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移动 K 歌,现实却是“不是想唱就能唱”

驱动中国 2019-12-07

当人口红利逐渐接近天花板,互联网边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塌。音乐,这一高频、刚需内容,自然也就成为巨头们的一块心头肉。

10 月底,传出字节跳动正在研发一款名为 " 音乐帮 " 的新产品;11 月初,阿里巴巴旗下的国内首款弹唱 APP 唱鸭上线了和声功能;在此之前,字节跳动孵化投资了音乐社交软件音遇;近日又传出抖音申请 " 抖唱 " 商标进军移动 K 歌市场的消息…

在互联网音乐上半场版权之争基本结束的情况下,巨头们开始押注音乐 + 社交赛道,试图以所谓的新玩法撬动音乐市场。

然而,在这个赛道仍旧矗立着一个 " 巨无霸 " 的音乐社交平台——全民 K 歌。

2014 年,全民 K 歌上线。此时,于移动互联网红利时期创业的唱吧已经诞生两年,并获得了 2 亿用户。

唱吧收获过亿用户的同时,也吸引了谢娜、何炅和汪涵的明星投资,这为唱吧引入了宝贵的娱乐资源。

关键的 2016 年,唱吧完成三次融资,累计激活用户规模超过 3 亿,活跃用户约 3500 万。

但也是这一年,唱吧被全民 K 歌反超。弯道超车,全民 K 歌只用了 2 年。

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目前全民 K 歌的数据已经大幅领先于唱吧,并且唱吧的整体增速已经明显放缓。唱吧在商业、生态、增速、未来多方面都面临尴尬问题,进入一个难以再突破的尴尬境地。

回顾全民 K 歌与唱吧的竞争,之所以前者能够完成大幅度超越,核心在于三点:

1 注重用户体验

正是基于对用户需求的持续洞察,不断用心打磨产品并以最快的速度实现,全民 K 歌才能在短短 5 年时间内,成长为 " 移动 K 歌赛道用户规模第一 "。产品好用,这一步看似非常基础,但却成为了很多其他 K 歌产品老用户迁徙到全民 K 歌的重要原因;

2 强大的社交属性

依托腾讯庞大的社交关系链,从成立之初,产品的定位就是一款拥有 " 社交能力的 K 歌工具 ",在 K 歌基础上,推出了歌房、合唱等功能,满足了好友线上 K 歌的社交需求,并通过 " 家族模式 " 深度挖掘了 " 歌友 " 们的社交需求;

3 不断丰富功能和玩法

创新用户对唱 K 体验的全新认知,降低唱的门槛。全民 K 歌从最初推出的演唱打分竞技、MV 独唱、合唱、直播欢唱等多种演绎歌曲的方式,到后来的 KTV 模式、多麦歌房、抢麦、快唱等玩法功能,都是让用户感觉到处处新鲜、随时都随地都能嗨唱起来。

以上三点,不仅是全民 K 歌超越唱吧的核心武器,也是全民 K 歌短短五年成为行业第一的关键。更重要的是,这些积累下来的护城河在后来的 " 战事 " 中,也为全民 K 歌贡献 " 弹药 "。

2018 年末和 2019 年初,音遇凭借 " 音乐 + 游戏 + 社交 " 异军突起,在巨头林立的音乐社交分得一杯羹,但现实是经过 2019 年 2 月和 4 月的两次全网下架,如今音遇的下载量已在 AppStore 社交榜单的 200 名之外。SensorTower 的数据也显示,今年 9 月到 12 月之间,音遇的排名也几乎保持不变。

音遇的遇冷,一方面与它遭遇监管有关,另一方面,作为 K 歌行业 " 领头羊 " 全民 K 歌也正在大力推广自己的 " 全民抢麦 " 玩法。

借助百万级海量原版领唱曲库、多种模式切换、以歌会友、抢麦围观、好友社交等独特优势,收获了众多 K 歌忠实粉丝的青睐,除了趣味性地将 " 抢歌 " 与 " 记词 " 结合,全民抢麦迅速走红,碾压音遇。

音遇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互联网音乐所谓的下半场,其实更多是一个噱头。音乐产品们认为只要规避版权问题,通过新玩法就能开启下半场的想法,并不现实。

全民抢麦之所以迅速走红,没有海量版权曲库不成、没有全民 K 歌的 5 亿用户积累不成、没有成型的社交关系链不成,更主要的是没有对用户需求的深刻洞察不成,所以全民抢麦正是基于全民 K 歌过去五年的强大积累,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成功。

所以说,移动 K 歌虽然看上去是一个门槛并不高的赛道,其实不尽然。之前快手也曾尝试过相关产品,也没有做起来。短视频平台对音乐赛道的渴望众所周知,但音乐赛道的隐形门槛却让快手、抖音都栽了跟头。

创业公司也试图从社交层面突围,从目前来看因为基础太差成功率也不高。归根结底,任何一个行业发展至今都已形成其独有的生存技能。移动互联网后期,边界虽然不再清晰,但只有握有核心能力,高墙就不会轻易被攻破,移动 K 歌也不是谁想唱就能唱。

以上内容由"驱动中国"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驱动中国

驱动中国

国内领先科技媒体,提供及时准确的国内外IT事件报导。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