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收留无儿无女患病老太直至办完身后事,三年相伴只为一句承诺

ZAKER哈尔滨 2019-12-07

ZAKER 哈尔滨记者 王鸿凌 文 / 摄 / 视频拍摄并制作

睡梦中,张跃英突然起身小跑到里屋,想看看徐姨的被褥尿没尿湿,一进屋看着空荡荡的床铺才想起来徐姨已经 " 走了 "…… 持续了三年的起夜查看突然终止,让她心里空落落的,躺在床上难以入睡。

" 我一坐这就想往那屋看,好像徐姨还在。" 张跃英搀着 88 岁的老母亲从卫生间回到客厅的单人床上,返身坐回旁边自己的床上发愣,时不时地就回头看向家里唯一一间在阳面的屋子。那天上午,温暖的阳光依旧洒在那间屋子里,只是沐浴在阳光里的只剩下了空床铺。

三年前,无儿无女、脑瘤手术后无法生活自理的 72 岁徐桂珍,在同事的沟通委托下住进了同小区的张跃英家,这一住就是三年,今年年初老人突然瘫痪,小张依然不离不弃贴身照顾,直到为其养老送终。" 我答应过老太太,要给她养老送终。"

推老妈晒太阳,受邻居委托 " 接收 " 了无儿无女的徐姨

张跃英一家租住道外陶瓷小区,房子不大,使用面积只有 50 多平方米。一进屋就能看见她和母亲的两张单人床横排摆在客厅里。家里有两间卧室,阴面的一间是张跃英的爱人和儿子居住,另一间每天都能晒到阳光的屋子是徐姨生前住的。

说起和徐姨的相识和相伴,张跃英说是 " 缘分 "。

2016 年夏,49 岁的张跃英还租住在香坊区电机厂附近的一个小区。一天上午,她推着母亲在楼下晒太阳,偶遇邻居陈姐,陈姐说,自己电机厂退休的老同事徐桂珍无儿无女一辈子没结过婚,刚做完脑瘤手术,一只手不好使,不能做饭。" 陈姐说,想让徐姨来我家住,徐姨的工资不高,能付一点伙食费。" 当时觉得徐姨可怜,张跃英就答应了下来。

2017 年 2 月 1 日,张跃英第一次见到徐姨," 当时徐姨进屋看了一圈,没呆上一分钟就走了。" 当天下午,张跃英就接到徐姨的电话:" 我明天去,你给我收拾个屋吧。"

原来,张跃英从陈姐那得知,徐姨是一个有点洁癖,性格也挺 " 特 " 的老太太,她看好环境和一起的住的人才同意来住。

刚住进张家的徐桂珍总是止不住的哭,直到张跃英看透了老人的心思," 徐姨,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养老送终。"

这个老太太有点 " 特 ",小张对她宠爱有加

" 这老太太爱干净,她的衣服必须得洗得透亮的。" 张跃英拿出徐桂珍的衣服,记者看到衣服上除了有些褶皱没有一点污渍。

徐桂珍特别 " 挑食 ",每顿饭小张都得可着她的口味来,因为一只手不能动,张跃英都一口一口喂她吃。徐桂珍也有点小 " 任性 "," 我正做饭呢,她就得把我拽过去给她掏耳朵,要是不顺着她,就马上急眼。" 张跃英说,徐姨就是老小孩,经常耍小脾气,经常把腿往自己身上一搭,张跃英就得给她剪剪指甲、揉一揉脚。无论徐桂珍怎么 " 耍 ",都能被张跃英的温柔和耐心 " 制伏 "。

2018 年 8 月份,张跃英全家搬到陶瓷小区,她的爱人就提议把全家唯一一间阳面的屋子给徐姨住。" 她有时害怕,我就去陪她。" 徐桂珍大部分时间都自己住,有时就会像孩子一样拽着张跃英说害怕,不敢自己睡,张跃英就马上住到徐姨旁边的床上,陪她说说话,给她唱唱歌。

徐桂珍越来越依赖张跃英,每次张跃英下楼买菜都得和她 " 报备 "," 徐姨就坐在门口对面的椅子上,等我回家。" 说到这,张跃英的眼眶噙满了泪水,她说徐姨一看到她回家,就赶紧伸出能动的一只手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襟。

从半自理到瘫痪,她信守承诺不离不弃

今年元旦,徐桂珍瘫痪在床,连话都说不出,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就更难了。

每天,徐桂珍都要把食物用破壁机打碎,通过胃管给徐姨喂饭。" 她这边吃着,那边就拉了 ……" 张跃英掀开被,就看到徐姨拉的满床都是。" 给她穿衣服换衣服特别费劲。" 因为不能动,张跃英都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把徐姨抬起来,一边用身体倚着她、一边撤换床单和衣物。

徐桂珍有痰咳不出来,张跃英就每天帮她吸痰。严重时,从晚上五点一直吸到半夜,就怕徐姨上不来气难受。

" 徐姨后期挺遭罪的,我能做的就是陪在她身边。" 张跃英每天晚上都要起身五六次,去拍拍徐姨、摸摸她的手,让徐姨能睡的安稳些。

11 月 23 日 6 时,徐桂珍停止了呼吸。

三年收养感动邻居 帮忙跑腿一天办理死亡证明

" 我老妈在家离不开人,我只能求助邻居帮忙。" 徐姨断气后,张跃英手足无措,赶紧找来邻居刘姐帮忙。" 我俩是倒垃圾时候认识的,她照顾老太太的事让我佩服,我必须得帮忙。" 刘姐急忙出门去社区咨询,恰好碰见了邻居孙大姐,俩人一拍即合,决定要帮助张跃英。

" 我有朋友在殡葬所,咱先把老人抬走。" 孙大姐马上联系相关事宜,还帮忙抬送老人遗体下楼。

随后,电机厂、医院、社区、派出所 …… 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六点,两个邻居和张跃英的朋友们一起,整整跑了一天,终于将徐桂珍的死亡证明办理下来。第二天早,张跃英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给老人办完了身后事。

" 就是亲生儿女都照顾不到这份上。" 电机厂的员工于永海去参加了徐桂珍的葬礼,他告诉记者,徐桂珍老人的老同事们都对张跃英竖起了大拇指。于永海从进工厂和徐桂珍就是同事,知道徐姨得病后到张跃英家住,他前后去看了十多次。" 徐姨瘫痪在床,她那屋都干干净净的,一点味都没有。" 于永海说,徐姨经常和自己说,小张对她特别好。

徐桂珍的老同事杨琴告诉记者,老徐退休后一直住在单位的单身宿舍,后来宿舍黄了,她们三个姐妹就一起租房,徐桂珍做手术都是同事们一起凑钱做的,术后恢复的不太好,吃饭也都是糊弄。她和另一个同事老陈就觉得给她找个地方,于是就认识了张跃英。" 老徐的工资不多,一个月就给小张一点钱,这钱住养老院都不够,更别提后来瘫痪在床了。" 杨琴说,老徐挺幸运地,有小张给她养老送终。

而和张跃英素不相识的孙大姐说:" 我就是被她的事感动了,我能帮忙就帮一帮。"

11 月 25 日,是徐桂珍老人走后的第三天," 徐姨,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你也能安心去了。" 张跃英喃喃自语道。

编辑 曲传依

值班主编 张滨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