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万达“患难父子”

新浪财经 2019-12-07

万达 " 患难父子 "

原创: 翠鸟资本

文 | 翠鸟资本

2019 年的这个冬天,对于王思聪而言,是个艰难的时刻,他被上海嘉定法院、北京市二中院同时发布限制消费令,这样看来,家里那架价值 3 亿元的湾流 G550 私人公务机要休息一阵子了。

而父亲王健林那边,貌似也没有太多好消息。

11 月公布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曾经贵为中国首富的王健林,排名跌出前十,财产缩水 682 亿元。

福布斯分析,股价波动和质押贷款是导致中国富豪身家贬值的最大因素,房地产行业最为明显,落榜者占比最多。

另外,坊间更有一些个人健康方面捕风捉影的猜测。

旺父

万达父子俩血脉相通,命运也互为呼吸,无论虚弱,还是顺畅。

王思聪,身为王家长子长孙,出生即旺父。

正是在王思聪出生的 1988 年,父亲王健林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放弃转业干了两年的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职位,开始下海经商,当时他虽然看中正是房地产开发行业,但毕竟心里没底,折中选择了一家政府下属企业——西岗区房屋开发公司,好处是:有政府背景,可以接一些棚户区改造项目,可惜的是,因为此前主管的经济问题,导致负债累累,一百多万。

不过机会也来了,条件是 " 谁把欠下的贷款还了,这个公司就给谁 "。

由于当时政策限制,于是他跟时任大连某国有公司总经理的老战友商议,取得项目指标,又找到某银行支行行长的老战友获得贷款,在棚户区改造项目赚了第一笔钱。

四年之后,大连万达房地产集团公司成立。

富二代

父亲忙于事业,无暇顾及思聪,自小被送到国外,新加坡读完小学,英国温切斯特读完中学,伦敦大学哲学系毕业。

王思聪回国已是 2009 年,担任万达集团董事,什么都不用干。

王思聪自小要强,温彻斯特公学毕业后参加美国 SAT 考试,考了 1550 分,总分是 1600 分;求学期间闲暇之余,偶尔客串译制片的字幕组。

他自然不甘心顶着富二代的光环,却无所事事。于是,他跟父亲要了 5 个亿,于 2009 年年底,注册成立普思资本,开始了其创投生涯。

但是,普思资本注册成立之后的四年期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1 年,最疼爱王思聪的姥爷去世,2013 年王思聪的爷爷去世,王思聪最至亲的两位长辈相继去世,他本人整日处于无限悲伤之中,更无暇顾及普思资本的经营投资。

至暗时刻

普思资本的第一笔投资是 2013 年,400 万美元拿下云游控股 1.05% 股权,在后者港股上市之后账面盈利超过 800 万美元。

但好运气总是短暂的。

2015 年 7 月,王思聪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加入彼时如火如荼的直播平台红海厮杀,正式创办熊猫直播,此时,那场众所周知的股灾刚刚开始,资本市场即将迎来持续一年多的血雨腥风。

于是,这个烧钱的火坑越烧越深。

第二年亏损 5 亿,第三年亏损 8 亿,到了 2018 年,熊猫直播已不敢公布财务数据。

亏的钱虽然是老王的,但王思聪也是心疼的,疯狂亏损背后,一直积极寻找风险投资方,结果误入一笔疯狂的投资对赌协议,埋下了欠债的种子。

投资方之一的钜派投资,旗下有一个名为 " 钜大秀赢财股权投资基金 " 的产品,是单一投向熊猫 TV 的股权投资产品,其中与王思聪有关的核心条款显示," 本基金确定转股后,PT 公司承诺本基金取得不低于 A 轮投资人获得的所有权利,并由实际控制人王校长承诺本基金有权要求其回购股权 " 和 " 年化 12% 的回购承诺 "。

后来,熊猫 TV 破产了。

所以,这份协议意味着王思聪对赌失败,钜派投资只能走司法程序,并申请财产保全。

苦日子在继续

不过,比起 " 限制消费 "、" 对赌失败 " 这些,更让王思聪难过的是,老父亲王健林没有一丁点替子还债的表态和举动,至少目前没有任何迹象。

其实,老王真的是有苦衷的,因为半年之后,万达有两笔外债到期,一笔是集团 2.5 亿美元外债,另一笔是上市公司万达商业 10 亿美元外债。

2019 年七成以上的民营企业债务违约,选择展期处理的明显增多。万达能否按期兑付,几百家贷款银行看着呢。

其实,万达的苦日子,两年前就开始了。

2017 年,银监会 6 月 24 日召集几家大型国有银行高管召开会议,要求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

万达集团五年内的海外投资高达人民币 2541 亿元,其中六项海外投资案包括:

2012 年以 26 亿美元买下 AMC 娱乐控股公司;

2013 年斥资 3.2 亿英镑买下豪华游艇生产商圣汐克(Sunseeker International);

2016 年有三个购并案:35 亿美元吃下传奇影业公司(Legendary Entertainment)、以 12 亿美元买下卡麦克院线(Carmike Cinemas)及斥资 9.2 亿英镑拿下欧迪恩和 UCI 电影集团(Odeon & UCI);

今年一月以 9.3 亿美元拿下北欧电影集团(Nordic Cinema Group)。

其实,当时万达集团的负债率为 70.61%,看起来很高,但这与 2016 年底中国 136 家主要房地产公司平均负债率 77% 相比,万达集团并未明显偏高。

但,这个消息出来不久,瘦身成为万达集团 2017 年的当务之急。

当年 7 月 10 日,万达集团发布重大讯息,万达集团拟将旗下酒店及文旅事业以打包出售。

其中,万达集团以人民币 295.75 亿元成交价将西双版纳、哈尔滨等十三个文化项目 91% 转让给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同时,融创再以人民币 335.95 亿元收购北京万达嘉华、武汉万达瑞华等 77 家酒店业务,双方约定在 7 月 31 日前签约。

谁知,这项交易又快速出现变化,后来又杀出广州由张力、李思廉经营的富力集团,这场交易最终变成了三方交易。只是,短短 9 天,成交价格少了 135 亿元。

2016 年万达旗下主题乐园万达城开张的时候,王健林曾发出豪语,扬言打败迪士尼,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万达城及 77 家酒店就已嫁作他人妇。

打开万达官网,王健林的个人荣誉仍然停留在三年前的 2016 年。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