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袜业之王深陷“传销门”

驱动中国 2019-12-07

公开资料显示,浪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浪莎集团 ) 是唯一同时拥有 " 中国驰名商标 "、" 中国名牌商标 " 和 " 国家免检产品 " 的企业,曾经名噪一时的知名企业如今也是落寞了。

据天眼查显示,浪莎集团持有浪莎股份 ( 600137.SH ) 42.68% 表决权,为其控股股东,翁荣金、翁关荣和翁荣弟三人平分浪莎集团股权,同时也为浪莎股份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另外巨浪科技也持有浪莎股份 19.84% 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其余股份较为分散。

12 月 6 日,浪莎股份连发两则公告,大股东浪莎集团在 2016 年用于质押借款担保的 300 万股股票终于解禁了,不过一转头,浪莎集团又将这 300 万股股票质押给了浙商银行义乌分行,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这一次质押的 300 万股占大股东所持有的浪莎股份股权的 7.23%,而至此大股东已经合计质押了浪莎股份 77.12% 股权,虽然浪莎股份一再强调控股股东不存在资金流动性问题,但需要靠如此高比例股权质押来补充流动资金,浪莎集团的资金压力还是不小,此前第二大股东巨浪科技也将浪莎股份的股权质押进行了展期,用于融资担保,累计质押比接近 100%。

不仅是大股东们,浪莎股份自己的压力也不小,业绩下滑、被疑传销,曾经的 " 袜业之王 " 如今也泥潭深陷。

增收不增利,业绩全靠广告撑

2007 年浪莎股份借壳长江控股成功登陆 A 股,那一年浪莎股份实现营业收入 1.33 亿,归母净利润 2.99 亿,二者都有很大幅度的增长。

不过从第二年开始浪莎股份营收规模不断扩大,到 2013 年时最高达到 4.38 亿,是刚上市时的三倍多,但是其归母净利润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上市后的第二年归母净利润骤降 91.3%,只剩下 2599.61 万,扣非净利润降幅更是接近 100%。

此后不论营收如何增长,归母净利润依然不断呈现下降趋势,换句话说,其实这才是浪莎股份真正的净利润水平,而到最新的三季报中,浪莎股份依然陷在增收不增利的怪圈里,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微增 1.72%,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 22.07%。

浪莎股份的主营业务为针织内衣、针织面料的制造,商品批发与零售、进出口以及投资管理咨询等,主要还是生产、经营各种保暖内衣、时尚内衣、短裤、文胸等针织服装同时还有外贸服装的贴牌加工。

从半年报数据来看,浪莎股份的营收构成分为服装制造销售和商标使用费收入,99% 还是由服装销售构成,其中近 70% 的又是来自短裤类产品。

与营收构成相对应,浪莎股份品牌产品也包括两种,一种是浪莎内衣,一种是外卖贴牌,而浪莎内衣主要是以经销商加盟店为主,截至 2019 年上半年末,浪莎内衣只有 2 家直营店,并且上半年没有数量变化,而加盟店的数量则有 429 家之多,虽然 2018 年和 2019 年上半年分别净关店 38 家、11 家,但加盟店依然是浪莎内衣的主要销售 " 战场 "。

另外,猫妹还注意到,浪莎股份的业绩与销售费用有着明显的匹配关系,销售费用高的年份往往业绩也都不错,2013 年后销售费用锐减,业绩也是一落千丈,从 2018 年年报来看,浪莎股份的销售费用中大约 45% 都是广告宣传及业务推广费、电视购物平台费用。

浪莎针织涉嫌传销,小额贷款公司也诉讼不断

业绩不行,围绕浪莎股份的纷争却没断过。

5 月,湖北省黄梅县人民法院发布的《行政裁定书》把浪莎针织涉嫌组织传销一事推向人前,黄梅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向法院提出请求冻结浪莎针织在金融机构关联资金账户,以防被申请人转移或隐匿违法资金。

据中国网财经消息,浪莎集团的传销业务首先在全国各地推广 " 浪莎 E+ 生活馆 " 系列加盟店,加盟者需缴纳 2 万元保证金以取得加盟资格,随后再以加盟店培训为由培训加盟者涉嫌传销的组织模式和销售推广方式。

从调查中中国网财经记者获得 " 浪莎 E+ 生活馆 " 加盟培训的 PPT 资料和现场视频来看,明确包含 " 分享奖 " 以及 " 辅导奖、消费奖、占位奖 ( 8 层 8 代收入 2% ) " 等分级销售,奖励制度,销售人员的薪酬奖励或返利与发展人员数量、级别等相挂钩的。

而传销与直销的本质区别就在于此,当组织人员需要通过发展下线而不是销售商品来获取收入时,就从直销跨进了传销,很明显浪莎纺织就是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说到直销,浪莎集团确实曾在 2017 年计划布局直销板块,并向商务部提交申请,但事实上,直到今天猫妹在商务部相关网站进行查询时,依然没有 " 浪莎 " 相关企业被批准可以进行直销等相关业务。

12 月 6 日下午,浪莎股份火速发布公告回应了相关舆论争议,简单总结一下就是 " 与我无关 ",不管是 " 浪莎 E+ 生活馆 " 还是功能性智能保健服饰,浪莎股份都表示那些是关联方的业务,上市公司并未涉及。

确实,浪莎针织并非浪莎股份子公司,而是隶属于控股股东浪莎集团,顶多也就算是个关联方,不过,要说全然没有关系也是不太可能的。

首先,无论是生活馆还是保健服饰打得都是 " 浪莎 " 的旗号,靠着品牌效应才能忽悠大众消费者,就算浪莎股份没有直接参与组织传销,关联方的这一行为又将给浪莎股份的品牌名誉带来多少损害。

其次,从天眼查关系数据来看,浪莎股份和浪莎针织不仅同属于浪莎集团,浪莎股份实控人翁荣弟也在浪莎针织担任高管,两家公司基本上可以说是实控人的 " 左膀右臂 ",说没什么关系总是有些牵强的。

另外,从以往年报来看,浪莎股份还向浪莎针织购买袜子用于电视购物销售,也接受浪莎针织提供的染色加工服务,还会向浪莎针织销售电商组合配套内衣产品等,两者业务关联颇深,2018 年浪莎股份还向浪莎针织销售生活馆配套美体内衣 1627.54 万,占总营收 4%。

除了传销,浪莎股份实控人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浪莎小额贷款公司也是诉讼不断,近年来多次由于小额借款合同纠纷被起诉或起诉他人,并在 2019 年 2 月一起 " 套路贷 " 的案件中被发现涉及违规放贷以及公司成员涉嫌职务犯罪等线索,正在被调查中。

表面看起来似乎都只是某些关联方的行为,但都打着 " 浪莎 " 的旗号,受同一实控人控制多少还是会被牵连的,原本业绩就难有起色的浪莎股份如今更是危机重重……(蓝鲸产经 徐晓春 xuxiaochun@lanjinger.com)

以上内容由"驱动中国"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驱动中国

驱动中国

国内领先科技媒体,提供及时准确的国内外IT事件报导。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