万人次,成为国内排名数一数二的 MV 音乐网站。

2015 年,在微博开放平台应用微指数排行榜上,音悦台仅次于网易云音乐位列第二。排在后面的有 QQ 音乐、虾米音乐、全民 K 歌、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等。

图片来源:微博开放平台应用微指数

2012 年 12 月,音悦台获得来自东方富海高达数千万人民币的 A 轮投资资金,2015 年张斗在阿里的直属领导,阿里巴巴 " 十八罗汉 " 之一的谢世煌创建的湖畔山南资本领投了音悦台的 B 轮融资,该轮融资中东方富海持续跟投,金额共计 3500 万美元。

此外其推出的音悦 V 榜又迅速弥补了国内音乐打榜的空白,国内追星女孩也得以 " 伸展拳脚 ",使得彼时尚无知名度的 TFboys 凭借音悦 V 榜一战成名。

音悦台一时风头无两,张斗本人也被人誉为 "TFboys 背后的大佬 "。

此后,尝到粉丝经济甜头的张斗再也不满足于只做一家高清 MV 网站,他瞄准了粉丝经济,尝试构造集粉丝众筹、艺人孵化、明星周边、社区运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平台。

能否重获新生?

但是由于摊子铺得太大,加上中国偶像经济产业不完善,不具备艺人、产品等完整的孵化能力,音悦台在此后偶像经济探索的道路上面临诸多不顺。

张斗曾反思," 没有考虑到战略时机尚早,更忽视了音悦台在人员能力和管理能力上的缺失。"

2015 年,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音悦台不得不下架大量 MV,重新洽谈与唱片公司的版权合作。面对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在版权方面的竞争,资金和资源优势不在的音悦台始终处于苦苦支撑的状态。

2018 年 ,《偶像练习生》、《创造 101》等网络偶像选秀节目的播出,创造了蔡徐坤等顶级流量,使得业界重新意识到了粉丝经济的潜力,孤注一掷的张斗更是 All In。在优酷公布的打歌节目《这就是偶像》中,音悦台赫然位列出品方之一。

然而催熟的市场没有好果子,中国的偶像产业由于发展时间短,从业人员过于急功近利,并不具备持续产出优秀作品的能力,加之去年政策遇冷,张斗一直盼望的偶像经济时代迟迟未到来," 偶像元年 " 终成泡影,其自身也在这最终的赌注中耗去了最后一丝力气。

辰海资本陈悦天认为,在中国目前的偶像市场中,无论是经济公司也好,还是平台也罢,都存在持续的生产问题——没有持续性的后备人才和碎片化的内容。

相比较而言,韩国的娱乐公司和电视台有深度绑定,可以在短期内获得大量曝光。而在中国,平台之间的竞争还没结束,与某一平台的合作就意味着自动放弃与平台竞争对手的合作。

此外,韩国成熟的产业链以及庞大的练习生基数,都是目前的中国市场所不具备的。

面对音悦台疑似倒闭的消息,《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了曾经用音悦台打榜的某位粉丝,后者表示," 可惜了,音悦台的 MV 页面非常舒服,而且也没有广告,也算陪着自己度过了一段青春 "。

今年 5 月,坤音娱乐发布公告称,公司委托音悦台销售旗下艺人组合’ "ONER" 专辑的 1016 万所得款,全部被张斗挪作他用。

在坤音娱乐创始人周秦懿公开的声明里,张斗本人也承认了专辑销售所得被自己用于其他业务的经营。

在此之后,音悦台的前员工以及物流供应商也在微博纷纷 " 讨伐‘’张斗,作为音悦台三方物流供应商的一乐物流甚至在音悦台的门口拉起了 " 还我血汗钱,欠债还钱 " 的横幅。据其他媒体报道,音悦台已经于两个月前搬离了其位于北京三里屯 SOHO 的办公地。

2019 年 10 月 25 日,音悦台的法定代表人从张斗正式变更为刘正恕。这个曾经在阿里编号为 126 的前员工,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

不过即便如此,张斗仍旧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有分析指出,由于目前监管趋严,许多大的平台如果要开展视频、音频、直播等业务需要去并购那些在过去政策宽松时申请下网络视听许可证的企业。面对坤音娱乐的欠款,音悦台如果进行出售,还是有偿还可能性的,因为仅其网络视听许可证便可以转让数千万元。

以上内容由"财联社"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